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中國子公司A股上市成泡影 榮成鄭瑛彬拚轉機

2019-05-01
作者: 潘羿菁

▲榮成董事長鄭瑛彬能否順利化解限廢令挑戰,市場都在關注。(圖/攝影組,以下同)

國內3大指標造紙廠的正隆、永豐餘與榮成,這3家當中,就屬榮成「登陸」最為積極,現已是中國第4大箱板紙製造廠,一度規畫中國子公司榮成環科申請A股上市。

當時消息公告後,立刻推升股價在2017年9月衝上50元新高點,總市值逼近600億元大關,當時正隆與永豐餘兩家合計總市值,還不及榮成,頗有年輕紙廠「超車」老牌廠的味道。殊不知,中國準備祭出史上最嚴格的廢紙環保禁令,卻也成為榮成第3代接班人、董事長鄭瑛彬當前最大挑戰。

時間倒回去年初,中國啟動海外進口廢紙總量管制措施,造紙廠必須事先取得進口額度,原本榮成一心相信,公司早已取得環保與各項審批建造許可,應該可以適用限廢令之前的環保政策;但事與願違,這道政策適用範圍不分企業大小與工廠環保等級,境內全數造紙廠強制一體適用。

進口配額 湖北廠沒拿到

只不過,核准數量不代表等於申請量,而申請也無法保障一定拿到許可,這兩種情況都給榮成碰上,平湖廠與無錫廠都有拿到額度,唯獨湖北廠至今未取得許可。

中國核准進口廢紙量高度集中在大型陸資廠商,再加上由於進口廢紙平均價相較於中國境內廢紙平均價便宜5成,價差曾經擴大到1噸人民幣1000元,如果要用20萬噸廢紙,等於犧牲人民幣兩億元利潤,讓榮成直言,台商很難與當地大廠取得公平競爭。

最後公司幾乎是被迫撤件中國子公司A股上市,當時榮成坦言,「錯估情勢是主因。」從未料想到限廢令造成的負面衝擊,竟如此之大。更慘的是,榮成新投產的湖北廠,至今依舊拿不到進口配額,公司發言人鄒永芳每回遇到類似詢問,只能無奈回答:「我們不放棄,一直努力申請」。

去年度財報揭曉,曾經替榮成賺進將近10億元的無錫廠,也在去年度大虧7億元,讓母公司去年度獲利衰退75%;今年第1季自結稅前盈餘2.2億元,主要是靠匯兌收益支撐,顯然歷經1年風波,本業營運未有起色。

過去15年來,靠著中國內需動能蓬勃發展,讓公司營業利益高達6倍成長,卻在一夕間產生大變化,這是鄭瑛彬揮軍中國市場20年來首度慘跌。不過這位掌門人過去經歷老臣反彈、家族紛爭與經營權大戰等,一路披荊斬棘鍛鍊出剛毅性格、幹勁十足,帶領團隊宛如帶部隊,市場脈絡、業務進度抓得緊。

鄭瑛彬不打算一路被挨打,很快做出調整,逆勢在台加碼投資70億元,新建造紙工廠、升級改造與綠色紙箱廠等。

據悉,這項投資策略之一,以台灣為基地,先進口美國、日本等國外廢紙,加工成為再生紙漿,再運到中國造紙廠做成箱紙板,雖然多了一層運費,不過這是為了因應,將來中國一旦落實2020年底海外廢紙零進口政策,榮成可藉由台灣供應中國3座造紙廠所需的原料,堪稱未雨綢繆。

▲海外進口廢紙無法拿好拿滿,令榮成頭痛不已。

加工再生漿 轉進中國更划算

業界人士分析,此舉將有兩大效益,1、避免原料被中國廢紙回收商掐著脖子;2、美國廢紙價格便宜、品質好,從台灣購入後做成再生紙漿,再運到中國做成整卷紙張,其成本仍是比用中國廢紙便宜。

透過改造現有紙機,資本支出約10億元可以生產30萬噸再生漿,1噸再生漿可做成1.3噸成品,產出效益算高。

不僅如此,榮成也將隨時評估調控各地回收基地支援前線造紙廠。

此外,湖北廠2期瓦楞原紙產線年產能30萬噸,預計在今年第3季投產。雖然瓦楞原料來源為回收廢紙,但是對於廢紙品質不高,預期開出後,多少可以彌補中國獲利缺口。

只是無法避免,目前法人普遍認為,今年度榮成獲利表現頂多與去年持平,要想立即改善效果,短期內幾乎不可能了。

延伸閱讀:

中國紅利不再 台灣3大造紙廠市值蒸發逾400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