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一款蘋果西打熱賣50年 大飲掏空疑雲 3大謎團說不清

2019-04-19
作者: 林誠志

▲大飲因財報難產,開了兩次重訊仍說不清疑點,前總經理孫幼英遭收押禁見。(圖/資料室)

大西洋飲料這家公司的名稱,對很多人來說很陌生,但說起大飲主要、也幾乎是唯一產品─蘋果西打,卻是紅遍全台、家喻戶曉,不但被稱為是「國民飲料」,在量販通路的銷售,僅次於可口可樂與黑松沙士,在熱炒店也是消費者必備的搭配。但如今這家老牌公司,卻涉及了掏空,更面臨下市危機。

相較於其他飲料廠追求多元化,大飲成立54年來,就只賣蘋果西打一款商品,營收占比逾9成,去年銷售超過300萬箱。但去年被投訴食安出包,慢半拍的反應加上誠意不足的退貨,都被消費者怒轟,而產品的下架損失,也讓大飲去年出現了8年以來的首次虧損。

「三角關係」很曖昧》監察人、獨董幾乎同一批人

4月1日,在上市公司財報發布的截止日後,大飲突然公告,會計師對於去年的財報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換句話說,就是不願意對大飲的財報背書;洋洋灑灑的公告內容,重點都圍繞著大飲與兩家關係人企業國信食品、旭順食品的不動產交易。原本低調經營的大飲,內部狀況曝光,也讓外界才了解到,大飲的公司治理幾乎是一團糟,諸多疑點甚至開了兩次重大訊息說明都還說不清。

首先,是引爆問題的不動產交易。2018年6月,大飲公告分別以1.6億元、2.4億元,與旭順、國信交易位於台南佳里、高雄湖內的不動產,9月又公告以2.4億元與國信交易新北市新店秀岡不動產。但交易過程中,卻充滿了重大瑕疵,包括高雄不動產最後交易金額5億多元,比最初公告的2.4億元高了兩倍,且還有抵押未解除就過戶,這一交易金額的落差,大飲無法解釋。

而同樣與國信交易的新店不動產,最終交易取消,但預付的1.55億元款項,卻不需要退還,直接轉為資金貸與,還款期限更長達32年,每月只還款40萬元。大飲無法交代這幾筆不動產交易的細節。

其次是大飲與國信、旭順的關係。為什麼大飲願意這樣吃虧?翻開公司登記,赫然發現,大飲、國信、旭順都登記在新北市三重的同一個地址;檢視背後的股東,更發現幾乎重疊,才剛遭收押禁見的大飲前總經理孫幼英,掌控所有董事席次,大飲前三大股東─寶亞、健健美生技、旭順,則都是同一位負責人于蕊嘉。

而國信雖然僅持股大飲0.49%,不是規範定義的關係人,多年來卻都在大飲的董事會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自2006年起,歷經5次改選,國信都握有至少1席監察人,近兩次改選時甚至有1席監察人與兩席獨董。應該扮演監督角色的監察人與獨董,不但是公司「自己人」,甚至根本就是「同一批人」,這種球員兼裁判的行徑,公司治理顯然是一個大問題。

「資金搬運」很詭異》會計師不背書 高層遭收押

第3則是大飲的現金流是否真的充沛?大飲在爆出會計師不為財報背書後,一連開了兩次重訊,公司不斷強調營運正常、現金充沛;但根據財報,大飲帳上現金由2017年第2季的2.99億元一路減少,到去年底更只剩下約3800萬元,幾乎是9成的減幅。

而在2017年下半年起,大飲與國信、旭順開始有了頻繁的資金往來。2018年起至今年3月,每個月到了月底,大飲就會公告旭順的「逾期未收之款項」轉為「貸與」,少則2600萬元,多則9000萬元。

至於國信,則是用「營業周轉」、「逾期未收之款項」的方式,以「高雄廠土地廠房」作為擔保,從大飲借了近5000萬元。

根據大飲公告,資本額2.9億元的旭順,至今年3月累計虧損3.64億元;資本額2億元的國信,累計虧損12.3億元。這兩家公司的經營狀況明顯大有問題,也難怪外界會質疑,根本就是用大飲的現金來幫國信、旭順出貨。

如今孫幼英被收押,董事長、總經理與獨董都被列為被告,國信辭去擔任多年的法人監察人,稽核主管王鎮民也辭職,外界原以為是一波「跳船潮」,但大飲又緊急召開了董事會,解任了孫幼英的總經理職務,同時大股東嘉隆公司更換法人代表,擔任10多年董事長的江國貴遭撤換,接替的竟然是12小時前才辭職的王鎮民,除擔任董事長外,還兼任總經理,異常的高層異動,也讓外界霧裡看花。

大飲補不起資金缺口,關係人資金貸與的原因說不清,不動產交易的價值無法找到第3方來鑑定,這些都是會計師不願意為財報背書的理由;而日前才說不會換會計師而會持續溝通的大飲,到最後仍是解任了會計師。距離證交所給出重編財報期限的4月29日,時間已經不多,大飲若無法交代清楚,最終除了免不了下市命運外,公司高層還都要面對司法審判。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