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獨家專訪》美國國務院副助理國務卿米德偉

2019-04-17
作者: 郭庭昱、郭瓊俐

▲美國國務院副助理國務卿米德偉。(圖/吳尚哲攝)

《台灣關係法》屆滿40周年,美國聯邦眾議院前議長萊恩(Paul Ryan)率團來台慶賀,團員之一的美國國務院經濟與商業事務局貿易政策談判副助理國務卿米德偉(David Meale),這次特別接受媒體專訪,《財訊》是唯一的台灣媒體。他指出,貿易談判沒有確切的期限,並始終堅持美國的終極目標,是創造一個自由、平等、互惠的貿易環境。

米德偉自2018年12月接任貿易政策談判副助理國務卿一職,在此之前,任職制裁政策與實施辦公室主任,其工作經歷,都和經貿談判有關,在美中貿易戰火熱之際,也特別與總統蔡英文見面。蔡英文在接見米德偉時,表示台美雙邊貿易協定(BTA)一直是政府優先推動的目標;米德偉則回應,一定了解高品質的BTA,對雙邊經貿關係的正面影響。

一段AIT情緣 對台灣印象深刻

米德偉於2000~2004年,任職美國在台協會(AIT),外派資歷包括中國、香港,對於兩岸三地經貿事務十分熟悉。米德偉對台灣相當有感情,他在「台北市美國商會」謝年飯的演講提到,15年前他帶全家來台灣工作,陽明山的步行,妻子在故宮擔任解說員,還有三杯雞和臭豆腐的氣味,都讓他印象深刻,以下為專訪內容:

記者問(以下簡稱問):請問你此行來台灣的目的是什麼?和台灣政府溝通哪些經貿事務?

米德偉答(以下簡稱答):我主要來參加《台灣關係法》及AIT 40周年慶相關活動,並為美台防止數位盜版暨保護營業祕密工作坊揭幕。我這次會和台灣政府討論經濟議題,也帶來美國代表團,交流智慧財產權保障的議題。他們在世界各國和夥伴進行意見交流,提供最佳的實務經驗,讓各國知道如何來面對智財權被侵略的問題。

問:川普總統的美中貿易協議,屢次提到中國的「一帶一路」、「中國製造2025」政策,將影響到公平貿易,對此,你建議台灣的政府和企業應有哪些認知及動作?

答:美國政府有一個印太戰略(編按︰美國對印度、太平洋地區的經濟願景),就是橫跨了印度西部到美國西部,在未來幾10年,我們會非常關注在南亞、東南亞、東亞地區很多的經濟機會。

如何實現印太戰略?首先就是要創造一個讓私部門可以充分發揮資源和人才的環境,對於所有區域經濟體包括台灣,都有一個更繁榮的發展空間,我這次來主要想傳遞一個訊息,希望協助台灣塑造一個正向的特色,讓台灣更有競爭力。促進台灣和經濟夥伴的互動,簡單來講,就是「4I」,4個以I為字首的方向。

4I 塑造正向台灣 加強台美經濟關係

第1個I是互動(Interactive),舉例來說,台灣可以透過GCTF(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參與不涉及國家地位的國際組織,透過這個架構,台灣可以向夥伴展現經濟或其他領域的專長,在GCTF架構下,台美曾辦過人道救援及災難防救研習營、提升亞太寬頻普及率及縮短數位落差研習營、印太女性領導人培力工作坊等。

第2個I是創新(Innovation),台灣企業除了技術創新,還有商業模式的創新,政府也會仔細傾聽私部門或商業領域的心聲,做出回應,包括台北美國商會,我們覺得這很好。

第3個I是智慧財產權(IP)的保護,這方面台灣取得很多進展,尤其在這個有許多新興科技的時代裡,我們更需要向經濟夥伴展示法治的制度,以法治為基礎,台灣甚至可以此為品牌,讓大家知道台灣是值得信賴的夥伴。

第4個I是投資(Investment),希望可以協助台灣與經濟夥伴間改善資本流動,以及投資的交流和環境。在有效的智財保護制度下,創意和技術才得以發揮,引進新投資。

問:中國一直打壓台灣,例如逼迫國際企業在網站上更改台灣和台灣公司的分類和描述;此外,中國也一直用經濟力量來影響台灣的政經局勢,美國可給予台灣進一步的支持嗎?

