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全球資訊網的中年危機

2019-03-21
作者: 黃哲斌

▲當歡慶全球資訊網生日快樂,也須陪這位「而立」青年安度它提前降臨的中年危機。(圖/Pixabay)

3月12日,全球資訊網(World Wide Web)剛滿30歲。如今回顧,恍如隔世。

回想一下,你第一次上網,是什麼時候?我是在1994年,剛進報社,趕上電腦化熱潮,配發了一部3、4公斤重的筆電;每天背著它採訪寫稿,晚上透過電話線,撥號連上報社企業網路,等待「吃吃差差」聲傳回稿件。

當時對我而言,電腦不過是文字處理機,硬碟只灌了報社發稿系統,上網層次也停留在互聯網(Internet)。因為,誕生才5年的全球資訊網,開放民間應用不過一年,能連上的網站極其有限,身邊朋友都沒有電子信箱、台灣第一個搜尋網站蕃薯藤剛架設、第一個新聞網站《中時電子報》尚未出現,所以,多數人根本沒有上網誘因。

不到幾年,Geoticites、雅虎、eBay或本土的奇摩、博客來紛紛冒出頭,各種瀏覽器較勁爭奇。「上網」成為全民運動,人人都在交換電子信箱,電視或廣播廣告末尾,常配上拗口難記的網址:「www.com.tw」,千禧年已近,全球資訊網的時代總算來了。

昔日網路活動 只限學術交流

回溯這段歷史有幾個用意:一是簡扼描述「互聯網」與「全球資訊網」的差異,兩者常被搞混;二是若非伯納斯李(Tim Berners-Lee)的熱情堅持,定義並推廣全球資訊網的關鍵技術與協定,網路世界不會飛躍發展;三是回望台灣的網路經驗,普及應用不過20年,接觸率從兩成上下,一路飆到去年的8成6,永恆改變了知識、資訊、商業行為、人際社交的交換行為。

像是一個快速成長的嬰兒,網路面目變化萬端,經常出人意表。兩個故事可佐證:一是全球資訊網誕生前,網路只限學術交流之用,嚴禁商業行為。

曾有一名電腦公司行銷經理,寄了300多封電子郵件,邀請各界參加產品發表會,結果,他不但接到五角大廈警告信,一名國防部官員更打電話斥責他濫用網路。於是,這位迪吉多電腦的經理蘇爾克,名列金氏紀錄認證「垃圾郵件第一人」。

直到1994年,全球資訊網還在蹣跚學步,科技雜誌《連線》打破成規,在官網上刊登第一個橫幅廣告,彷彿打開怪獸盒子,開啟千變萬化的數位廣告形式。那個廣告點閱率多高?答案是驚人的四成四。

第2個故事,標榜「數位時代先鋒」的《連線》,曾預言「未來網路會有5000個電視頻道」,他們的想像是,政府、企業、出版業及影視圈,會大量製作影片,透過網路全天候播送。

我們現在知道了,網路確實冒出無數影音頻道,《連線》猜錯的是,影片製作主力不是專業機構,而是一般素人,他們擁有名為「YouTuber」的集體身分;而且遠遠不只5000個頻道,截至去年,YouTube有2300萬個頻道;目前,逾8000個頻道的訂閱人數破百萬,最高的PewDiePie有8900萬人訂閱,超越台灣人口3倍。

手機應用軟體 成為上網主流

全球資訊網這種「狂放不羈」的性格,一眠大一寸,不斷超越人類的大膽想像。如今,手機螢幕上眼花撩亂的App(應用軟體),幾乎取代行動網頁,成為上網主流。

從「互聯網」到「全球資訊網」到「應用軟體」,充分反映網路趨勢的演化。更重要的是,上網行為從交換資訊、交流意見,日益向社交活動、休閒娛樂傾斜,兩者並無優劣之分;然而,就像長大會牙痛、半百會老花,30歲的全球資訊網,正面臨徬徨猶疑的人生歧路。

首先,我們正歷經人類史上,資訊產能過剩最嚴重的時代,全球網頁數量已超過人體神經元;當豐饒變危機、剩餘變浪費,「注意力」是最珍稀的資源,為了開採或搶奪注意力,衍生各種難以控制的現象。

科技公司試圖以演算法「管理」資訊過剩,有時造成更嚴重的後遺症,臉書及YouTube獎勵極端意見與陰謀論,只是冰山一角。

此外,網路文化如同擴音器,一方面強化資訊獲取與傳播能力;一方面放大人性缺陷及社會弱點,族群仇恨、階級歧視、政治紛爭、性別騷擾,國家級的攻擊,組織化的惡意,往往瞄準群體最脆弱處下手。

而且,當我們還未站穩,下一波人工智慧的挑戰,緊接就要來襲,更嚴密的政府監控、更精準的殺傷武器,都在考驗人性與科技的細微疆界。

所以,當我們歡慶全球資訊網生日快樂,感謝它帶來繽紛多彩的勇氣世界;同時,必須陪著這位活潑優秀的「而立」青年,安度它提前降臨的中年危機,因為它的危機,也是我們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