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誰弄壞了台灣經濟?

2019-02-21
作者: 謝金河

高雄市長韓國瑜。(圖/資料室)

新任高雄市長韓國瑜在一場論壇致辭時,他語出驚人地說:「政客作威作福,台灣經濟鬼混了20年!」引來大家高度討論與重視,那麼,到底是誰弄壞了台灣的經濟?

過去20年,也是藍綠政黨惡鬥最激烈的20年,國民黨執政,民進黨就說台灣經濟有多壞;民進黨執政,國民黨就說台灣經濟有多差?看在民眾眼裡,政黨交相攻訐,大家已習以為常。但看台灣經濟有很多面向,不是單一經濟數據可以概括。

人流、物流、金流都外流 掏空經濟體制

如果單從經濟成長率來看,台灣這些年經濟常掉到四小龍最後一名,這的確不好。但另一方面來看,我們常說台灣有很多隱形冠軍,也有獨霸世界的晶圓代工廠台積電,也是全球重要的半導體產業生產聚落。

另外,台灣在多項評比中,也是全球最適合移居的國家之一,健保制度更傲視全球;另一個是台灣藏富於外,像蘇富比、佳士得每年舉辦的拍賣,最重量級的買家與賣家都是台灣人。

韓市長說台灣經濟鬼混了20年,如果拿來罵政治人物,這點我也同意。不過說台灣經濟「鬼混」,或者說台灣經濟崩壞,必須考量幾個因素:1、每個國家經濟發展的基期不同,經濟發展基期低,成長率通常比較高;基期高了,成長率會比較低。

例如,台灣走過兩蔣時代,在蔣介石時代,台灣經濟兩位數成長是常態;到了蔣經國時代,8%大約是中位數;到了李登輝時代,保8變得很困難,此時約4~8%;再往下走,經濟成長率愈來愈低,阿扁時代勝過馬英九8年;到了小英執政,現在高成長已如天方夜譚。

台灣走過成長高峰期,正好遇上中國巨大成長的大浪頭,台灣人看到中國兩位數的經濟成長率羨慕不已。從1990年起,是中國邁向高成長的主升段,由於兩岸語言、文字相通,看見中國的高成長,讓台灣的人流、物流、金流很容易流向中國,這正是台灣掏空經濟體制的主因;在兩岸一高一低的經濟對比中,台灣很容易被比了下去。我常講,台灣什麼都拿來和中國比,這是不快樂的源頭。

這些年,很多成熟經濟體,像是歐洲或是亞洲的日本,成長都有限,我們經常到歐洲旅行,很多城市的老建築幾百年都沒有改變;日本則是從1989年泡沫經濟戳破後,一直沉睡到現在才逐漸甦醒,這是全世界各經濟體面對成長盡頭的宿命。

像是過去40年以跑百米速度狂奔的中國,現在可能要放慢成長腳步,去年中國GDP(國內生產毛額)成長6.6%,這是1990年以來最低,未來隨著經濟發展基期拉高,中國GDP要再出現昔日8%或是兩位數高成長,恐怕會愈來愈困難。

拚優質觀光創造人流 檢討稅制找回金流

那麼成長到了末升段的經濟體,用什麼來維持成長?或是保持更高質量的競爭力?這可從人流與金流來談。每一個國家創造人流最好的方式,是爭取觀光客創造「服務業出口」,以去年的觀光人口數字來看,香港到訪旅客6510萬人次,已是觀光大國,這當中靠大陸人士到港一遊占了七成;到澳門旅遊的也有3580萬人次,新加坡則有1850萬人次,這些小型經濟體是靠著外來觀光客拉抬消費力。

像澳門人口只有62萬,靠著賭業,外來觀光人數是本地人口的56倍;人口561萬的新加坡,外來觀光人數是本地人的2.3倍;台灣外來觀光客在1000萬人次左右,是本地人一半都不到,這意味了台灣發展觀光業仍有極大空間。