答:在企業抵制方面,因為美國政府和國會是不同的體制,所以我沒有立場進行評論。但是美國政府一向反對任何片面的行動來改變台海的現況,所以中國最近的行動,美國都將嚴重關切。

我本次訪台,當然是要支持台灣。支持美台的經濟關係,也算是支持台灣。我在謝年飯演說有提到,美國會持續穩定的實踐對台灣的承諾,加強雙方經濟關係。

▲蔡英文總統接見美副助卿米德偉,盼台美簽雙邊貿易協定。(圖/取自總統府網站)

美中貿易協議 目標:自由平等互惠

問:4月底是美國和中國貿易談判的期限,請問目前的進度如何?

答:最近美國總統和財政部長都有針對美中貿易談判做出正面的評價,談判仍持續進行中,我們沒有一個確切的期限,談判目標就是要有一個很好的、正確的協議。

美中貿易談判是針對美國和中國之間經濟貿易的談判,在美國貿易署的網站,有列出7項議題,包括強制技術移轉、加強保護智慧財產權與執法、關稅和非關稅壁壘、透過網路竊取技術、補貼企業、消除市場進入障礙、人民幣匯率在貿易關係的角色等等。

問:在貿易談判的過程中,台商的產品會不會被波及?

答:美國和中國的貿易談判的確很可能會影響其他包括在供應鏈中的經濟體或體制,但是美中談判著重在雙邊的關係,主要著重在強迫技術轉移、智慧財產權保障、關稅障礙、中國市場體制扭曲的方面。

問:如果無法達成全面的貿易協議,美國方面的優先順序是什麼?

答:我對於達成貿易協議是抱持非常樂觀的態度,無論結果如何,都要強調一個一致的目標,就是要和中國達到一個自由、平等、互惠的貿易關係,這是美方最強調的目標。

重點包括了強制的技術轉移、保護智慧財產權、矯正市場扭曲的行徑,我當然希望近期內可以達成正向的貿易協議,不過我相信,美國人民也對美國政府有期待,希望政府可以創造有利的環境,讓他們無論和哪一個經濟體往來,都能有自由平等互惠的貿易關係。

希望中國市場開放 創造更廣的多贏局面

貿易協議最重要是要可以執行,能夠確定解決爭議的機制,這是最重要的,因為爭議隨時會出現,到時候要能夠以法治的基礎來解決。

問:許多人認為,如果中國依照美國的要求進行結構性改革,會導致「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或稱「國家資本主義」也產生改變,你認為呢?美方的沙盤推演如何?

答:美中貿易談判的重點,是希望中國與美國進行經濟貿易方式有一些改變,包括要求停止美國業者分享技術,保障智慧財產權,保障關稅/非關稅的障礙及市場扭曲的機制,如果美中貿易談判進展順利的話,我們當然希望創造自由平等互惠的經貿環境,而且這些機制是可被執行的。如果順利執行,希望中國市場可以開放,為中國、美國,以及中國其他貿易夥伴之間可以創造更大的經濟成長空間,成就雙贏或多贏的局面。

如果中國邁向市場導向的經貿投資環境,我們的確會把中國看成不一樣的經濟夥伴,對於台灣或其他歐盟,或美國都會產生影響的。

問:中國是計畫型經濟,如果轉變成市場經濟,可說是建國以來最大的體制改變,美國仍然希望轉變這麼大?

答:美中貿易談判專注於美中經濟活動,就是是否影響到美國的勞工、農民、企業的活動,相較於中國的體制,美國也有自己的體制,是一個資本主義國家,有法治的社會,允許私部門自由進行商業活動。美國堅持的是,自己的體制在世界其他地方都可以受到尊重,塑造出自由公平互惠的環境,讓體制能夠良好運作,當然希望中國做出改變,也希望藉此驅動他們做出永續的成長,對未來樂觀以待的。

問:就過去的經驗,美國官員過去不常接受台灣媒體的採訪,這和《台灣旅行法》通過有關嗎?

答:我在美國國務院負責的是經貿事務,我訪台的目的是希望進行經濟夥伴的溝通,這類安排過去也有前例,和《台灣旅行法》沒有必然的關係。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