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台灣未來領導者的臉譜

2019-05-01
作者: 謝金河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圖/資料室)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以媽祖託夢說,宣布投入2020年總統大選行列,他將參加國民黨黨內總統初選,爭取提名。假如順利,這將是台灣半世紀以來「企業大老」參政最典型的範例,台灣會不會出現2016年美國商人川普當選總統的實例,全民都睜大眼睛看。

選總統是最大的投資賭注─贏者全拿

距離總統大選僅剩7個多月,出奇的是,兩黨都陷入黨內互打的惡戰,宣布選總統的人很多,但誰是「真命天子」?到目前為止,仍然撲朔迷離。照理說,過去慣例是現任者優先,成為下一任總統候選人;但小英挾著2016年勝選威勢,一上任總統立即進行許多大破大立的改革,包括一例一休、年金改革、同婚等重大政策,都招致社會抵制與負面評價。9合1的重大挫敗,也打掉小英總統執政的領先優勢,如今在黨內還遭到行政院前院長賴清德的挑戰。

而國民黨則挾9合1大選的餘威,黨內群雄並起,除了宣布一生懸命選總統到底的立法院前院長王金平外,上次與小英總統競爭落敗的朱立倫最早宣布參選,對總統大位有高度使命感的前副總統吳敦義之前也伺機而動,國民黨內甚至傳出前總統馬英九也有意再度角逐。

經歷了2016年大敗的國民黨,在2018年的9合1大選中大獲全勝,也激起重返執政的信心。此時帶領國民黨在9合1大選勝出的高雄市長韓國瑜,成了中興再造的救世主。國民黨黨內為了2020年大位之爭,陷入前所未見的大亂鬥局面,尤其是郭董宣布投入黨內初選,又投下重大變數;本來韓流崛起,韓粉希望國民黨直接徵召韓國瑜參選,現在國民黨又陷入「郭董卡韓」的戲碼。

除了兩黨黨內互打激烈外,黨外也出現虎視眈眈的競爭者,例如行政院前院長張善政以數位立國為號召,要以無黨籍身分參選,唯有擺脫藍綠惡鬥,台灣才有休養生息的機會。他表示,要促成數位國家的公投案,數位時代不能像石器時代,領導者要帶頭解決問題。

另一位是代表白色力量的台北市長柯文哲,他也伺機而動,儘管還沒有宣布,但柯P的一舉一動備受關注,只要兩黨參選人確立,柯市長也會有所動作;這也可以看出,2020年除了傳統兩黨廝殺,非政黨人士也可能扮演要角,這也形成了台灣的天空,大家都要選總統的有趣畫面。印證了我常說的,選總統是最大的投資賭注!因為政黨競爭,贏者全拿,拿到總統大位的人,可以決定未來經營國家命運的領導團隊,也掌握了所有資源的分配權。

台灣人民非常期待「興利的總統」

以郭董參選為例,他領導鴻海集團,影響所及是集團內所有的人事與決策,但如果他拿到總統大位,他可能決定台灣2300萬人的命運。而企業的治理與國家的治理迥異,郭董領導鴻海,他可以隨便開除員工,遇到不滿意的事,也可以破口大罵;但是治理國家,一切都要按照國家制度,尤其是在政治場域,任何一句話都會面對嚴格的檢驗。

例如郭董說過「民主不能當飯吃」,最近就面臨很多挑戰,其實這是在太陽花運動之後,2014年郭董到台中市,幫胡志強競選市長連任所說的「選舉語言」。如今郭董要選總統,首先就要面對「民主」信念的考驗,郭董將投入國民黨內的正常初選程序,不會接受徵召,也算是一個好的開始。接下來,郭董可能要走過他人生從未經歷的「少林18銅人陣」,準備接受各方考驗,包括他創業以來的人生路、生活與言行,甚至還必須面對政治對手言語的挑釁。以郭董的性格,他當慣了企業霸主,在政治場域,他容易被激怒,未來如何克制情緒,減少講錯話,才能增加勝選的本錢。

