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關鍵3600天!還原宏達電前首席設計簡志霖「內鬼案」始末

2019-04-15
作者: 朱致宜

(圖/攝影組)

宏達電前研發部副總簡志霖在2013年遭控將尚未公開的商業機密攜往中國,如今判決出爐,台北地方法院11日依違反《營業祕密法》、《證交法》背信等罪,判刑簡志霖有期徒刑7年10月。回顧宏達電近10年轉折,2013年是關鍵的一年,財報首見虧損、股價節節失守;當時簡志霖的洩密叛逃,不僅重創員工士氣,也再次打擊投資人僅存的信心。

2013年8月30日,這是宏達電發放下半年紅利的日子,但位於新店的總部卻毫無歡樂之情。因為甚少閒雜人等出沒的16樓辦公室,突然無預警出現一群不速之客,法務長雷憶瑜陪同檢調人員進入,要求設計部門全體員工離開辦公區域接受搜查,連手機、筆電等物品也不能拿走。

一陣錯愕中夾雜著反彈聲浪,「有人在外面開公司的事情,老闆都知道,現在為什麼要來查?」一句反嗆聲音讓現場一頭霧水的工程師們恍然大悟,檢調大陣仗搜索的箭靶,竟然是他們的頂頭上司──首席設計師簡志霖。

「16樓被抄家了…。」小道消息迅速在員工之間口耳相傳。檢方在簡志霖與另兩名員工電腦中查獲疑似洩密的檔案,將3人帶回收押。值此時刻,16樓另一隅,時任宏達電執行長周永明的心情肯定非常複雜。因為,大動作按鈴提告本就不是光彩之事,更何況,簡志霖跟隨他超過10年,是他一路扶持的愛將,外界甚至形容,周永明對簡志霖,就像對兒子一樣疼愛。

簡志霖若真犯法,自有法律定奪。但這道搜索令,不僅揭穿一位年薪千萬元的年輕副總為利益鋌而走險,更刺傷了宏達電的股價、員工的信心,讓宏達電內控制度分崩離析的真相暴露無疑。

周永明愛將也出事

內控分崩離析 非一日之寒

2001年就進入宏達電的簡志霖,一路平步青雲升上副總經理,外界解讀簡志霖少年得志、背叛一手培養他的公司。其實,宏達電鼓勵內部競爭的潛規則,讓簡志霖一直維持著高度的危機意識。

簡志霖確實是周永明愛將。在創意長陸學森加入之前,簡志霖可直接向周永明報告,深得其信任。陸學森擔任創意長後,簡志霖雖然多了一個職權上的老闆,但聰明的陸學森相當「尊重」他,把魔力實驗室的硬體設計小組切割出去、交給他統一管理,讓簡志霖一直能夠維持足夠的發言權。宏達電內部人士證實,簡志霖在公司講話很大聲,因為後台很硬、從來不怕跨部門溝通時得罪人。在過去對媒體發言中,簡志霖也不諱言,在宏達電「永遠是RD(研發)配合ID(硬體設計)」。

不過,內部競爭所造成的耗損,恐怕是簡志霖想離職的原因。在陸學森離職後,宏達電的設計部門一分為二,一支硬體為主、軟體為輔的部門位在台灣,由簡志霖帶領;另一支隊伍則位在西雅圖,由陸學森從微軟挖來的Scott Croyle負責創意發想,從陸學森離職之後,兩方互相角力,在周永明面前爭寵早已不是新聞。

簡志霖雖然深得周永明的心,但在手機設計「軟體重於硬體」的大趨勢下,專長在硬體設計的簡志霖也逐漸感到壓力逼近。今年宏達電手機第一波主打的新軟體功能「自訂頁面(BlinkFeed)」,就是Scott Croyle的團隊提出構想,獲得周永明好評、反倒讓簡志霖臉上無光。他的同事透露,2012年,簡志霖就曾提出辭呈,當時周永明花了非常大的力氣才慰留成功。

如今,簡志霖被指控外洩的資料中,就包含了原訂2013年底發表的「Sense 6.0」,難免讓外界揣測,簡志霖不甘心自己提出的創意在內部競爭中落敗,也不想在周永明面前失寵。

