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讓銀行恢復貸款力 4次降準還不夠》把鈔票變資本  中國式QE要來嘍

2019-02-18
作者: 索貝克

小米輕忽產品被海外市場抵制的風險,單以景氣判斷,也擋不住成長趨緩的壓力。(圖/吳尚哲攝)

中國房地產市場的壞消息愈來愈多,退休後很少公開發言的香港首富李嘉誠說,2019年經濟情勢好複雜,千萬別炒房,夠自己住就好;以香港看,1月還沒過完,就出現史上最貴的違約金,3610萬港元的訂金直接打水漂。

這個頂級豪宅的合約是7.22億港元,買家寧可毀約不買,就知道市場急凍的慘狀,自2018年8月起,香港房地產價格指數從188.64殺到1月的171.92,跌幅接近10%。

房市急凍讓資產價值鬆動

中國大陸的房地產也正式進入下降軌道,成交大跌、土地流拍、毀約降價。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字,70個大城市中,由漲轉跌的城市高達22個,是2010年以後的新高,房市由盛轉衰的頂點,可能已經出現;相對的,李嘉誠自2013年8月起開始甩賣香港與中國的房地產,至2016年完成大部隊撤退,雖然後面連續28個月地產上漲的末升段行情錯過了,但是他達成全身而退的戰略目標。

自1967年以來從塑膠花大王轉型成地產大王,李嘉誠從未對中國地產如此悲觀過,看著其他地產商認賠出清資產,再度證明他過人的眼光。

深圳平安金融中心是超過百層的摩天大樓,也是商務地產的指標項目。2018年底,這棟大樓1次被退租10層樓,整個深圳福田區的中心商業區700萬平方米的辦公大樓,現在超過100萬平方米正在養蚊子;平安金融中心每坪每月租金約台幣6400元,相對於2018年底才升到每坪每月租金台幣4300元的台北101,實在很貴,租金貴沒關係,空置率一下子上升那麼多,才是問題所在。

未來中國的房地產,不論是商務或住宅,到底會出現怎麼樣的修正,對上市企業財報裡面的資產價值產生多大的衝擊?都需要時間觀察。股價還撐在高檔的地產股,未來要非常小心籌碼鬆動。

小米(1810 HK)上市超過半年,股價跌到350億美元市值附近。本欄在2018年5月以半版的篇幅替讀者算過,這檔股票若以最樂觀的方式算,只值445億美元,去年上半年以800億美元上市,當時本欄認為腰斬的機會不低。現在的股價已經斬到臀部。

未來怎麼看?小米的產品,連最不介意中國廠商竊取個人資料的台灣,都已經發現小米的手機只要聯網,就會自動上傳資料到北京的數據中心,不論使用者是否曾經同意。

或許小米自我定位為互聯網公司,獲取大數據是營運核心,但是美中政治對抗愈演愈烈,小米產品被視為間諜產品而被海外市場抵制的風險決不可忽視。對於政治風險,已非本欄評論範圍。

單以景氣判斷,即使小米在印度大有斬獲,也挽回不了成長趨緩的大方向,目前股價水準與本益比都談不上見底,公司買回股份也擋不住員工行使認股權拋售壓力,雪球仍在半山腰向下滾。

安信證券的固定收益團隊出報告,判斷2019年人民銀行在第2季可能會調降利率。隨著貿易戰可能持續惡化,未來非金融企業的經營負擔將持續惡化,如果不設法壓低融資成本,破產倒閉可能是唯一的方向。

2018年以來,人行已經調降4次存款準備率,但是市場融資成本仍高,直接調降利率可能是不得不然的選項。

QE有利國債、公用股

1月下旬,銀保會與銀監會對銀行與保險公司都與發出重要公文。對銀行,准許發行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補充銀行(未來可能流失)的資本;對保險,准許購買銀行發行的2級資本債券以及無固定期限債券,這就是國際上行之有年的永續債(Perpetual Bonds)。

同時,人民銀行又弄出一個新工具,叫央行票據互換工具(Central Bills Swap, CBS),允許商業銀行可以用手上其他銀行的永續債,向人民銀行兌換央行票據。

光大證券的經濟學家彭文生說,銀行不缺鈔票,缺的是資本,每家都怕不良放款吃掉資本,中國政府決定把金融體系的鈔票幻化成資本,即刻強力恢復銀行的貸款能力,中國式的量化寬鬆箭在弦上。

以歐美日等國量化寬鬆的經驗看,搞成這樣,第1個會漲的是公債(中國叫利率債)。如果投資人的投資組合是以人民幣計價,就該重壓長天期國債,國債市場大漲可期。

在股市上,長短天期的利率差距逐漸拉平,最有利公用股的表現,長江電力(600900 CH)年報已經公布,以目前價位,股息收益率超過5%。如果量化寬鬆繼續玩下去,有能力大量配息的股票會是首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