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武裝衝突循環性發作 國際強權介入止住陣痛》喀什米爾習題難解  印巴幽魂揮不去

2019-03-20
作者: 劉奇峯

喀什米爾問題成為印巴衝突焦點,有其複雜的歷史背景。(圖/達志)

喀什米爾情勢錯綜複雜,在印巴國內政治的驅動下,軍事衝突時有所聞;不過,在相關強權的介入下,衝突也不至於升級成全面戰爭。

印度中央預備警察部隊的巴士,2月14日在喀什米爾普瓦馬(Pulwama)的公路邊,被極端武裝團體「穆罕默德軍」的自殺炸彈客伏擊,造成39名武警殉職。這是20年來傷亡最慘重的恐攻事件,震動印度朝野。

喀什米爾全稱為「查謨與喀什米爾」,對印度而言,正如同中國的新疆。信奉伊斯蘭教的民眾,雖有印度政府制定的保護及優惠政策,但當地自決聲浪高漲,眾多政治團體也不斷呼籲以公民投票決定前途,而民眾和軍警的衝突更已成為日常。

喀什米爾問題,比新疆複雜

比新疆情勢更複雜的是,喀什米爾橫跨中、印、巴3國,目前邊界仍屬於未定狀態。印巴皆宣稱擁有喀什米爾的全部主權,實際上各控制一部分,並以「控制線」分隔。印巴在1947年分治以來,總共打了4場主要戰爭,其中1965年的第2次印巴戰爭,以及1999年的卡吉爾之戰(Kargil War)都和喀什米爾有直接關係。

巴基斯坦由於傳統軍力總體上不如印度,所以常用支援恐怖主義的方式,在正規戰之外對印度展開襲擾。這種讓恐怖分子在巴基斯坦控制的喀什米爾受訓,越境展開攻擊,並潛回巴控區逃避追捕的間接方式,得以讓巴國軍情局撇清責任,也一度使得印度無法以對等的方式展開報復。

但在2016年烏里(Uri)軍營攻擊事件後,印軍決定展開「外科手術」式的精確反擊行動,派兵進入巴控喀什米爾清剿極端組織據點,使得巴國軍方和武裝團體無法再使用巴控區作為「發射台」來攻擊印度境內軍民目標。

本次普瓦馬爆炸事件前,巴方便將極端組織據點由控制線上後撤,意圖使印軍無法深入展開反擊行動。但印方改採空襲行動,在2月26日凌晨,派出12架幻象2000型戰機組成編隊,進入巴控區8公里內的巴拉寇鎮,轟炸當地極端組織訓練營地。印方宣稱炸死極端分子200~300人。

印巴這種你來我往的軍事行動,已經成為一種手段不斷精進的循環。自分治以來,巴國雖然形式上是民選政府,但是中央最有勢力的仍然是軍隊以及軍事情報系統。

此外,巴國的統治精英多受西方教育,和信仰伊斯蘭教的一般民眾有極大隔閡。造成巴國政治始終處於分裂狀態,難以統合。

巴基斯坦在歷史上不斷發生政變和武裝衝突,背後是軍方保持主導權的考量。1999年2月,巴國民選總理夏立夫(N. Sharif)和已故印度人民黨總理瓦吉帕依(A. Vajpayee)共同發表了《拉合爾宣言》,宣示兩國將克制核武的使用,並探索進一步解決喀什米爾衝突的可能。

但3個月後,在巴國軍方主導下,卡吉爾之戰在喀什米爾開打。戰爭結束後,參謀首長穆沙拉夫將軍(P. Musharraf)隨即發動政變,推翻了一直計畫削弱軍方勢力的夏立夫政府。

去年8月才上任的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也面對著相同的難題。軍方在他上任後主導的首次行動,給了新總理一個下馬威,意圖主導政治、延續對抗關係的意義不言可喻。

另一邊的印度,將在4~5月大選,飽受地方黨派挑戰的執政黨印度人民黨,向來善於利用族群紛爭動員印度教選民,而目前印巴衝突帶來的激憤民意和愛國主義,正給了印度人民黨一個天賜良機。

美中相繼出手 壓抑爭端

在雙方國內政治的驅動下,印巴之間的軍事衝突有持續的動力,不過國際層面的發展卻有助於抑制戰事。在中國的一帶一路中,縱貫巴基斯坦全境的中巴經濟走廊是旗艦級計畫,為了保護其利益,北京必將竭盡全力控制事態。

在對印關係方面,2018年莫迪和習近平在武漢非正式會晤後,中國推動了「中印加一」計畫,打算在南亞地區與印度「共管」的方式來推進雙邊合作。

在中國的支持下,印度和巴基斯坦在2017年成為「上海合作組織」會員國;中、印、俄3國也表示將在上合組織的框架內加強合作、打擊恐怖主義。另一方面,印度也得到了美國的支持。

美國總統川普在爆炸事件的第一時間便致電印度表達慰問;同時,美方也將調查巴基斯坦是否違反協定,以美製F16戰機及飛彈攻擊印軍。

相關強權的介入以及多邊架構的強化,可望降低印巴雙方衝突升級的機率。但交錯難解的喀什米爾問題和民族主義情緒,無可避免地將如幽靈一般,在印度和巴基斯坦這兩個核武國家的邊界上反覆遊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