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令和之變,台灣的一面鏡子!

2019-04-17
作者: 謝金河

▲(圖/Pexels)

春假期間,與幾個家庭好友共組了一個小旅行團,展開為期5天的日本山陰山陽之旅,這次到瀨戶內海沿岸的幾個城市,再驅車前往沿著日本海的島根、鳥取幾個城市,這是日本櫻花盛開的季節,各大機場到處充滿著外來的旅客,可以看出日本在安倍政府推動「服務業出口」,在今年得到豐碩的成果。

安倍政府在2012年底上台,日本到2013年觀光人數才突破1000萬人次,2018年到訪日本的旅客達3119萬人次,明年舉辦東京奧運,預計到訪旅客會突破4000萬人次。每一次到訪,我都會仔細體會日本細膩之美,像是泡湯、美食文化,還有細膩的服務。這回我特別來到日本「中國」的幾個城市,這是被視為又老又窮的鄉下城市,可以感受到城鄉差距。不過日本今年似乎進入歷史重大轉折,最大的變化是明仁天皇宣布退位,5月1日起,新天皇德仁將登基,新的年號是「令和」。

我在各大書店看到,所有最暢銷的書都與日本新天皇有關,像《平成30年》,正緊急再版;野口悠紀雄探討平成成敗的書也很暢銷;另外,《天皇:世界の奇跡日本》、《天皇交代》、《平成史講義》、《美智子》、《天皇陛下》等都成了最暢銷的書。這也可以看出日本經歷了泡沫經濟30年,明仁天皇正好是在1989年正式登基,完整貫穿日本失落30年;現在德仁天皇登基,是否能扭轉這個頹勢,全日本民眾都高度關注。

2019年,日本進入歷史轉折年

這當中我注意到兩點,一個是過去日本天皇登基年號都從中國古籍產生,這回出自日本古詩集《萬葉集》「初春令月,氣淑風和」,這是不是一個變化的新起點?另一個是日本將發行新鈔,過去1萬日圓大鈔上的肖像是福澤諭吉,將由創業家澀澤榮一取而代之;5000日圓鈔票過去用明治時代文學家樋口一葉的肖像,由日本第一位留學美國的女性津田梅子取代;而1000日圓的鈔票過去是因黃熱病客死異鄉的野口英世的肖像,換成日本近代醫學之父、研究破傷風治療法的細菌學者北里柴三郎。

日本上次在2004年發行新鈔,1萬日圓上的福澤諭吉(1835~1901年)是日本近代思想啟蒙家,這次換上日本重商主義者、資本主義之父澀澤榮一(1840~1931年)。澀澤榮一從明治時代、大正時代,到昭和時代,他一生培育了500家銀行及日本企業,遍布銀行、保險、礦山、鐵路、機械、印刷、紡織、釀酒等產業;1873年創辦第一國立銀行(目前的瑞穗控股),他提倡「用《論語》講道德,用算盤講經濟」,他認為做生意不能違背道德底線,更深信只要誠信就必定能獲利,且獲得的利益是持續不斷的。

日圓紙鈔改版,重商主義儼然覺醒

這次日本發行萬圓大鈔搬出澀澤榮一的道德經濟合一論,潛藏著日本國家級任務在道德重整中,重建重商主義,重換新鈔由澀澤榮一掛帥,這是日本改變的第一個信號。再過幾天,日本第126代天皇將登基,這又是一次巨大轉變。從近代史來看,1868年明治天皇親政,結束日本鎖國時代,明治從1868~1912年,他在位長達45年,轟轟烈烈的明治維新,將日本從一個封建農業國家轉變為近代資本主義國家,日本也因為這場變革,成為亞洲第一個步入工業化進程的國家。

