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生技醫療

新藥開發背後的推手 全台逾半實驗鼠由他供應》樂斯科養老鼠 1胎要價20萬

2019-02-20
作者: 段詩潔

樂斯科的實驗鼠是生技醫療產業的基礎動力,圖為董事長陳振忠。(圖/黃郁修攝)

來到宜蘭縣冬山鄉,依山傍水好不清幽,走進樂斯科的實驗動物培育中心,卻是相當戰戰兢兢,不但得穿上無塵衣包得密不透風,只能隔著玻璃窗觀察飼育盒動態,工作人員還要在旁一再叮囑,就是為了保護這些嬌貴的實驗鼠們,不能沾染上一點細菌。

樂斯科董事長陳振忠笑著說,「我們雖然是無塵室,但要求的是無菌等級,員工一天還要洗好幾次澡,連哪個部位要洗幾分鐘都有嚴格規定。」不要小看這一隻隻小鼠,牠們可是身價不菲,平均1隻價格近2000元,特殊一點的品種要價兩萬元,有的時候1胎加上後續繁殖就要20萬元。

產業門檻高 國際競爭者少

因為這些實驗鼠肩負著藥物開發第一線的重大任務,更是發展台灣生技醫療產業的基礎動力。老鼠由於體積小、繁殖速度快,每代平均間隔3~6週,基因序列和人類相似,每年全球使用超過千萬隻實驗鼠。

目前全球最大的實驗鼠公司位於中國浙江平湖,約吃下全球一半市場,美國與日本也有幾間專門從事實驗鼠的公司,但由於門檻不低,目前國際上競爭者也不多。國內生技公司業者表示,國內提供無特定病原實驗鼠,以樂斯科為主,台灣實驗鼠進口與出口大都是透過樂斯科。

業界人士認為,樂斯科大概是最清楚台灣各家生技公司發展實況的公司,因為藥物開發要做實驗,都必須和樂斯科買老鼠。

全球每年使用超過千萬隻實驗鼠。(圖/樂斯科Charles River Laboratories提供)

開發1顆新藥,不但需要至少10~15年的時間,更需投入龐大金額,因此臨床前動物試驗的準確性就相當重要。新藥必須在動物身上證明具有療效並且安全,才能向主管機構申請「試驗用新藥」(IND),通過審核後才能執行人體臨床試驗。

因此必須使用無特定病原、高品質的實驗動物,才能降低對實驗干擾,獲得精準與一致性的數據,更是後續投入新藥開發、動輒數億元起跳的依據。

例如腫瘤相關實驗,必須在有免疫系統缺陷的小鼠身上才能進行,而免疫缺陷鼠特別脆弱,不像一般老鼠有抵抗力,就必須住在完全與外界隔絕的透明隔離包中,不論是餵食、做實驗等,工作人員都要隔著隔離包手套操作,完全阻絕外界的細菌。

需求持續上揚 產業前景大

除了養殖、育種外,樂斯科也提供各種動物手術,並代理國際知名品牌,從進口動物到清洗消毒、檢測試劑以及實驗儀器等,是台灣唯一從動物到設備生產一條龍的公司,在亞洲頗負盛名,並外銷到中國、香港、東南亞等地。而台灣所有的學研單位、醫院、知名生技公司的實驗鼠,也幾乎都是樂斯科供應。

陳振忠說,中國早期需求弱,現在發展得很好,尤其在大陸市場吸引全球各國大藥廠紛紛進駐下,大幅拉升對實驗動物的需求。而台灣因為市場小,臨床試驗的規模自然也不大。

人口眾多的印度也進展快速,樂斯科近幾年已在印度與泰國設立分公司,未來可能有進一步設廠的計畫。陳振忠說,實驗鼠有在地化的需求,因為運費比動物還要貴,像外銷到泰國市場關稅高達30%。

陳振忠在25歲時就代理實驗室儀器與耗材,後來也代理實驗動物,最終要面臨「代理做很好、人家要收回去,做不好很痛苦,做得剛剛好又不甘願」,於是在2001年設立樂斯科,獲得全球最大實驗動物供應公司CRL技術授權,並建立民間第一個合乎國際標準的無特定病原實驗鼠繁殖中心。

根據實驗動物人道管理年報資料,台灣囓齒類實驗動物逐年增長,2017年包括非無特定病原使用量超過70萬隻以上,排除自行繁殖的部分,以樂斯科年銷售量超過30萬隻無特定病原實驗鼠計算,國內市占率就超過一半。

陳振忠說,早期實驗鼠大多是學校自己養的,品質參差不齊,他看到市場需求,因此決心投入這個領域。「念大學時哪有分子生物系?我就逼自己去讀分子生物、細胞生物、免疫學等等,向美國取經,從代理變老闆」。隨著台灣與東南亞國家生技產業起飛,實驗動物需求可望持續上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