從郭董宣布參選迄今,我發現,台灣社會多數人對郭董充滿樂觀的期待,郭董能不能成為台灣未來領導人臉譜群相的代表人物,非常值得探討。1、台灣的歷任領導者都是傳統法政科系出身。從陳水扁、馬英九到現任小英總統,都是系出台大法律系。大致來說,法律人重視細節,比較講究被動防弊,不會興利。郭董是中國海專(現為台北海洋科技大學)畢業,黑手出身深諳創業的辛勞,也許因為郭董參選,可能從傳統的藍綠統獨對決,轉化成政治優先或經濟優先的選項,郭董可以化身為一位興利的總統,這在傳統職業政客充斥的場域,郭董有得天獨厚的定位。從川普當家,到郭董參政,台灣人民多數樂觀期待,這是台灣社會在經歷了法律專家治國後,為郭董鋪陳的有利局面。

2、台灣未來命運的解讀。也就是說,台灣的未來要靠什麼?韓國瑜市長訪美行,最早提出看法,他喊出「國防靠美國,科技靠日本,市場靠大陸,努力靠自己」。郭董把這句話改成「國防靠和平,市場靠競爭,技術靠研發,命運靠自己」。韓國瑜的「國防靠美國」說,可能會讓中國十分不高興;郭董說台灣不買武器才有和平,郭董說:「你手上有很多武器的時候,人家就會專門去打你有武器的地方;如果你手上沒有刀、沒有槍,可能人家不會專門去打你。」郭董這一說,立刻引來網紅館長批評:「這是世界級的謬論!」

其實韓國瑜和郭董的論述都在為台灣找出路。今天台灣面對的是中國崛起的挑戰,過去20年,中國企業都在拿國家補貼,把台灣產業邊緣化,像是太陽能面板、LED都是血淋淋的例子;這次美中貿易戰,台灣的天空在美中兩強博弈中,未來的角色變得更複雜且敏感,台灣下一位領導人,必須在這個大架構下,找到合適的生存空間,這是台灣未來領導人最重要的特質。

2020年台灣天空將是史上最複雜

3、台灣非常期待一位興利的總統。郭董最近又有新解說,台灣不只「5缺」,「第6缺」是缺乏新一輪的投資,也讓台灣失去競爭力與機會。最近經濟部努力爭取台商回台投資,迄今已超過2000億元台幣。台灣的產業出走超過20年,現在正是爭取台商製造業回台灣深耕的好時機,但政府必須解決5缺問題,讓全民安心,郭董的「第6缺」也給大家另一個思考的機會。

這次有機會陪同親民黨宋楚瑜主席展開粵港奧大灣區之旅,其中一個行程參訪格力電器與美的集團,這兩家傳統家電廠早已進入智能生產時代,傳統家電結合AI(人工智慧)、IoT(物聯網)技術,尤其是美的把併入德國KUKA的機器人導入生產線,代表中國已走入高端消費及智能生產的新時代。而台灣的產業如果仍停留在利用中國廉價勞力、製造廉價產品的時代,一定是慘遭淘汰的命運,台灣領導人必須努力興利為全民找新出路。

4、2020年的台灣天空將是史上最複雜的。中南海與白宮兩大勢力在上空角力,這麼多年來,美國一直關心台灣大選,歷任領導人選前通常要到美國「面試」。中國也會試圖影響台灣大選,像阿扁選總統時代,當時中國國務院總理朱鎔基的「喊話」,讓大家印象深刻;這次大選,中國影響台灣的滲透力可能會是空前,從陸戰到空戰都有無遠弗屆的影響力。台灣的人民如何選出一位兼顧主權獨立,且堅守民主大道,又能興利的總統?這是歷史上的一次重大考驗。

對郭董來說,他有很多事業都在中國,他的總統之路面臨了與中國利益衝突的問題。我心中在想,如果郭董實現他先前承諾,有生之年將99%財產都捐做公益,如果他選前把事業賣給私募基金,把所得全數捐做公益,捐助社會各個慈善公益團體,郭董若能義無反顧,為台灣的未來前途而戰,也許他會成為所向無敵的總統候選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