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楊森

財經專欄作家 曾任財信出版總編輯、《財訊》雙週刊總主筆、顧問

楊森:選對時機、選對城市

2019-03-14
作者: 楊森

(圖/Pexels)

過去半年,股市的最大難題在於如何理解市場波動,這讓人想到上個世紀初美國金融鉅子J. P.摩根的一則都會傳奇。有一位年輕電梯員等了一年左右,終於逮到機會和摩根在電梯裡獨處,小夥子問他:「先生,您能否告訴我,今天市場會怎樣?」摩根想了想說:「它會上上下下(it will fluctuate),孩子,它會上上下下。」這是過去半年美股、乃至全球股市的寫照。

選對時機不容易,做錯決定立刻停損

從去年9月下旬的歷史高點到12月底耶誕節,美股標普500指數重挫了20.2%,終結有史以來的最長牛市紀錄;同期間MSCI(明晟)世界股票指數大跌17.7%;新興市場指數的跌幅較小,僅11.7%,但先前跌得十分凶猛,從2018年最高點到年底低點,共大跌26.7%。

可是想不到,2019年開盤馬上豬羊變色,市場大反彈,從去年底低點迄2月底,標普500大漲18.7%,MSCI世界指數也上漲15.6%,距去年高點都只剩約5個百分點差距;新興市場差得比較遠,但也大漲了14.1%。僅僅兩個月時間,就把去年底的愁雲慘霧一掃而空。

全球股市像摩根的電梯上上下下,一般看法認為,全球資金持續緊縮和美中貿易戰白熱化,是導致去年底重挫的主要原因,隨後因聯準會態度轉向寬鬆,加上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貿易立場的改變,使得股價大幅回升。

上述後見之明說來容易,身處其間要做對的決策卻很困難,事實上,有不少人因為擔心市場波動,撤出資金轉向比較安全的資產。紐約人壽旗下的投資公司分析美國各類基金的資金流向,發現投資人去年主要從股債混合、另類投資和行業股票基金中撤出,轉投入貨幣市場和債券等比較安全的基金類別。

進一步看美國貨幣市場基金的資產規模,去年9月前都在2.8兆美元上下起伏,第4季開始攀升,到年底突破3兆美元,目前仍維持3兆美元以上;也就是說,不少資金是在股市重挫之際轉入貨幣市場,而這些資金也錯過了今年初的大反彈。

當然,投資人不會滿意「上上下下」這麼簡單的答案,永遠會像那位年輕小夥子一再地問「今天市場會怎樣?」路透2月底針對200位市場分析師和基金經理人的調查顯示,多數看法認為,今年股市最多只能收復去年的最深跌幅;更有不少人認為,今年中還會有一波大跌。顯然市場氣氛在大反彈後已開始保守。是對是錯,很快會有答案。

股市上下波動,各種變數馬上反映在價格上,投資人要在對的時機做對的決策雖不容易;但做錯決定買錯股票,想清楚了立刻可以修正。可是有些經濟形勢的演變需要時間醞釀,譬如產業聚落、城市化的發展,這就不能只爭朝夕做決策。事實上對個人或企業來說,在未來的全球競爭環境下,選對地方發展會是另一個大問題。

選對創新科技城,未來競爭潛力更強

目前全球有54%人口住在城市裡,估計2050年將有7成人口住進城市。住大城市有個好處,就是薪水比較高。德國最近一份研究指出,在大多數國家,大城市的工資較高,因為大城市吸引高素質人才,也吸引高素質工廠,兩者相互匹配,使得工資高出其他地區。

另有理論指出,城市的GDP(國內生產毛額)、工資和創新專利等會呈報酬遞增,亦即隨著城市規模擴大,這些產出會呈指數方式成長,冪次方估計在1.2左右;用白話來說,當城市規模擴大一倍,GDP、工資和創新將成長2的1.2次方,即1.3倍。

由此來看,已具科技優勢的大城市,在未來競爭中會更具潛力。英國地產顧問公司第一太平戴維斯估計,未來10年,全球前30大科技城的成長潛力是其他城市的2倍。這30大科技城在北環太平洋沿岸有亞洲的東京、首爾、北京、上海、杭州、深圳、香港,以及北美的西雅圖、舊金山、洛杉磯等。

另外,仲量聯行也提出處於創新經濟前沿、定位最具長期成功潛力的30大城市,在北環太平洋圈有北美的溫哥華、西雅圖、舊金山、矽谷、洛杉磯、聖地牙哥,在亞洲則只有東京和首爾。

科技城不是朝夕間形成,針對創新的經濟地理學研究發現,特定產業會在特定區域形成不同的創新聚落,譬如電腦產業在美國矽谷、中國深圳等,主要影響因素和該區域的特徵(人口密度、個人所得)、全球市場的親近性(accessibility),以及創新研發的獎勵政策有關。台灣在環太平洋創新經濟圈中向來占有特定地位,如何繼續強化實力,也是值得深思的課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