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史蒂芬.羅奇

耶魯大學教授 摩根士丹利亞洲區前任主席

史蒂芬.羅奇:美國低估了中國的實力

2019-03-19
作者: 史蒂芬.羅奇

(圖/Pixabay)

美國川普政府低估了中國的韌性和戰略決心。在中國經濟放緩的情況下,美國認為中國正受到傷害並迫切希望結束貿易戰。但中國領導層有充裕的政策空間,處理眼下的經濟放緩,沒有必要放棄其長期策略。

雖然中美看來將達成處理雙邊貿易問題的表面協議,兩國經濟基礎對比鮮明,長遠而言,誰占上風與許多人所想的截然不同。

沒錯,中國經濟過去幾個月明顯變弱。基本上是自己造成,並非如美國當局所想的,是因為川普政府的關稅策略成功。最初是因為中國政府推動去槓桿,希望消除經濟成長高度仰賴債務融資造成的顯著風險。

值得稱讚的是,中國決策當局採取積極措施,預防可怕的日本症候群─問題並非只是持續背負重債,還會出現大量殭屍公司和與此相關的生產力難題。

拜此所賜,中國的信貸成長率已從2016年初的16%左右降至2018年末的10.5%。這已顯著影響中國一度強勁的投資引擎,使投資成長率從2013年末的20%降至2018年末的6%左右,而投資是中國經濟最大的一部分。

與此同時,美國的關稅措施才剛開始產生影響。雖然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在2018年12月和2019年1月同比下跌約3%,中國對其他國家的出口繼續增加,主要是新興市場表現出色(尤其是亞洲);有些商品可能搶在中國農曆新年前和美國進一步提高關稅前出口,接下來中國出口可能回落。

雖然這可能影響近期經濟前景,但很難將過去幾個月中國經濟放緩歸咎於出口表現不佳。

中國積極去槓桿 長期基本面強健

為了對沖風險,中國迅速利用其內在優勢:遠高於西方經濟體的政策彈性─西方國家在財政和貨幣刺激已達到極限。中國過去1年5度降低存款準備要求,結果推高了銀行放款,促使信貸成長在2019年初加速,到年中整體經濟活動將獲改善。

相對之下,美國經濟主要是受短期動能提振。拜2017年末大幅減稅所賜,美國經濟成長在2018年升至3%左右,比之前8年疲軟的2.2%高出接近一個百分點。但隨著財政刺激減弱,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也將放緩,根據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最新預測,美國GDP在2019年僅成長2.3%。

經濟變更差的風險愈來愈大。美國股市2019年初雖然回升,但並未抵銷2018年末的大跌;股市下滑重挫家庭財富和消費者信心,導致去年12月零售銷售顯著下跌。在請領失業金人數開始上升、房市本已疲軟、全球經濟基礎日趨脆弱,以及聯準會政策彈藥有限的情況下,美國經濟的韌性看來是愈來愈弱。

美國財政刺激減弱 經濟成長放緩

中國經濟如果在政策誘導下成長,而美國經濟則因政策受限而放緩,兩國長期基本面的重大差異將進一步擴大。中國國內儲蓄2018年高達GDP的45%,幾乎是美國儲蓄率18.7%的兩倍半;雖然中國的儲蓄率已從2008年的高峰52%下跌(因經歷經濟轉型,消費增加消化了一些儲蓄),但仍擁有美國求之不得的緩衝空間。

此外,美國總儲蓄高達85%用於更換過時和損壞的資本財。美國經折舊調整的全國淨儲蓄率208年只有2%,不到20世紀最後30年平均值6.3%的一半,與中國的淨儲蓄率相差更遠,且中國現存的資本財比美國新,較不需要更新。

儲蓄差異凸顯兩國在經濟成長潛力的投資支柱上的關鍵差別。2018年,中國的投資占GDP 44%,是美國21%的兩倍;此外,因為美國的資本存量老化,中美在增強生產能力的淨投資方面差異更大;這凸顯了中國在其較長期成長的重要任務(例如城市化、基礎建設投資、人力資本、研發、追求自主創新)融資具相對優勢。

此外,隨著看似長期的美國財政赤字進一步壓低國內儲蓄,美國與中國的儲蓄差距未來數年可能進一步擴大。更複雜的是,為了替有限的投資潛力提供資金,美國需要長期的赤經常帳字,來彌補低迷的國內儲蓄。

而經常帳赤字意味著巨大的多邊貿易赤字,這凸顯了可能達成的貿易協定的最弱環節:仰賴與中國的雙邊方案處理危險得多、與超過100個貿易夥伴的赤字問題。

經濟實力始終是相對的。美國經濟目前的強勢看來只是短暫的。其短期韌性已正在減弱,而因為令人擔心的長期基本面,未來可能進一步減弱。

中國的情況剛好相反,目前的短期弱勢到年中時將告一段落,而中國的長期基本面相對強健。此一事實將給予美國談判代表當頭一棒;他們低估了中國的實力,也未能看清表面的貿易協定的空洞好處。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