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中國紅利不再 台灣3大造紙廠市值蒸發逾400億

2019-05-01
作者: 潘羿菁

▲(圖/達志)

是什麼樣的政策,可以讓亞洲最大箱板原紙廠—玖龍造紙,去年度獲利暴跌47%,讓台灣三大造紙廠正隆、永豐餘與榮成,3家總市值在1年半時間,蒸發437億元,連榮成原本準備好的上市規畫也被迫喊停;許多指標造紙廠紛紛慘跌一跤,原因都相同,答案是中國限廢令!

去年起,中國針對海外進口廢紙採取總量管制,預計自2020年底,全面禁止海外廢紙進口;當時外界解讀,是中國拒絕收受海洋垃圾,但弔詭的是,媒體眼中的海洋垃圾,其實是中國各大造紙廠重要獲利來源,可以想見這道限廢令,對於中國所有的造紙廠已造成巨大衝擊。

不僅如此,中國造紙業還面臨更棘手問題,那就是過去中國包裝內需動能,靠著電商與產品外銷兩大支柱,帶動造紙家數一度高達3700家;如今,受到美中貿易戰迫使產業外移,連帶讓包裝需求跟著外移,紙器包裝產業也進入紅海競爭局面。

以前享紅利 現在面臨紅海

簡單來說,在中國設廠的紙業,都在面臨原料成本上漲與需求下降的雙重夾擊,可說是屋漏偏逢連夜雨。

玖龍今年2月1日發布盈利警告,2018年下半年財報,毛利率是從同期的24.5%下跌至15.5%,稅後淨利為人民幣22.59億元,年減47.8%;資本市場已經提前反映,玖龍股價最高在10.18港元,一路下挫至最低的6.82港元,近期回升到7.5港元以上,股價跌凶漲少,讓玖龍總市值從高點的477億港元暴跌至319億港元,身價縮水近25%。玖龍董事長張茵直言,去年為造紙業極具挑戰的時期。

中國前3大的包裝紙廠理文造紙,去年毛利率也從29.1%下降至2.3%,創5年來首度下滑,市值同樣縮水28%。唯獨山鷹造紙的獲利暴增,主要受惠於收購瑞典北歐紙業、美國紙漿廠以及中國聯盛紙業,帶動2018年獲利大增;不過山鷹率先公告今年第1季獲利衰退24%,剔除併購利益因素,本業動能衰退也立即顯現。

不只是陸資造紙廠財報數字難看,國內第2大工業用紙廠的永豐餘,公告去年度財報,驚見旗下永豐餘揚州造紙廠,由盈餘3億元轉為虧損10億元,所幸轉投資公司獲利成長,正負相抵後,整體去年獲利衰退1成。

曾經替榮成賺進將近10億元的海外小金雞母—無錫廠,也在去年度大虧7億元,該廠失血程度為20年首見,讓母公司榮成獲利衰退7成5。

▲中國環保政策加嚴,台灣紙廠經營壓力劇增。(圖/吳尚哲攝)

榮成小金雞 去年大虧7億

中國限廢令為何會讓造紙廠獲利大降?原因就出在,長期以來海外廢紙價格比本土廢紙便宜且品質較好;禁廢令一出,本土廢紙趁機哄抬價格,價差一度拉高每噸200多塊美元,造紙廠難轉嫁稀釋獲利空間,甚至產生虧損。

目前中國海外進口廢紙採取總量管制,造紙廠必須事先向政府提出申請額度,核發下來才准許進口,凡是在中國生產的造紙廠都要遵循遊戲規則,表面上看似大家面對相同困局。

但台灣區造紙公會祕書長謝世平指出,儘管限廢令是針對中國全數造紙廠,當地政府難免會「獨厚」陸企造紙廠,給予進口額度會比外資造紙廠多一點。如此一來,形同是讓台廠處於不公平競爭。

從中國官方每月公布兩次進口廢紙名單觀察,去年度進口廢紙總許可量為1800萬噸,玖龍、理文與山鷹3家合計許可量占比高達6成,今年截至4月,3家占比也達52%,官方顯然給予中國企業較多額度。

以榮成為例,去年度拿到進口廢紙額度共計33萬公噸,仍是無法支援生產需求,迫使榮成必須轉購入價格較高的中國廢紙。今年狀況毫無改善,榮成無錫廠第1季拿到配額為3.7萬噸、第2季則降至2.7萬噸,第3季是否再下降,就連榮成也說不準。

謝世平分析,中國設定2020年底零進口的目標,可能是玩真的。因為中國造紙廠多數是中小型工廠,所產生的汙染問題嚴重,藉由限廢令不但可以提升環保標準,也可以進一步促使中小廠淘汰,達到產業升級的效果,也希望藉此提升中國廢紙回收率;畢竟目前歐洲、美國、日本與台灣廢紙回收率都在60~70%,反觀中國卻是低於5成。

競爭白熱化 正隆汰弱留強

「中國回收廢紙總數量,真的可以滿足當地造紙廠需求嗎?」永豐餘副總殷國堂忍不住質疑,中國一直是製造紙板、紙箱與衛生紙的主產區,而非消費紙箱包裝主市場,懷疑大陸是否會徹底執行廢紙零進口,因此儘管有法人喊出應該處分中國包袱,永豐餘仍認為,過去市場紙張一度供應吃緊,揚州廠發揮產能調度的功能,仍有其戰略地位。

正隆選擇切割累贅處分上海造紙廠,去年順利進帳人民幣5.2億元利益,若沒有這筆處分利益,將是台資3大紙廠中,在中國本業虧最多者。

▲回收廢紙是紙廠重要原料之一。(圖/攝影組)

只不過,麻煩不只如此,正隆發言人何台桹表示,現在中國產業外移狀況相當嚴重,例如紡織業、製鞋業等製造業,讓中國紙張內需市場放緩,中國紙器包裝產業競爭只會愈來愈白熱化。

法人分析,過去中國紙包裝內需動能,仰賴著電商與產品外銷兩大支柱,受到美中貿易戰影響,中國出口外銷放緩,或是產業出走,都會讓外銷包裝需求下降;眼看紙器包裝已成紅海市場,正隆內部也已經啟動汰弱留強政策,檢討旗下中國不具效益的紙器廠。

過去台灣廠商享受經濟快速成長的豐盛果實,如今上有禁廢令墊高生產成本,下有內需市場逐漸萎縮兩大困境,老牌造紙廠又該如何迎接挑戰,外界都在關注。

延伸閱讀:

中國子公司A股上市成泡影 榮成鄭瑛彬拚轉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