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台灣先生」縱橫台股30年完整告白 谷月涵退休 入籍做正港台灣人

2019-03-06
作者: 段詩潔

谷月涵。(圖/陳俊松攝)

谷月涵退休了!這位外資圈元老級人物,有著不可撼動的地位,與台灣有著濃厚情感的連結。在西裝筆挺的嚴肅形象之下,在數不清的研究報告後面,試圖一窺谷月涵的內心世界。

我以前常常在想,一個人怎麼知道什麼時候該退休了?現在明白,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了。」63歲的谷月涵臉上浮出一抹如釋重負的微笑。近年已淡出鎂光燈,很少對外發言的谷月涵正式退休了。

和台灣資本市場沾上邊的人,沒有人不認識這位「台灣先生」。一位在外資圈跑了20幾年的資深記者,用「呼風喚雨,像神一樣」來形容當年谷月涵的地位。30年前,台股還停留在散戶占了8成、主力作手主導市場,買股票就是聽明牌的時代,一位資深投資人回憶,「外資進入台灣,帶來了很多新的想法與觀念。包括長期投資、基本面等,這些都是以前根本沒聽過的。」就像現在中國股市,因為外資的進入,逐漸改變生態。

受過外資扎實訓練,中文聽說讀寫卻樣樣流利的谷月涵,外資要看台灣的市場,都得要透過他。當年,他也曾在《財訊》撰寫專欄,擁有高人氣,不但是外資圈輩分最高的分析師之一,也是亞太最具影響力的股市與經濟評論專家之一。

外資圈的「台灣先生」 愛上中文,聽說讀寫樣樣通

來自美國紐約的谷月涵,為何會飄洋過海來到台灣,從此落地生根?很少人知道,喜歡爬山的谷月涵,大學念的是地質學;大四那年,朋友推薦他去修中國哲學課程,結果沒想到「立刻就愛上了」。畢業後,他一邊從事地質研究,一邊繼續學中文。谷月涵尤其對寫中文字感到著迷,現在回憶起來依然笑得燦爛:「真的好好玩。」

谷月涵。(圖/攝影組)

在老師建議下,谷月涵曾來台進修了一年中文;回去美國後碰上1982年經濟不景氣,於是到哥倫比亞大學念國際關係,聚焦在金融與東亞研究。畢業後,他在美國波士頓銀行、貝爾斯登公司工作過,其後派赴倫敦,又被霸菱挖角,再受命到台灣成立分公司。1998年谷月涵再度來到台灣,沒想到一待近30年,還成了台灣女婿。

來到台灣後,谷月涵先後在霸菱、美林證券、花旗環球等大型外資機構擔任要職,交出漂亮成績單,有目共睹。倒是2000年選擇離開美林,自己成立月涵投顧,令人十分好奇。被問到當年創業最終卻失敗收場,谷月涵沒有迴避:「月涵投顧是一個失敗的案子。」他甚至笑說:「我的白頭髮就是這樣冒出來的!」他說自己一直回頭看,到底犯了什麼錯誤?沉思一會兒,他說,人不能沒有信心,但是也不能有過度信心。當時認為自己做什麼都會成功,準備、規畫其實都不夠完整。「這是一件很諷刺的事,投資做研究時對一家公司從頭到尾看得仔細,自己的公司卻跟著大家人云亦云走,這是不能原諒的。」他收起笑容,露出嚴肅的表情。

「後來到了花旗環球證券,很多朋友跟我說,這公司這麼大,你會被官僚體制掐死。」谷月涵說,他就是喜歡官僚體制,因為自己開公司時,碰到很多煩惱,因此想去制度完整的大公司。再者,他透露在月涵投顧時期,與一家銀行合作一個案子,最後卻被「整碗端走」,小蝦米無力對抗大鯨魚,「但是誰敢欺負花旗?」

谷月涵與帶領的研究團隊多次獲得有「外資圈奧斯卡獎」之稱、《機構投資人》雜誌票選活動第一名。(圖/攝影組)

樹大招風,谷月涵撰寫不少台股策略報告,有時難免成為媒體揶揄的對象。記者小心翼翼提起這個敏感的問題,谷月涵臉上沒有情緒變化,望著窗外沉思了一會兒說,當時離開外資圈長達6年時間,預測模式還沒有建立得很完整,看得有些太樂觀,後來就遇到2007年金融危機。「很多媒體說我是反指標,但我之後也有看得準、看得不準的時候,媒體喜歡送這個帽子,內心難免覺得受傷。」

