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台灣這張經濟牌該怎麼打?

2019-04-03
作者: 謝金河

▲(圖/翻攝自蔡英文臉書)

台灣過去二十年政黨惡鬥已經是常態化了,戰場通常都在經濟領域,執政當局通常都把「拚經濟」三個字掛在嘴上。這三個字,不僅阿扁總統常講,到了國民黨執政,馬英九總統也常說,現在小英總統也經常說:「我們努力拚經濟!」

執政的一方,經常把拚經濟當成正面表列,在野的一方則變成負面表列,常常攻擊對方拚經濟成績單不佳。最近最經典的一句政治辭令,則是當前人氣最強大的高雄市長韓國瑜,他說「台灣經濟鬼混了20年」,給大家另一個爭辯的戰場。

經濟數據不差 為何人民無感?

台灣的經濟到底是好是壞?有很多面向及各種不同角度,例如從人均所得來看,台灣差新加坡、香港很遠,比起韓國輕鬆突破3萬美元,台灣仍在2萬多美元打轉,確實表現不佳;若比經濟成長率,中國過去動輒兩位數,現在仍有保8、保6的數字,台灣自嘆不如。

但如果談台灣的產業強項,台灣有全球最具競爭力的台積電,很多中小企業都是隱形冠軍,仍可看到經濟不差的一面。所以,台灣經濟好不好,常淪為各說各話的政治解讀。

台灣經濟到底好不好?我先給幾個比較完整的統計數據。一是台灣的GDP(國內生產毛額)表現。去年GDP成長率是2.6%,這和韓國2.7%相差不多;與新加坡3.3%相比,則略微遜色;比起中國6.6%差更遠。

而且受到美中貿易戰影響,台灣去年從第2季3.29%開始下滑,第3季是2.28%,第4季只剩1.76%,是2016年第3季以來最低的經濟成長率。

眾家經濟研究機構都對台灣今年經濟不表樂觀,像中研院、元大寶華都估2.45%,行政院主計總處初估2.41%再下修到2.27%,接著台經院看2.2%,中華經濟研究院估2,14%,最近星展銀行報告直接下看1.9%,今年下修台灣經濟成長率是共識。

不過,這不只是台灣不好,而是全球共同現象,像IMF(國際貨幣基金)最近估計,中國首季經濟成長率可能只有6%,是1990年以來最低。

第2個數字是台灣的出口。2017年新台幣兌換美元升值7.5%,但台灣的出口3176億美元,成長率達13.2%。去年台幣止升反貶,全年出口3360億美元,在美中貿易戰下,台灣的出口全年仍成長5.9%,已經相當難能可貴了;不過台灣的出口連續成長止於去年10月,11月出口衰退3.4%,12月又下跌3%,今年仍持續衰退。可見美中貿易戰的負面調整已逐漸彰顯,當中中國2月出口衰退20%,更是重中之重。

台灣未富先老 經濟成長最大天敵

三是全體上市櫃公司績效表現突出。首先來看全體上市櫃公司營收,去年全年達35.12兆元,比2017年的32.45兆元成長8.2%;最近正在公布的2018年年報,也可望比2017年顯著成長。

2017年全體上市櫃公司獲利達2.19兆元,比前一年度成長15.7%;今年,受到大同、華映、綠能虧損逾600億元,以及台塑4寶去年第4季獲利比第3季大減916億元的影響,但上市櫃公司全年淨利仍有機會挑戰2.3兆元以上。

台灣的資本市場還有一項獨有的優勢,那就是保留盈餘課稅制度,迫使公司充分派發股利。2018年全體上市櫃公司派發1.45兆元股息,其中台積電就派發2074億元,台塑4寶也高達1586億元;今年全體公司股息,可能超過1.5兆元以上,台股殖利率之高,全球首屈一指。

從這三個面向來看,台灣有強項有弱項,韓國瑜市長批評台灣經濟鬼混20年,有幾點值得討論。一是台灣面臨經濟成長的瓶頸有待突破。我們經歷了蔣介石時代動輒兩位數成長;到了蔣經國時代,至少保8仍有餘;李登輝時代,大約在6%上下;阿扁時代,大約是4%上下;現在小英執政,2~3%是常態,成長軌道一直往下是不爭事實。

