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科技風雲

褪色的幸福企業 奇美啟示錄 指標案例》南台灣最驕傲的企業也淪陷了

2012-10-30
作者: 陳良榕

面板業一場豪賭,讓許文龍的一世英名,幾近付諸流水。奇美內部傳出,許文龍在奇美集團幹部聚會時,首度承認:「奇美集團最失敗的,就是做了奇美電。」在面板巨虧的拖累下,奇美「幸福企業」的光芒,還能持續照耀嘉南平原多久?

負債三千多億元、每季虧損超過百億元,岌岌可危的奇美電子,懸缺兩個多月的董事長人選,何時能解決?已成為台灣科技業的最大懸案。在這個詭譎的氣氛中,久未公開露面的奇美實業創辦人許文龍,他的黑色Lexus座車竟在二月五日清晨,開進奇美實業總部大樓,引人遐想。

 

其實他是為了接待德國貴賓、PUMA行政執行長塞茲,以及著名的企業心靈導師──古倫神父;這兩人遠道而來,主要為了宣揚一個在台灣屬於非主流的理念:「企業善盡社會責任,更可以在商業社會競爭」。

 

這些言論,出自有深厚社會資本主義傳統的德國企業家,不足為奇;但熟悉奇美的人聽了,就會覺得與許文龍平日所講不謀而合,也難怪,八十三歲,健康狀況已大不如前的許文龍,會大感遇到知音,親自接待。

 

古倫神父,在不同場合一再強調:「一個好的、有競爭力的企業,是可以讓人幸福的企業。」奇美,正是名震台灣的「幸福企業」。許文龍曾自述,他的理念是人「不是為了工作而工作,而是為快樂,為了幸福。」而他也身體力行,退休前一段時間,每週多數時間花在釣魚、學琴、學畫。他的公眾形象,也是個成天拉小提琴、開音樂會的古意歐吉桑。

 

濁水溪以南的快樂天堂

奇美員工曾是天之驕子

 

許文龍甚至早在二十多年前,就無視部屬的強烈反對,下令全公司實施週休兩日。理由是,自己一星期只做一兩天,要他們做六天,太對不起員工。現在的奇美實業一律不加班,下午五點準時走人,不少員工四點半就開始收拾工作了。對人性之尊重,足以和德國、法國企業媲美。

 

而論薪水、福利,奇美實業的兩千員工更堪稱南台灣的天之驕子,許文龍自己便自豪說,奇美實業應該是台灣待遇最好的公司之一。

 

曾擔任奇美電董事的成大化工系教授陳志勇表示,他的學生畢業後多數進奇美工作,幾年前,大學畢業新鮮人年薪就有百萬元,碩士生更達一五○萬元,「比台積電還好」。許文龍還讓所有員工,包括作業員認股。他在最近出版的自傳透露,員工持股大概占了公司股本的兩成,約有二十八億元。

 

熟識許文龍的人表示,這位石化大老平素最愛強調「分享」,認為「能的人要照顧不能的人」,也因此,奇美「幸福企業」的光芒,絕不僅僅澤及自身集團員工。最出名的例子,便是免費入場的奇美博物館,每天絡繹不絕的大型遊覽車,一年可帶進七十萬名遊客,成為南部重要旅遊景點。

 

而缺乏財源的台南市,只要籌畫大型活動,一定行文,要奇美集團旗下的聯奇開發派人與會;希望「阿俊仔」──奇美集團大掌櫃、聯奇總經理林榮俊可以幫忙分擔經費。

 

過去幾年的台南市跨年晚會,也都是奇美集團獨家贊助;現場還有大尺寸奇美液晶電視、奇美LED檯燈供抽獎,讓台南鄉親High翻了。「我相信很多台南人對奇美感到自豪,」奇美集團大老、奇菱科技董事長宋光夫說。

 

許文龍的液晶夢大崩壞

幸福企業遇上血汗工廠

 

許文龍曾經有個液晶電視大夢,希望以奇美電為核心,在周邊打造一個高度垂直整合、年產量千萬台「CHIMEI」自有品牌產品的液晶電視王國,成為全球最大的光電群聚。當時的台南縣政府還因此在南科旁邊,為奇美量身打造一個九百公頃大的「液晶電視專區」,供面板後段組裝、塑膠機殼等進不了科學園區的勞力密集製程進駐。

 

奈何產業景氣變化莫測,「液晶電視專區」還沒蓋好,奇美集團的電視布局已成幻影;緊接而來的金融風暴造成的巨額虧損,讓奇美電史無前例的裁員上千人。許文龍公開道歉,表示自己對不起員工,「真的已經無能為力」。奇美電也在一年後,與鴻海集團旗下的群創光電合併。原有南科的一萬多名員工,成為「新奇美」中的「南奇美」。

 

