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馬英九跨不過濁水溪的真相 完全解讀「北富南窮、北藍南綠」

2012-10-30
作者: 紀淑芳

濁水溪是台灣最長的河川,西部平原重要農業分界線,如今,它不僅代表政治上「北藍南綠」最遙遠的心靈界線,也逐漸成為「北富南窮」的經濟斷層線。
長期南北預算失衡,南部卻又苦追不上科技發展列車,導致產業空洞化,就業機會闕如,串連台灣南北的高鐵,曾經被視為縫合南北差距的交通生命線,但最新研究顯示,高鐵通車後,南北失衡的現象仍持續擴大。濁水溪、高鐵,縱橫交錯的兩條線,標示了台灣南北的產業落差以及政治分歧,讓台灣南北變成「一邊一國」,兩個世界。

每年七月到十月的東非大草原,都會上演世界上最壯觀的動物大遷徙,百萬計的動物組成聲勢浩大的隊伍,前仆後繼,橫河跨境,前往新天地。
 
把場景拉回台灣,每年的春節也都會上演一次台灣人大遷徙。今年春節收假前的週六,高速公路全日湧現二三九萬輛次的車潮,比平均運量增加了四九%,可想而知,這當中絕大多數都是遊子又將前往異鄉繼續打拚。
 
十年來家戶收入「倒退嚕」
南六縣市稅收不敵一個台北市
 
動物出於本能逐水草而居,人們則基於理性逐資源而居,近二十年來台灣常住人口的變化,說明了一切。如以每十年來看,一九九○年到二○○○年間,北部地區常住人口增加一一三萬餘人,南部地區(指雲嘉南高屏)也增加四十一萬餘人;但是到了最近十年間(二○○○年到一○年),北部地區持續增加了八十七萬人,南部地區卻減少了二十萬人,「北漲南消」清楚可見,南北差距持續惡化中,而雲林縣北界的濁水溪,不但是地理上的界線,也成為經濟上的斷層線。
 
濁水溪為台灣本島西部平原重要農業分界線,早期流傳的口語「頂港」、「下港」,即以濁水溪為界。頂港、下港之分,並未隨著台灣整體交通建設、經濟發展,逐漸淡化模糊,反而隨著政府政策失衡,愈描愈深,濁水溪以南的雲林、屏東、嘉義縣是近十年來台灣人口外流最嚴重的地方,五都升格前的台南縣也不遑多讓。早年南部人有一句俗諺:「嘉義多警察,雲林多黑道」。南台灣人的黑色幽默,訴說的其實正是南部人苦無翻身機會。
 
高鐵通車缺乏產業配套
加深南部空洞化危機
 
看看南台灣最貧窮的雲林縣,當年台塑六輕選擇落腳麥寮,曾為地方帶來脫貧、轉型的想像,二十年實證下來,雲林縣人感受最深的卻是汙染多於進帳。相對於最窮縣雲林,南台灣老大哥的高雄,早年也曾扮演台灣蓬勃興旺的後院,發展重工業,這些年好不容易從漫天灰煙中探出頭來,重塑城市風貌,最近卻被曾任高雄縣長、新任政務委員的楊秋興,調侃縣市合併後的高雄市像是「穿著華服、提著名牌包的貴婦,穿水水,口袋沒『磅子』(銅板之意 )」。
 
當年北台灣竹科設立,超強的磁吸效應造成產業、就業急速北移,是造成南北失衡的第一次大崩壞;即便中央後來設立南科試圖填補南北差距,但當南科發展還羽翼未豐之時,卻又殺出一個中科來競爭,讓南北經濟斷鏈始終接不上。
 
政府投入資源長期分配不公,導致南台灣產業不興、甚至有空洞化的危機,不僅收入不如人,還「倒退嚕」。馬英九跨不過濁水溪的真相是:二○○○年到一○年十年間,南台灣六縣市(高雄和台南以改制後合併計算)的平均每戶全年經常性收入,除了高雄市有增加,台南市、嘉義縣市、雲林縣、屏東縣全都大縮水。連繳稅都輸人一等,一○年地方稅收,台北市進帳一一○四億元,南台灣六縣市加總僅約九八○億元,南部六縣市稅收竟不敵一個台北市!
 