不過,簡志霖固然有犯罪之嫌,但或許他並非唯一「內鬼」嫌疑犯。

「Thomas(簡志霖的英文名字)曾經向上級舉發內部弊案,但如今他卻做了類似的事…。」一位簡志霖的前任部屬感嘆說,該弊案大家略有耳聞,簡志霖挺身而出,當時他還覺得自己的主管很有正義感,以為該高階主管很快就會出事。豈知,內部肅清所揪出的第一隻「內鬼」,竟是簡志霖。

這位前任部屬拒絕透露確切弊案內容,但強調「公司內部黑函很多。」事實上,漫天黑函也是宏達電習以為常的文化,如2011年7月「包材黑函案」,不但公司內部有5百多名員工都收到了黑函,爆料者還因為冒用他人名義而鬧上媒體。

簡志霖危機意識高

中國示好,不惜投敵

爆料者指出,高達10億元的年度包裝材料訂單,宏達電由5家印刷公司各自報告後逕行決定,有權決定供應商名單的高層收受回扣流言四起,且該高層和廠商負責人均住台北信義區豪宅。而宏達電高階主管多半在桃園置產,能掌握供應商生殺大權、還高調住在信義計畫區的人物少之又少、根本呼之欲出。對此嚴厲指控,宏達電仍然不評論市場傳言。

一位離職高階主管直接挑明說:「我們的董事會功能非常弱。」直指王雪紅雖然善於挖掘人才,但往往無法做好內控機制。加上宏達電年營業額數千億元,只要位高權重,撈油水的誘惑自然多。

不過,同樣身為公司高階主管、同樣是周永明愛將,同樣涉嫌損害公司權利,為何收回扣者可以大事化小,洩密叛逃者卻遭收押?除了簡志霖情節較為重大之外,時間點也是一大問題。

2011年,宏達電氣勢正盛,公司多的是現金。主管們如有不檢點情形,上級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基層員工更是敢怒不敢言。這些私相授受,更難以直達天聽、讓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知曉。但去年以降,王雪紅開始不滿宏達電經營績效,不但要求周永明改進,更開始插手宏達電高階主管布局。例如宏達電現任財務長張嘉臨,早在2002年就幫王雪紅發行威盛電子的全球存託憑證(GDR),深受王雪紅信任,他就像王雪紅派駐的監軍。但從現在看來,為時太晚,宏達電內控機制早已出了難以挽回的大問題。

簡志霖並不避諱公開談論他的創業計畫,甚至曾在公司說:「中國的小玉,做得不錯!」「你們有人想去小玉嗎?」王雪紅在四川人脈布局很深,近年更積極和中國政府單位合作開發,當她在最後一刻知道簡志霖想要叛逃,雖然知道通知檢調會重創公司形象,但仍然決定將此案攤在陽光下,以起殺雞儆猴之效。雖然王雪紅輕描淡寫說這只是「一個小孩做錯事」,不會影響高層人士異動,但仍不免讓人聯想,殺的是簡志霖,警告的對象,則是她不甚滿意的經營團隊。

這很符合王雪紅的風格,2012年,她投資外甥陳主望和友人張心望一起開設的威望電影公司內控出問題,王雪紅同樣不惜按鈴申告張心望背信等多項罪名,還找來台灣大前總經理張孝威整頓內部。雖達止血效果,但陳主望被譏為阿斗、很沒面子。對自家晚輩尚且如此,更何況是對毫無血緣關係的周永明?

「現在公司就像是引擎全被換成次級品的飛機,本來就在向下掉,現在又『自宮』砍掉一個引擎。」一位知情的宏達電高階主管感嘆,公司正在失速墜落。

當檢調單位押著簡志霖離開宏達電,員工們肯定在電梯前等候許久,因為宏達電新店總部的電梯,上樓總是等待多時,下樓卻是通行無阻。正好形容簡志霖花了10年的時間,拿到了1千5百萬元的年薪、坐在最靠近權力核心的16樓辦公室,卻一夕間成為背信叛逃的內鬼嫌疑犯,迅速跌落的寫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