他進一步解釋,「我寫報告並不是針對台灣大眾,而是給外資參考,外資也知道報告裡面有更多分析,但是這些媒體並不會報導。」其實谷月涵在國際機構法人圈是備受肯定,他與帶領的研究團隊多次獲得有「外資圈奧斯卡獎」之稱、《機構投資人》雜誌票選活動第一名。一位長期投資人就為谷月涵抱不平:「我們看報告不是看他準不準,而是看他的邏輯、推論、與反饋。谷月涵的報告都有脈絡可循,是什麼原因,所以這樣看,邏輯相當清楚。」

最推崇張忠謀 膽子大,在不景氣時大投資

接觸過這麼多企業,哪位經營者最讓谷月涵佩服?他說張忠謀在年紀很大時才開始創業,卻是很好的模範。台積電與聯電剛起步時規模差不多,「當時很多人笑張忠謀膽子小,不敢做這個、做那個,但他仍堅持走自己的路。到頭來,你發現張忠謀的膽子是最大的,因為在最不景氣、大家最害怕的時候,他敢做大投資,而且投資很大。」

另一位則是郭台銘。谷月涵說,很多公司的老闆都是專家,但專家都聚焦在產品上,常常忽略了商業這件事。產品做出來不稀奇,能不能賣出去?而且是有利潤的價格?尤其電子產品汰換速度快,這個產品退燒之後,明年還有沒有新產品可以賣?

當年鴻海一上市,郭台銘就邀請包括谷月涵等國內外法人去工廠參觀。「當時心想,這種工廠我看多了,沒什麼稀奇。但是那天我只看到設備,卻沒有真正聚焦在郭台銘這個人,因此錯過了大好的投資機會。」谷月涵認為,郭台銘很聰明,懂得用最小的力量獲得最大的效果。一開始做電腦連接器做得好,要求客戶把機殼也給他做,再來主機板也要,最後整個系統都拿下來,從電腦、筆記型電腦到手機。「做一個老闆就是這樣,只要懂得用人,不必是專家。」

對於投資,谷月涵強調,「我都會告訴大家,人多的地方不要去。更重要的是,如果每個專家都看多,你就知道反向操作的時候到了。」或許不知道明天、下個月的盤勢如何變化,但風險比率是可以計算的。「若盤勢往下的機率大,就減少持股,往上的機率大,就增加持股。」

再來就是選公司,一個看股息,一個看成長。谷月涵說,很多人常犯一個錯誤,一家公司今年股息高,以後不一定能維持,要確定股價都能填息,就必須分析整個公司的營運。至於公司能不能成長,就要看經營團隊。

對於台股今年的展望,谷月涵認為台灣資金充足,外資已經賣了很多股票,風險反而比美國股市小。一年前聽到很多人說,台灣受貿易戰影響最大,結果最後台灣反而表現不錯。畢竟市場有自動調整機制,台商也不會坐以待斃。

鮮少人知道,谷月涵也曾受到病魔侵襲。2007年他到美國出差,出發前舌頭上長了一個小東西,說話會痛,「後來見客人講話講了整整一週,痛到不行,我心裡就覺得不對勁了。」回到台灣,立刻到醫院切片,確認是舌癌後動了手術,花了一年多時間才有辦法吹口哨。經歷生病一事後,谷月涵除了更投入運動,也更懂得排除壓力,「你也可以說看得開,我發現很多疾病都是壓力引起的」。

63歲的谷月涵,人生將近一半在台灣,好友透露,他已經申請歸化台灣國籍。(圖/取自謝金河臉書)

申請歸化台灣籍 下一步,瞄準生技大數據

談起運動經,谷月涵滔滔不絕,興奮之情溢於言表。他以前跑步,3公里就覺得好遠,4、5年前開始膝蓋痛,改為每天游泳,生完病就開始騎腳踏車。開始研究跑步姿勢後,發現以前姿勢不對,如果正確就不會傷到膝蓋。他被朋友拉去參加比賽,為了比賽只好多多練習,「參加比賽真的好好玩」。這時的谷月涵像個小孩,臉上再度流露出當年對寫中文字的熱情。

谷月涵跑半馬,還參加鐵人三項,「以前沒想過要參加三鐵,都覺得是神才能參加的」。他分享運動心得:第1、沒有不可能的事;第2、運動一定要有人把你拉進來;第3、一定要給自己壓力,每個人都有可能跑馬拉松,但要先報名才有動力。

63歲的谷月涵,人生將近一半在台灣,歲月在他臉上刻畫下痕跡,而他也在台灣證券史上留下足跡。他透露下一步要往生技產業大數據發展;好友則透露,他已經申請歸化台灣國籍。「我在台灣都很快樂,退休後也留在這裡。」谷月涵邁開步伐,往人生的下一步前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