如果說,濁水溪是區分「北富南窮」的分界線,則縱貫南北的高鐵,曾經被期待能成為拉近南北差距的交通生命線,不過,高鐵通車五年多來,缺乏產業配套的高鐵效應,卻變成是高鐵跑愈快,人才流失的也愈快。南科管理局前局長、南台科技大學校長戴謙形容,每天晚上九點多那三班高鐵,都是人滿為患,這些人過去至少都會留宿一晚,但高鐵變成一日生活圈後,「都是來蘸個醬油又跑了,高鐵讓台南空虛化。」「如果高鐵真的很好的話,高鐵站周邊的發展你覺得怎樣?空的嘛!」他感嘆的說。
 
民進黨深耕土地認同
政治「北藍南綠」定型
 
產業發展的困頓,政府政策的失衡,讓南部人長期來有嚴重的相對被剝奪感,濁水溪這條標示台灣經濟斷層的界線,也逐漸和政治上的斷鏈畫上等號,在這次總統選舉,南台灣選民又再一次以選票,印證了「北藍南綠」的政治局面。
 
早年因為國民黨牢牢掌控農、漁、水利會等基層組織,南台灣一直是藍營的天下,反倒民進黨從黨外時期開始,主要是靠都市勞工階層支持起家,卻因為不同的歷史機緣,逐步在南台灣打下一片江山。
 
南台灣因為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美麗島事件的淵源,一直有反對運動的底子,其中高雄縣因為余家班勢力長年耕耘,綠化最早,至今已連續二十幾年由綠色執政;台南則算「後來居上」,一九九三年由陳唐山拿下台南縣,四年後張燦鍙在台南市插旗。蘇貞昌在八九年雖然當選屏東縣第一位民進黨籍縣長,但只做了一任,直到蘇嘉全才開啟民進黨穩定執政的時代。高雄市則是在九八年時由謝長廷在驚險中首度攻下政治灘頭堡。
 
二○○○年民進黨中央執政後,綠軍在地方繼續北移挺進,在嘉義縣從國民黨「挖角」陳明文,○一年由他改披綠色戰袍出征,嘉義縣自此改易旗幟;雲林縣則是遲至○五年,蘇治芬因泛藍派系倒戈,得以為泛綠第一次奪下雲林縣的執政權。相對之下,民進黨在北台灣節節敗退,以濁水溪為界的政治分野於焉形成。
 
民進黨南台灣綠化有成,除了早年地方戰將輩出,也因為能夠抓住社會矛盾,推動結構的改變,讓南部人的不爽、被剝奪感找到共鳴的出口。尤其,相對於國民黨比較照顧軍公教及榮民,民進黨促成老人年金、老農津貼的發放,更「養」出不少基本盤,當時台南的老人家有句順口溜:「養兒子沒路用,養唐山仔(縣長陳唐山)尚好!」認為民進黨和南部人是「同一國的」。
 
長期以來南北資源分配不公的問題,更在二○○○年陳水扁執政後,獲得扭轉,「南北均衡」在扁執政八年間儼然成為顯學。以高雄為例,在中央資源大力挹注,以及地方首長合作之下,陸續完成愛河整治、自來水水質改善、高捷通車等重大基礎建設,大大提升高雄市民的滿意度及光榮感;其他如故宮南院落腳嘉義縣、敬老津貼法制化後全面發放、老農年金每遇選舉便調高一千元,在在都鞏固了民進黨在南台灣的執政防線。
 
前台南縣長蘇煥智說,台灣一直有個基本面,就是怕被中國併吞,而民進黨一直都在關照這個基本面,正好與南部人強烈的保護土地的認同接合。
 
南部人要什麼?
不是「還好有ECFA」
 
儘管北藍南綠儼然是當前的政治鐵律,看似牢不可破,換一個角度看,這次總統選舉,民進黨在濁水溪以南只贏了五十三萬多票,與原訂的勝選目標七十五萬票(○四年總統選舉扁所創的紀錄),有不小的距離,媒體甚至以「綠得票縮水」形容。總統馬英九在選後的檢討會上甚至指出:「還好有ECFA」(兩岸經濟協議),國民黨在南部的失分,才會低於民進黨的預估。
 
馬英九的這番解讀,民進黨人不是沒有感覺。一位綠色縣市副首長即分析,南部人因為長期感受到資源分配不公,對國民黨「賭爛」,要造國民黨的反,但是這部分在立委乃至縣市首長層次的選舉上,已經得到若干的滿足,如果要推高到安全、穩定的層次,有「喪失一切」的危險,那又會變成恐懼的來源。他認為這或許也解釋了為何「英嘉配」在南部若干地方得票不如民進黨立委的原因。
 
ECFA的效應究竟多大,至今見仁見智,但是ECFA的爭論說穿了無非就是牽涉產業與就業問題。蘇煥智認為,「南北差距的真正關鍵,在於政府如何幫地方創造就業機會,」馬英九之所以被認為在南部沒有建設,就是因為他缺乏指標性的計畫,對地方乃至國家發展沒有想法,只有傳統的花錢綁樁。
 
馬總統要擄獲南部人、乃至全國人的心,恐怕不能只有一句「還好有ECFA」了!要破除政治上的北藍南綠、經濟上的北富南貧,還有更多事要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