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從政治通緝犯變成賺錢之神》謝金河×野島剛對談:我看到的邱永漢

2019-04-02
作者: 孫蓉萍

▲邱永漢在日本被喻為「賺錢之神」,對台灣投資市場也有許多貢獻。(圖/資料室)

台日關係一直在時代的風雨飄搖中持續,同時又產生深度連結,日籍作家野島剛認為,其原因在於來自不同出身的台灣人士,在台日之間往返奔走。這群人經過一番奮鬥,在日本都很成功,也都有自己的故事;因此,他花了10年的時間,採訪這些人和家屬等相關人士,3月出版了《漂流日本─失去故鄉的台灣人》(游擊文化)一書,也希望藉此來描述台灣和日本的複雜百年歷史。

書中11位台灣人也包括已過世的邱永漢,由於他和《財訊》雙週刊有很深的淵源,因此野島剛特別和《財訊》雙週刊社長謝金河對談,藉此更進一步了解邱永漢的為人處世和生活點滴。以下是對談重點摘要。

▲日籍作家野島剛(左)和《財訊》雙週刊社長謝金河,對於他們看到的邱永漢,交換想法。(圖/潘重安攝)

致函聯合國 要求人民自決

野島剛問(以下簡稱野島):邱永漢在日本發展,卻一直沒有一本好的書客觀地描述他的人生,所以我透過許多採訪來了解他。我覺得他是一位才子,做的事很多,會寫文章,又會做生意,同時也從事台獨運動,人生非常豐富。

謝金河答(以下簡稱謝):他畢業於東京帝大經濟系後,1947年寫信給聯合國政府說,希望台灣的未來要由人民來決定,結果變成被通緝的台獨要犯。他逃到香港,之後到日本創業,剛開始很辛苦,寫小說又賣不了什麼錢,因此還寫過黃色小說,後來則改寫經濟評論,並且教讀者買賣股票。台日斷交的1972年,他才又答應國民黨的邀請回到台灣。1980年歸化日本,出來參選參議員,不過落選。

邱永漢是一位天才夢想家,一生對於投資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例如,他當年開咖啡廳一杯咖啡賣500元,貴得令人咋舌,成為大家討論的話題;他還蓋大樓、養鰻魚、投資工業區等。

為了教人賺錢,1974年他創辦《股市瞭然》雜誌(後更名為《財訊》),半年發行一期,之後改為季刊、雙月刊,1984年再改成月刊。

他也是趨勢專家,這些投資都是因為他有敏銳的嗅覺,看好未來前景。他看到台灣經濟發展和日本亦步亦趨,日本發生的現象,幾個月或一兩年後幾乎都在台灣發生;例如,《廣場協議》後日圓一直升值,熱錢效應使資金水漲船高,帶動房地產和股價大漲,邱永漢斷言台灣也會如此,後來也證明的確如此。

他曾在《財訊》社論上說:「不論景氣好壞,台股會不斷漲升。」當時大家對台灣沒信心,覺得不可思議,但之後台灣股價從600多點一路漲到萬點以上。最早講「台灣錢淹腳目」的就是邱永漢,後來還淹到膝蓋、肚臍、鼻孔。

泡沫經濟瓦解後,他認為日本經濟一定會調整很久,中國將會崛起;90年代初期,就帶日本和台灣的投資人和企業家到中國探路。

野島:他在日本被喻為「賺錢之神」,因為他一直寫如何賺錢,60或70年代日本社會還很保守,只有他敢出來說如何賺錢、如何買股票,獨樹一格;而且有人跟著去買,也真的賺到錢,所以大家開始崇拜他。

▲邱永漢看好中國經濟即將起飛,很早就前往投資。(圖/攝影組)

倡導投資買股 開風氣之先  

謝:因為他的觀念比別人新穎。他成立《財訊》鼓勵大家投資,其實當時台灣風氣也很保守,談股票是很敏感的話題。除了賺錢之外,他對台灣還有很多不為人知的貢獻。

例如,早期他在台灣倡導買股票的時候,台灣的公司財報都不真實,資訊不對稱。因此他辦雜誌,像日本4季報一樣,把上市公司財報對大眾公開,讓投資人能看到更多資料,所以他算是台灣股市的啟蒙老師。

他後來還鼓吹上市公司財務資料要對大眾透明、公開,這是台灣市場進入公司治理非常初階的一步。

另一個貢獻是推動出國觀光。以前台灣有很多「皮包客」,做貿易的台灣人拎著皮包跑遍全世界,但其實在80年代前,台灣禁止出國觀光。他後來寫文章大聲疾呼,還去見新聞局局長,建議政府應該讓民眾出國去看看別人的東西,才知道要生產什麼賣到海外,因此應該開放出國觀光。

野島:他是一個夢想家,也有很高的敏銳度和好奇心,有靈感或看準一種生意就會試試看。可是他的家人說,10次投資中,成功的只有一兩次。

謝:我認為邱永漢基本上在乎過程不在乎結果,所以常拿想法當實驗品。他看到日本人喜歡吃鰻魚,就到台南養鰻魚;他認為中國人有錢以後一定會喝咖啡,所以到雲南種咖啡。他有很多想法卻不一定能落實,如果能找到對的人,事業就能永續經營。我把他定義為百分之百的文人,教人家怎麼投資可以說頭頭是道,但他自己的投資,一生加總起來應該是負數。

野島:邱永漢的女兒也說她爸爸最愛的工作是寫文章,一輩子坐飛機或新幹線的時候都在寫作。

謝:他寫文章最大的長處是淺顯易懂,不會艱澀。他認為講太深奧的經濟學理論,讀者看不懂。他強調用兩隻腳去看投資,親自去當地或企業和老闆訪談,再把他看到的寫出來。他不但是洞燭機先的文人,還因為見多識廣,特別豁達而有魅力,他最後的名言是:「不論賺多少錢,花掉的錢才是你賺到的錢。」

政治意識淡薄 昇華國際人

野島:1972年他回台灣的時候,有人形容他是投降,您認為他本人有這樣的認知嗎?

謝:我認為他的台獨意識其實很淡薄,他很少和我講台灣獨立的事。當年他的想法很單純,只是認為台灣的前途應該由台灣人自己決定,並沒有疆界的觀念。他發現中國有賺錢的機會,很早就去中國,而且投資一馬當先。我在他身上看不到意識形態,但被貼上了台獨的標籤。

野島:邱永漢的女兒曾經問爸爸到底是哪裡人,是日本人、台灣人、還是中國人?但關於認同的問題,他一直沒告訴家人答案。

謝:他在台灣出生,妻子是香港人,在日本聲名大譟,也到中國發展事業。但他終其一生沒取日本名,由此可以看出他對台灣還有很深的情感和淵源,這是他的堅持。我認為他的涵蓋面很廣,已經昇華到一個國際人的境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