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塗翔文

影評人及自由作家

塗翔文:奧斯卡餘波蕩漾

2019-03-10
作者: 塗翔文

(圖/Pexels)

第91屆奧斯卡金像獎在2月底順利落幕,除了得獎名單,台灣媒體依舊熱烈報導各種場邊花絮,殊不知一座最佳影片獎最終由《幸福綠皮書》打敗了呼聲最高的《羅馬》,卻掀起了漫天價響的軒然大波。

這個討論與辯論維持了好幾天,從單純美學的優劣勝敗、奧斯卡最佳影片獨特的投票與計票機制,再延伸到整個電影工業環境裡,傳統影業與新興串流媒體之間的角力戰,風風火火、沸沸揚揚。

《幸福綠皮書》,保住傳統老路榮光

今年入圍最佳影片的作品,不乏票房賣座大片,像是《黑豹》、《一個巨星的誕生》與《波西米亞狂想曲》等,不過廝殺數月之後,最被看好的卻是《羅馬》與《幸福綠皮書》。

平心而論,以奧斯卡一向喜歡的口味來說,《羅馬》既是黑白片又是外語片,加上老美平日懶得看字幕的觀影習慣、以及外語片從未越雷池一步成功拿下最佳影片大獎的過往紀錄之下,即使它是廣被看好的年度出色作品,最終還是不敵傳統、溫暖、幽默,強調黑白族群融合的《幸福綠皮書》。

《幸福綠皮書》強調改編自真人實事,描述60年代知名黑人鋼琴家唐薛利,雇用義大利裔白人司機兼保鑣大嘴東尼,兩人開著車到美國南部巡迴演出。在那個年代,嚴重的種族歧視讓這段旅程充滿困難,除了他們之間的陌生與偏見,還有一路上遭遇的各種難題。

電影拍得舉重若輕、對白幽默逗趣又富巧思,在這趟辛苦的旅程之後,他們對彼此有了不一樣的認識,也象徵著黑白之間一次美麗的和解。

不過,這種「白人觀點」的粉飾太平,也遭到不少影評與黑人觀點的批判,認為這片子太膚淺,若要談種族議題,遠不如《黑豹》的象徵性意義,更和史派克.李的《黑色黨徒》深度沒得相比。再加上《幸福綠皮書》全以大嘴東尼的角度為主要觀點創作,引發了唐薛利的後代與親屬提出質疑。

相較而言,《羅馬》透過一個女傭平凡的日常生活,反映出墨西哥在那個舊時代裡的生活樣貌與階級差異,也放射出生命的無常與人情冷暖,再加上細膩迷人的黑白攝影與聲音設計,被認為是去年全球最出色的影像精品之一。

在它的出品方Netflix(網飛)用力行銷宣傳之下,從威尼斯影展獲得金獅獎之後,《羅馬》一躍而上成為整個得獎季最被青睞的熱門作品之一。

沒想到,成也Netflix敗也Netflix。這家線上影音平台近年聲勢看漲,但它一直強調自己的獨家播映權,不願與世界各地的戲院業發行慣例妥協。以《羅馬》為例,在各國部分城市的戲院裡提早限量上映,已是該公司最大的退讓,因此在許多傳統影人的眼中,《羅馬》和大多數的Netflix影片一樣,並非將戲院映演當成最主要的放映管道。

大導演史蒂芬.史匹柏就是其中一員,在奧斯卡前他就數度公開表示,他覺得《羅馬》是一部好作品,但它是以電視規格為主要的映演模式,而非電影院,所以它該去角逐艾美獎,並不應該是奧斯卡。

《羅馬》,成也Netflix敗也Netflix

同樣在奧斯卡投票前夕,《紐約時報》刊出一篇文章,揭露Netflix豪擲比拍攝成本近3倍的3000萬美元,大力為《羅馬》進軍奧斯卡最佳影片之路造勢。這個數字令人咋舌,與環球影業為《幸福綠皮書》花費的500萬美元一比,相對來說,真是小巫見大巫。

於是乎,「《羅馬》是否能獲得最佳影片」這件事,被認為是Netflix衝擊傳統影業的關鍵一戰,《幸福綠皮書》成了傳統片廠抗衡串流平台的代表。也有另一種說法,由於《羅馬》出色的影音效果得在戲院觀賞,遠遠勝過在家中用電視觀看,許多奧斯卡投票會員用Netflix平台看片,反而感受不到這部電影的真正魅力,最終也間接幫到《幸福綠皮書》一舉登頂。

關於Netflix與傳統影業之間的衝突競爭,大概會是近年一直延續在各大影展、競賽之間的話題。

日前,法國藝術院線聯盟(AFCAE)主席就寫了一封公開信,挑戰科恩兄弟與艾方索.柯朗(《羅馬》導演)兩位大導演不該在Netflix播放電影,背棄了最合適展現他們藝術功力的戲院大銀幕。

坎城影展去年也因Netflix不願妥協在法國院線上映的原則,拒絕接受該公司的作品入選影展正式競賽。在奧斯卡點燃的戰火之後,今年坎城影展會如何對待Netflix的電影?大家都拭目以待。

一座奧斯卡最佳影片獎掀起許多熱議與討論,這不只是奧斯卡本身的話題性,新的影視革命是否會從此改變電影工業的傳統路線?恐怕是接下來爭議不休的連續劇。

我並不覺得這是一個零和選擇,對我來說,只希望屬於電影院的特殊觀影經驗能夠並存延續,畢竟在家觀看影片和戲院黑盒子裡那私密迷人的包覆效果,還是有很大的差異在。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