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心適

專業古董收藏家,25年收藏經驗,現年53歲

心適:名人信札 拍賣會的搶手貨 

2019-04-07
作者: 心適

▲(圖/Pixabay)

簡、柬、箋、牘、札、素、劄、帖、翰、函、緘、啟、雁書、錦書、魚書、犬書、鯉魚、華翰、片鴻、鱗羽⋯,以上這些都是信件的別稱。科技進步改變了人與人之間的通訊方式,飛鴿快馬不再。用紙寫信互通信息的人不多了,就連逢年過節寫卡片祝福親友的人,在21世紀屬於異類。

快雪時晴 王羲之儼然鼻祖

現在人們不太寫信了,按說郵差的工作應該輕鬆一點,其實不然。信箱的功能還在,只是除了極少數的信件之外,充滿的是各類廣告和帳單。

有沒有想過你寫給別人的信或者別人寫給你的信,尤其是情書,後來能賣錢,而且是很多錢。近年拍賣市場上「名人信札」拍得紅紅火火,近代史上凡是叫得出名字的人,無論是政壇人士或藝文名流,當年他們與親友之間的書信往來,在拍賣市場上追捧的粉絲著實眾多。

這方面的祖師爺當推晉朝書法家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這件縱23公分,橫14.8公分的紙本作品,原文:羲之頓首、快雪時晴、佳想安善、未果為結、力不次、王羲之頓首、山陰張侯。

短短28幾個字,是王羲之寫給朋友山陰張侯的一封問候信,大概的意思是說:山陰張侯先生你好,剛剛我這裡下了一場雪,現在天空轉晴了,想必你那裡的一切都好吧!上次聚會我去不了,心中還有些鬱結,世上很多事情就是這麼地無奈。羲之拜上。

《快雪時晴帖》原本是由降清的明朝官員馮銓所收藏,清康熙18年(1679年),馮銓之子馮源濟將此墨本呈獻給康熙皇帝。乾隆11年(1746)與王獻之《中秋帖》以及王珣的《伯遠帖》合稱「三希」,一起藏放在紫禁城的「三希堂」裡。現在《快雪時晴帖》收藏於台北故宮,其餘《中秋帖》和《伯遠帖》則藏於北京故宮。

今年農曆年前,在台北永康街巷內的安德昇拍賣公司,舉辦了一場「台灣詩人信札、手稿暨近現代書畫靜拍專場」,其中已故詩人余光中的一疊情書,出現了熱烈搶標的情形。

詩人余光中的情書首度曝光,這些信件絕大部分是余光中在民國70年寫給女性友人屈大原的信件,從信件內容可明顯看出余、屈2人純情派的筆下往來。

當時余光中是台灣師範大學的教授,而屈大原則就讀於中國文化大學,看似不搭界的兩人,互動的起因緣於《聯合報》轉交了屈大原的一封信給余光中。

在這一批信札中,讓外界知曉余光中著名的詩《梅雨箋》,原來的名稱是《梅雨箋》,而且是專為屈大原所寫的,詩的原文是:

「梅雨低迷/要把春泥/踏出多少足印/才能接上/你纖纖的足印?

你卻只用/一隻信封/就飄然載來了/多少指紋/接我的指紋?

方的郵票/圓的郵戳/只輕輕地一敲/扁扁的心情/就留下了印烙

梅雨紛紛/泥濘滿城/你乳白的信紙/像隻鴿子/降在我掌心

如果信箋/是藍色而淺/那就有一隻青鳥/從你樓上/飛來人間」

大師手書 對岸粉絲也搶標

這封情詩信原本預估價3萬元,最終以新台幣21萬元成交,是這批信札中最高價者。

余光中是知名的詩人以及學者,先後任教於國內外知名大學,晚年定居高雄。此次余光中的情書出現,讓人非常驚訝,但是安德昇公司並沒有在文宣廣告上多作文章,而且這次拍賣是採取「靜拍」,也就是有意競拍者,事先填寫好想要拍賣的金額,價高者得。

這場靜拍果然靜悄悄地持續了兩週,殊不知在結標前的當天下午,多位余光中的粉絲專程趕赴安德昇公司搶標,電話更是不斷湧入,甚至中國大陸的「余粉」也委託專人到安德昇公司競標,原本無聲的靜拍卻欲靜不能,成了強強滾的鬧市,整場信札靜拍專場,余光中的信札全部成交。

▲余光中信札。(圖/心適提供,以下同)

▲王羲之《快雪時晴帖》。

一段淡淡的清純愛情,於今鮮矣!現今的愛情要的是轟轟烈烈世人皆知,要求排場盛大身家豐厚,至於幸福與否那就再說吧!我得去翻翻老爸老媽的舊箱底,搞不好,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