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楊森

財經專欄作家 曾任財信出版總編輯、《財訊》雙週刊總主筆、顧問

楊森:金融危機之後...預見下一波衰退

2019-04-17
作者: 楊森

▲(圖/Pexels)

全球經濟處於微妙時刻,儘管經濟增長全面走弱,但隨著主要央行政策轉向寬鬆,下半年前景可望改善;不過仍然存在重大風險,由於金融市場累積的脆弱性改進有限,一旦某個重大風險發生,預期的復甦便可能中斷。

這是4月上旬,國際貨幣基金(IMF)最新的《世界經濟展望》與《全球金融穩定報告》的主調。所謂的微妙時刻,正好呼應當前金融市場的處境:去年一片慘澹,怎麼投資怎麼賠錢;今年第1季全面逆轉,隨便買隨便賺;如今反彈告一段落,未來何去何從一樣令人困惑。

全球經濟前景不被看好

在此同時,許多國際機構也對全球經濟提出預警,譬如經合組織(OECD)最新的經濟綜合領先指標,指出大多數經濟體的成長動能正在減緩;英國的《金融時報》與美國布魯金斯研究所合編的全球經濟復甦追蹤指數,則顯示全球經濟從不均衡的復甦轉向同步放緩;世貿組織(WTO)稱全球貿易遭遇強勁逆風;亞洲開發銀行下調今年成長預期;世界兩大央行美國聯準會與歐洲央行則對經濟前景改持審慎態度,政策傾向寬鬆。

此外,3月下旬美國10年期國債與3月期票券殖利率逆轉為負值,引發美國經濟即將衰退的疑慮。長期債券殖利率通常比短期債券高,如果逆轉為負,一般是聯準會為了壓抑經濟過熱,快速拉高短期利率所致,此後經濟將降溫,甚至出現衰退。

過去60年美國總共發生8次衰退,其中7次衰退前都曾出現長短期殖利率逆轉的現象,至於另外一次雖然沒有出現負值,但利差也接近零。此外,這段期間曾出現8次殖利差持續縮小、最後逆轉為負的情況,其中7次在兩年內就會發生衰退。雖然也有人認為「這次不一樣」,因為超低利率的緣故,短期利率稍微調升就可能會發生逆轉現象;不過,還是很多人預期,美國在未來1、2年內將發生衰退。

倒是在IMF的基線預測裡,全球經濟不會出現衰退。雖然從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全球經濟呈現疲弱,但IMF預計下半年成長速度將回升,主要是沒有通膨壓力,各大央行可以改變先前的緊縮政策,轉向寬鬆以支撐經濟。不過,IMF也提醒全球經濟存在的許多風險,都可能會衝擊復甦軌道。

譬如貿易情勢以及對全球供應鏈的影響。儘管美國總統川普宣稱將和中國達成「史詩般的」協議,在此同時卻又新闢戰場,要對歐盟110億美元進口品課稅,不管是不是虛張聲勢,貿易衝突依然持續,而隨著關稅大戰導致的全球供應鏈重組,對中國及全球貿易會產生何種影響,更值得長期關注。

還有重要經濟體如歐元區和中國的成長速度可能低於預期;英國脫歐的影響;私人和公部門的債務過高,市場情緒惡化可能導致金融突然緊縮,如歐元區很多金融機構持有主權債務,一旦部分國家陷入財政困境,主權債務暴跌,就可能危及金融體系的穩定。這彷彿是前一波歐債危機歹戲拖棚的續集版。

根據IMF研究,在全球29個具系統重要性的經濟體,包含政府、企業、家庭等非金部門的債務總額,已從2008年金融危機時的113兆美元,約占GDP(國內生產毛額)200%,10年間成長到167兆美元(約占GDP 250%)。顯然前一波金融危機給的教訓並不夠,也可能是量化寬鬆讓金融機構得以苟延殘喘,不斷延遲自我修復。

房價過高已有下跌風險

此外,超低利率激發投機活動,推升資產價格大漲,也加大金融體系的脆弱性。不僅全球股市大漲,許多國家的房市因為漲得過高過快而存在下跌風險。IMF指出,有1/4的已開發國家和4成的新興市場,存在較高的房價下跌風險。

OECD最近的報告《壓力之下:被擠壓的中產階級》,則凸顯了過去20年房價與中產階級所得的變化情況。截至2017年的數據顯示,OECD國家住宅房價在20年間漲了一倍,而中產階級所得的中位數卻只成長3成;換言之,所得的成長速度遠遠趕不上房價上揚。而且,2008年金融危機後房價雖然略有回跌,其後並持穩一段時間,但過去幾年又開始大漲。IMF說,超過2/3的金融危機發生前都曾出現房地產的暴漲暴跌,這次會不會不一樣,確實耐人尋味。

和前一波金融危機(或經濟大衰退)相比,當前的債務擴增、房價大漲等風險因素並不新鮮,但危險程度卻不遜色。難怪有人說,下一波危機(或衰退)不會不一樣,而是上一次的翻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