其實中國也正逐漸走過高成長期,從1978年改革開放到2998年,輝煌30年,中國GDP成長率9.7%,這是人類史上最驚豔的成長數字,到2013年中國GDP成長率仍有9%,後來只能保8,這兩年可能保6;可見經濟走過高成長,隨後因為基期高,低成長必定成常態,這是宿命。

台灣更嚴峻的挑戰是,人口紅利老早用完,台灣未富先老;老年人口比率快速上升,新生人口一年比一年少,這是經濟成長的天敵,也是執政者面臨的最嚴厲挑戰。這種情況下,小型經濟體通常都發展觀光來帶動成長。

以澳門表現最出色,澳門人口只有66萬,一年吸引3591萬觀光客,是當地人口的50倍以上;新加坡人口560萬,這幾年也靠著賭業,一年帶進1850萬觀光客,是新加坡人口的3倍;香港人口近700萬,一年有6510萬觀光客;泰國一年也有超過6000萬觀光客;但台灣人口2300萬,外來觀光客人數只有1000萬出頭;日本在安倍首相上台前,觀光客人數也與台灣相差不多,但去年已有3119萬人次。

政治人物可以想想,我們推展觀光如何切入?如果學澳門、新加坡,台灣發展博弈產業辦得到嗎?單是公投可能就過不了關,其他配套服務更不用說;退而求其次,我們有沒有泰國那樣全方位的觀光服務,或者是日本善體人意的服務、美食文化?這些年政治人物拚觀光都是引入陸客,只留給台灣衝量不重質,我們有能力克服這些障礙嗎?

除了拚觀光,另一種方式是吸引高資產階級來投資。這一點美國的大國精神,讓全世界有錢人都移民到美國;小經濟體如新加坡、香港,靠著低稅率爭取投資移民,台灣有不少名人入籍新加坡。

而台灣另一個障礙是,高稅率對投資移民不夠友善,這些年財政官員常批評有效稅率只有13%左右,是全世界最低,但是到底什麼因素造成?哪些該課的稅未課?

從未聽到財政官員用心解決問題,而名目稅率是高的,因此,像藝術品拍賣、紅酒拍賣,台灣都因為高稅率,搶不到這些生意。這個稅制門檻,不論哪個政黨執政,有能力解決嗎?

還有全世界各國都爭取高資產的投資移民,台灣則是反其道而行,我們大量引入幫傭的外勞,卻對高階白領移居台灣有很多限制;這些年很多人都提到本勞、外勞薪資脫鉤的問題,官員一定會挺身而出,說違反國際人權使不得。

新加坡、香港的本勞與外勞薪資可以脫鉤,台灣卻不可以;更可怕的是,這些年隱身在後仲介外勞獲取龐大利益的,都是有勢力的政治人物。

大破大立接地氣 才能開創新局

去年九合一大選,執政黨踢了一個大鐵板後,才開始用心檢討民心為什麼思變?以高雄為例,陳菊時代努力招商,可是象徵在地經濟的民生產業卻十分荒涼;於是韓國瑜喊一句「貨出去,人進來,發大財」,就讓深耕高雄20年的綠營基本盤翻盤,大家才猛然想起,執政要接地氣。

什麼是接地氣?就是在地產業、在地經濟,過去在全球化旋風席捲下被連根拔起,高科技工廠搬到全世界,但很多在地加工業跑不出去,像是這些年食品加工業都消失了,過去農產品盛產,很多水果、蔬菜、魚產可以製成罐頭,如今工廠不見了,一旦盛產,價格就崩盤。這也是川普鼓吹製造業重返美國,嚴格取締非法移民的底蘊之所在。

距離2020年的總統大選已不到一年,未來有志大位的候選人,必須留意台灣經濟的強項與弱項,了解官僚體系的僵固性,真正打破舊框架,去除這些盤根錯節的困難問題,才能迎接下一個經濟新局。其實韓市長講台灣經濟鬼混20年,除了官僚體系的僵固化,全民都要負責任。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