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史蒂芬.羅奇

耶魯大學教授 摩根士丹利亞洲區前任主席

史蒂芬.羅奇:中國不會有「中等收入陷阱」問題

2019-04-18
作者: 史蒂芬.羅奇

▲(圖/Pixabay)

中國經濟成長一直備受關注,這是大有理由的,一個大型經濟體維持10%的年成長率30多年之久是史無前例。但中國1980至2011年間正是如此。不過,這個奇蹟如今已結束。自2012年以來,中國經濟年成長率已降至7.2%,而李克強總理日前的年度「工作報告」設定的2019年成長率目標,僅為6~6.5%。

懷疑中國經濟表現的許多人可能因此如獲至寶,畢竟如果中國經濟成長率跌至6%,相對於「奇蹟」速度是降了40%。這似乎證明可怕的「中等收入陷阱」是真的,也就是快速成長的開發中經濟體初嘗繁榮後,往往回到疲軟的成長軌跡。針對此一現象的初期研究,提出精確的說法:隨著人均年所得進入16000~17000美元的區間(2005年的幣值,以購買力平價為基礎),經濟成長率料將持久地降低2.5個百分點。根據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估計,中國人均年所得2017年已進入上述區間,該國2011年之後的經濟放緩,因此顯得很不吉利。  

但經濟學研究生最早學到的教訓之一,是必須小心提防資料探勘的危險(早在我那年代就是這樣)。中等收入陷阱就是資料探勘導人於盲的典型例子。給我一個資料庫和一部強大的電腦,我可以「確認」幾乎所有偽裝成分析推論的經濟關係。以下5個理由,可以駁倒中國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看法。

提防資料誤導 5項理由可佐證

首先,中等收入陷阱甚至可能不存在。這正是普利切特(Lant Pritchett)和桑默斯(Lawrence Summers)的實證結論。該研究分析125個經濟體1950~2010年間的表現,充其量得出結論:這些經濟體具有成長不連續(growth discontinuities)和均值回歸的強烈傾向。

日前在北京參加中國發展論壇,桑默斯更進一步評估快速成長開發中經濟體的可能結果,認為均值回歸型放緩,不過是一種填補「後奇蹟缺口」的趨勢。這種週期性成長缺口,與永久的成長停滯陷阱截然不同。

第2、替中等收入陷阱設一個固定的數字(16000~17000美元)或許是很好的論述手段,但在動態的全球經濟中,幾乎毫無意義。自從有關中等收入陷阱的早期研究2012年發表以來,全球經濟已成長約25%;照理說,中等收入陷阱的門檻應該也以相若的幅度提高。主要因為,最近相關研究並非著眼於某個絕對門檻,而是看新興經濟體與先進國家的相對所得差距。

就此而言,開發中經濟體人均所得達到高所得國家的20~30%,可能就有危險。因為中國人均GDP(國內生產毛額)在2019年將達到美國的30%(購買力平價基礎),如今正是該擔心的時候!

第3、成長放緩的情況各有不同。一國GDP是許多不同活動的總結果,涉及各領域、企業和產品。經濟結構轉型可能產生看似成長不連續,但其實是刻意的轉型策略造成的。這正是中國現況。

第4、中國在經濟發展上面對的艱鉅挑戰,遠比經濟放緩是缺口還是陷阱來得重要。新興經濟體追上身處科技前緣的先進經濟體之後,將會如何?中國宣布將致力從「進口創新」轉向「自主創新」,正是希望追上科技先進的國家。

儘管外部因素(例如去槓桿、全球經濟放緩、貿易戰)不時產生短暫影響,追上世界先進水準並與先進國家一同尋求突破,是經濟發展的終極獎勵。習近平希望中國在2050年之前躋身高收入國家,正是體現此一目標。

最後,生產力成長對一國的發展前景遠比GDP成長重要。因此,我擔心中國陷入生產力陷阱遠多於陷入GDP成長陷阱。一組中國學者針對總要素生產力的一項新研究使我稍感寬心。

一如普利切特和桑默斯的研究,這項最新研究顯示,過去40年間出現了數次成長連續性中斷。但過去5年的基本趨勢令人鼓舞:總要素生產力成長率約為5%,第3產業的成長尤其強勁。因此,儘管GDP整體成長近年放緩,偏向服務業的中國經濟轉型,正賦予整個經濟體有意義的生產力槓桿。

GDP維持6% 符合長期目標

目前的關鍵是:中國可以延續近年的總要素生產力成長,並獲得存量資本持續升級的好處嗎?因為中國日益有力地轉向自主創新,受過良好教育的知識工作者日增,且保持相當好的生產力,這是大有可能。前述研究的結論是:如果答案是肯定的,中國的潛在GDP成長率,未來5年可保持在接近6%的水準。這種結果非常符合中國的長期目標。

因此,中國經濟成長率達10%的日子確實已經結束,那是無可避免的。但我們大有理由相信,真正的原因是中國經濟產出從重量轉向重質。由此看來,中國將不會陷入什麼中等收入陷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