那麼台灣人流要怎麼改善?拚觀光!我們腦子唯一的想法,就是靠陸客來充人數;其實和全世界旅遊大國相比,台灣有好山好水,一點也不遜色,關鍵是從官員到老百姓,都沒有用心好好打造自己的環境。

像日前我到新北市金山水尾碼頭,那麼漂亮的沙灘,卻充斥著海上漂來的垃圾;我們的美食文化根基不夠,只想拚價取量,這些都是問題。

另一個是金流,我常聽到財政部官員說,台灣有效稅率只有13%,是全世界最低的。假如台灣的稅率那麼低,那麼大家想想,為什麼台灣的財富管理都在境外?台灣人藏錢在外全世界有名,像藝術品拍賣,台灣本土的拍賣公司,在高稅壓力下根本無法生存;亞洲的拍賣中心移向低稅的香港,香港取消紅酒稅,成為全世界紅酒拍賣與儲藏中心。

假如台灣真的低稅,為什麼有那麼多企業大亨的眷屬化身為新加坡公民?台灣的有效稅率低,是因為存在太多避稅空間,為什麼官員不願意補破網?為什麼不願意讓台灣稅制合理化?大家都有責任。

對照美國總統川普,一開始就把減稅列為施政核心,川普希望透過減稅,要求企業把錢匯回美國,並且在美國投資製造業。

台灣經濟被掏空20年、30年了,我們「台灣接單,海外生產」的比重超過五成,製造業沒有人要在台灣投資,海外台商擁有10兆元巨資在外,卻為了課稅問題被攔阻海外,政府一直沒有積極面對這個問題,害怕海外資金重蹈當年炒房的噩夢。

在人流與金流的問題上,台灣的政府實在努力不夠,像全世界都在爭取投資移民,台灣卻很被動。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是台灣不老,但已逐漸邁向福利國家,像是勞團綁架勞動部,環團捆住環保署,台灣的政治逐漸走向民粹化,給了政客及民間團體很大發揮的空間,經濟的發展一定平庸化。

政府與人民必須攜手 才能逆轉崩壞經濟

我們常拿著放大鏡看衰自己,其實在大環境巨變下,大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像是去年台灣GDP成長率只有2.6%,第四季出現1.76%的近十季新低;南韓也好不到哪裡去,去年GDP成長率2.7%,是近六年最差,去年第四季只有1%,最近南韓公布元月失業率4.4%,也創了九年新高;還有新加坡去年第四季經濟成長率只有1.6%;香港第四季也在1.5%以下,去年一整年,香港GDP成長率逐季下滑,從4.6%、3.5%到2.8%,第四季創下多年新低。

面對美中貿易戰的變數,同是亞洲四小龍,大家表現一樣差。因此,在說台灣經濟有多壞的時候,不妨拿周邊的經濟體比一比,也許會有更公允的評價。

每一次我看台灣經濟總是多了一分期許,首先,台灣必須面對激烈的政黨惡鬥,大家互相拉扯。此外,台灣還必須面對快速崛起的巨人中國,過去20年中國不斷地「彎道超車」,一方面從台灣高薪挖走人才,一方面又用國家補貼的力量,把面板、LED(發光二極體)、太陽能產業打得粉碎,台灣產業還能倖存已十分不易。

儘管在惡質的環境下,台灣企業的研發生命力很強,公司治理良好,再加上沒有惡性舉債,這一次美中貿易戰開打,反而更能讓台灣看出自己的底蘊。

像中國不斷挖角、補貼,但到今天為止,台灣的半導體產業仍有高度競爭優勢;過去被國家隊打趴的碎片產業,未來如果中國的不公平競爭受到限制,整個產業回復到較公平狀態,台灣的產業就會有更大發展的空間;像最近安全監控產業,中國的海康威視、大華股份受到限制,台灣的晶睿就有逆轉再生的態勢。

一個國家經濟的榮枯,靠的是政府與人民,我們常說,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會有什麼樣的國家。未來政客們必須想清楚,千萬不要為了選票而耽誤國家競爭力;人民也不可以太自私,只為自己而傷害國家。大家共同努力為台灣,台灣才能真正走出自己的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