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淪為美中政治角力場 南美石油大國危機再起》委內瑞拉總統鬧雙胞 油價繃緊神經

2019-02-15
作者: 陳曉陽

委國總統馬杜洛(中)指控美國發動政變,日前宣布與美斷交。 (圖/達志)

在美國的支持下,委內瑞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Juan Guaido)1月23日自行宣誓成為臨時總統,取代馬杜洛(Nicolas Maduro)的總統職權,直到重新選舉。總統馬杜洛仗著軍方槍桿撐腰,隨即指控美國發動政變,並宣布與美斷交。

去年5月馬杜洛以68.7%得票率,成功連任總統,並於今年1月10日宣誓就職。由於投票率僅46%,是1998年以來最低,投票時間卻延長了3小時,馬杜洛政府又使出禁止反對派候選人參選、投票箱舞弊和計票違規等爛招;因此,早在選舉結果出爐之前,美國便放話表示不承認選舉結果。

新任總統出身勞工家庭 工程背景,年僅35歲

學運領袖出身的瓜伊多,年僅35歲,專業是工業工程師,1月5日甫成為委內瑞拉最年輕的國會主席,短短3週便躥升為國際政治舞台新星。瓜伊多出身勞工階級家庭,曾留學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他在國內知名度並不高,還曾被馬杜洛揶揄「您哪位?」

這次總統鬧雙包,主因是他們兩人在國內外各擁靠山。除了美國,加拿大、巴西、阿根廷、哥倫比亞、智利等國家也跟進承認瓜伊多。馬杜洛則獲俄羅斯、中國、古巴、玻利維亞、土耳其,以及大部分非洲國家支持。曾提供數10億美元資金援助馬杜洛政府的俄羅斯,承諾將鼎力支持馬杜洛。外電報導,有1支俄羅斯私人傭兵將前往委國,加強保護馬杜洛。

在國內,高階軍方人員、最高法院與委內瑞拉主要出口營收來源─委內瑞拉國營石油公司仍支持馬杜洛。然而,反對派的勢力正在增強,從傳統的中上階層,擴散到勞工階級與低階軍官。

馬杜洛第1個6年任期讓國內爆發人道危機,糧食與醫藥嚴重短缺,迫使300萬人離開國內,大多是徒步走到其他拉美鄰國。國際貨幣基金(IMF)指出,2012~2017年,委國GDP(國內生產毛額)跌掉37%,今年通膨估計將達1萬倍。

美國總統川普揚言,美國不排除對委內瑞拉經濟命脈的石油祭出新制裁,但目前不考慮採取軍事行動。分析指出,馬杜洛掌控軍方等重要單位,除非美國打算直接出兵,否則馬杜洛不可能很快倒台。但美國目前正由敘利亞與阿富汗撤兵,應該無意再次介入冗長的占領及重建過程。因此,軍事選項的機率不大。

國際油價添變數 美若制裁 油價上檔有限

可是,對委國實施石油禁運,對美國將是兩敗俱傷。美國是委內瑞拉石油的最大市場,占委國去年石油出口39%;另一方面,委內瑞拉則是美國第4大外國石油進口來源,僅次於加拿大、沙烏地阿拉伯和墨西哥。所以禁止委國石油出口,不僅將重創該國經濟,每日進口約50萬桶委國石油的美國煉油業也會受影響。

儘管美國石油產量創新高,可是墨西哥灣沿岸的煉油廠無法光靠美國頁岩油,他們需要混合重油才能提煉汽油、噴射機燃油和其他油品。委國石油同樣依賴美國,因為委國必須進口石腦油來稀釋當地生產的重油,才能運輸石油。一旦美國制裁,美國便不能出口這類產品到委國。雖然雙方可以找到替代產品,但勢必成本更貴,路途更遠。

石油出口占委內瑞拉外匯收入的95%。中國與印度也是他們的石油大客戶,可是這部分的出口拿不到現金,因為都拿去抵債。因此,外電報導稱,川普政府並未打算禁止該國石油出口,而是試圖將油元(即石油收入)及海外資產轉移給瓜伊多,以鞏固他掌權。

目前,顯然已成功遊說英國配合凍結馬杜洛政權的海外資產。

據傳,馬杜洛向英國央行(BOE)要求取回存放在該行的12億美元黃金存底,但遭拒絕。委內瑞拉外匯存底約80億美元,存放在英國央行的黃金存底占15%。其餘85%下落不明,一部分可能存放在支持馬杜洛政權的土耳其。

這個南美石油生產國政治危機再起,也為國際油價投下變數。由於能源產業設備老舊,委國石油產量早已跌至30年谷底。油國組織(OPEC)資料顯示,委國2017年石油產量為每日203.5萬桶。RBC資本市場原先預估委國今年石油產量每日將減少50萬桶,萬一美國真的制裁,每日將再減少數10萬桶。委國減產雖可為國際油價構成支撐,但在供給仍然充沛下,油價上檔空間恐怕有限。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