這場被媒體形容為「幸福企業遇上血汗工廠」的聯姻,兩家公司南轅北轍的企業文化,一開始就不被祝福。例如最基本的大陸出差,鴻海集團工程師一去三個星期是家常便飯,「南奇美」員工去幾天就哇哇叫,要求每回大陸出差不能超過一星期。讓「北奇美」員工一說到南部這群薪資較高、卻較不耐操的同事,便揶揄:「真的是幸福企業!」

 

熟知奇美內情人士表示,之前奇美和鴻海為了奇美電中小尺寸業務是否切割一事意見不合,據說許文龍一度心灰意冷,打算索性順勢出脫集團所有奇美電持股,「整個放給郭台銘」,但在一群奇美電主管登門苦苦哀求,此舉才作罷。

 

因此,奇美電內部「一國兩制」的狀態,才會維持至今。但眾人也心知肚明,以奇美電乃至整個面板產業的慘狀,南奇美這一萬多名以南部子弟為主的員工,既已嫁入「血汗企業」,就很難再「幸福」下去。

 

宋光夫承認,奇美集團進入面板業後,對於台灣所謂「高科技業」,以高額配股誘使員工每日賣命工作的模式,一直很不能適應。「我們的想法,即使是你用很多錢買『那個』,也是對人的不尊重。」

 

遇到流氓?

幸福光芒愈來愈弱

 

他暗示,奇美淡出科技業的關鍵之一,是「幸福企業」與台灣科技業運作模式無法共存,「這樣的做法與我們內心想法不合時,我們會選擇我們的信念。」

 

事實上,奇美內部也傳出,在宋光夫接受本刊採訪的前一天,二月三日,許文龍與奇美集團幹部分享創業心得時,首度說出「奇美集團最失敗的,就是做了奇美電。」甚至後來還補了一句「遇到流氓」,顯然奇美高層對於奇美電的前景看法,已有了共識。

 

根據未上市的奇美實業二○一一年上半年財報,因為認列轉投資奇美電的巨額虧損,每股獲利從一○年同期的四.一三元,驟減到一.○五元。由於去年下半年景氣更趨惡化,尚未公告的下半年財報極不樂觀,甚至可能全年獲利都是負的。

 

也因此,奇美集團都有迎接苦日子的心理準備,種種社會公益的捐輸,自然也大受影響。

 

博物館吸新館營造

考驗奇美「幸福光暈」

 

例如,兩個月前,在高鐵站旁邊舉辦的台南市跨年晚會,奇美首度一改往年全額贊助的慣例,只出了四百萬元。以節能減碳為主題的晚會內容,也因此被部分市民批評陽春許多。

 

一位奇美集團主管表示,過去許文龍幾乎來者不拒的慷慨作風,未來勢必大幅修正,「他們都覺得奇美有錢,但也不可能這樣無限度的花下去。」

 

例如,不久前,成大剛啟用、由奇美基金會捐贈價值六百萬元的史坦威鋼琴,背後也有插曲。之前,許文龍曾經答應全額捐贈,後來奇美幕僚考慮集團財務狀況不佳,與成大商量可否改出一半?成大校長只得再找許文龍說項,才維持原議。

 

奇美內部也擔心,今天奇美集團對外的慷慨,完全源自許文龍一人的獨特人生觀;加上奇美實業未上市,無須考慮外部股東觀感,才能如此予取予求。但許文龍年事已高,下一代經營團隊的想法就未必如此;到時,奇美的「幸福光暈」,能否持續照耀嘉南平原?難免令人憂心。

觀察指標,是預定二○一三年底落成的奇美博物館新館,這是許文龍的畢生心願。位於台南都會公園,樓板面積三萬平方公尺的新館主體目前已完工,可看得出是一棟西洋古典風格的宏偉建築,頗有巴黎羅浮宮的氣勢。

 

許文龍畢生收藏,包括文藝復興時期的諸多歐洲名畫、雕塑,以及近千把骨董小提琴,都將從奇美總部大樓移到這裡展出。過去受限空間,無法展出的諸多珍貴典藏,也將首度與世人見面。一位奇美主管斬釘截鐵的說:「未來,這絕對是大都會等級的博物館。」

 

目前光是建築主體、幾座古典風格的戶外雕塑,奇美便已投入近二十億元建設經費,這還是小數目。奇美內部估計,未來開張後,每年營運經費最保守估計也要二‧五億元,這還不含周邊十公頃綠地的維護費。

 

由於許文龍仍堅持他的「分享」理念,未來這座國際水準的博物館仍是免費參觀。目前奇美基金會的經營團隊已加緊操兵,希望未來能從周邊商品、餐飲,「多少賺回一點」。

 

奇美集團,這個南台灣的驕傲,如今卻不敵產業競爭的殘酷現實,不見昔日的光彩,也具體而微地反映出南部企業的現狀,特別令人關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