回頭看看明治的少年時代,沉默寡言,外表看起來是一名羸弱少年、經常生病,野史記載他曾被外國艦隊發出的震耳欲聾的炮聲嚇得昏死過去。不過他16歲即位之後,重用大久保利通、三條實美、木戶孝允等重臣輔佐,他們努力培養天皇的學識志向,還鼓勵他學習外語,並把天皇身邊的女官全部換成魁梧的士族,教授劍道、柔道,在這些人幫助下,明治天皇終於成為身體強壯、性格堅韌的明君。明治的年號取自《易經》「聖人南面而聽天下,嚮明而治」。1868年明治元年,之前一年是大政奉還,幕府結束,明治廢藩,實施中央集權,這是日本走向現代化的里程碑。

接替的大正天皇,從1912~1926年,在位只有15年,他的上台幾乎與大清帝國滅亡、孫文建立中華民國相同。大正使用的年號取自《易經》「大亨以正,天之道也」。他任內1914年最大的變革是「大政民主」,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日本雖沒有直接參戰,但戰爭需求帶給日本空前繁榮,各種產業飛躍發展。

昭和天皇從1926~1988年,任期長達63年,昭和國號取自《尚書》「百姓昭明,協和萬邦」,在昭和任內,日本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後,1947年簽訂《和平憲法》,天皇虛位化,從此只是日本國家的象徵,不再過問政事。

到了明仁天皇,年號取自《史記》「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內平外成」,《尚書》「俞!地平天成,六府三事允治,萬世永賴,時乃功」。明仁在1989年登基,正是日本泡沫經濟達到史上顛峰的年代,日經指數在1989年12月29日曾寫下38957點的歷史超天價,東京地價暴漲,號稱一個日本可以買下4個美國;在明仁天皇就位不久後,日本泡沫經濟就吹破了。

平成從1989~2019年,正好屆滿30年,也完整涵蓋了日本泡沫吹破、失落的30年。現在明仁天皇以年事已高告退,正式進入德仁天皇的時代,這次德仁「令和」年號,首度不是選自中國古籍,取自日本詩歌總集《萬葉集》的「初春令月,氣淑風和」,這可以看出「令和之變」,日本正在尋找屬於自己的新未來。

另一個大機遇是2020年的東京奧運,各個角落都可看出,日本對重獲奧運主辦權的期待。因為1964年,在戰敗後的第19年,拿到奧運主辦權,為了辦好奧運,全國總動員,在1964年的東京奧運上,拿到16金、5銀、8銅,位列獎牌排行榜第3,這是日本史上拿到最多奧運金牌的紀錄,也象徵著走過敗戰厄運情緒,迎向新的未來。

為了迎接日本新的未來,明年東京奧運是新科技運用的展示場,例如5G新應用很可能在東京奧運正式揭開序幕。今年樂天集團正卯足全力,研發由雲端伺服器定位頻譜的5G新建置,在美中較勁未來5G主導權中,日本有機會殺出新血路。

我常拿中國與日本在過去30年的命運來對比,1989年,日本經濟達到歷史最高峰,中國發生六四天安門事件;但此後,中國像是跑百米的運動員,全力衝刺跑向山頂,日本卻好像跑不動的老人,從山巔摔落谷底。這次平成時代變成令和時代,值得觀察日本之變,對台灣帶來的啟發。

日本華麗轉身,台灣學到了什麼?

1、日本經濟基期已低,休養生息了30年的日本,如何展現再生的活力?台灣的經濟在80年代跟日本亦步亦趨,如果日本破繭重生,台灣如何打造新機會?2、日本由平成到令和,過去在中國古籍找靈感,這次日本回到傳統找養分,展現新的企圖心;台灣過去30年經濟完全與中國連結,今年台商大舉返台,台灣如何重塑產業新活力?3、日本發行新貨幣,日本鈔票上都是思想家、實業家、生物科技專家、文學家,可以看出日本尊重多元價值,肯定各行各業有貢獻的人;台灣的鈔票上仍存在政治人物,還是以政治掛帥。

泡沫經濟時代,日本經濟成長趨緩,但日本努力打造讓人近悅遠來的友善環境,安倍上任以來,日本觀光客成長200%,這是非常不容易的蛻變。我在新幹線上的列車往外眺望,這個失落30年的國度,正努力尋求回到成長軌道,同是天涯淪落人,日本是台灣的一面鏡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