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去年驚見負成長 出生人數創新低》中國人口紅利優勢逐步消失中

2019-02-14
作者: 羅文欽

中國生育率降低,每年會增加700多萬老年人口。(圖/達志)

中國過去40年維持經濟快速成長的重要助力─人口紅利,已然幻滅。中國社科院最近提出警告,中國正面臨數10年來最急劇的人口下降,最快在2027年將步入人口負成長時代。一些對官方統計數據存疑的學者甚至推算,中國人口實際上在2018年已出現負成長,新生人口可能已降至千萬人以下,是近200年來出生人口最少的1年。

一胎化告終 民眾卻不願生

1960年,中國為控制人口增加,開始在部分地區試行「晚、稀、少」的計畫生育政策,並於1973年在全中國推行,即坊間所稱的「一胎化」政策。

這項被西方國家詬病的非人道政策,讓中國的總和生育率(每名婦女一生平均生子數)快速下滑,從1973年的4.54降至1990年的2.3,到了2010年進一步降至1.5,正是「一胎化」政策徹底落實的結果。

邁入21世紀後,中國領導人和人口學家逐漸發現,中國雖仍以13億人口雄踞全球之冠,並享盡了豐沛勞動力帶來的「人口紅利」,但停滯的人口成長和老齡化加速,逐漸為經濟和社會帶來隱憂。

因此,2013年的中共18屆三中全會決定實行「單獨2孩」(一方是獨生子女的夫婦可生育第1個子女),2015年中共18屆五中全會,進一步開放「全面2孩」政策,推行逾40年的「一胎化」政策正式走入歷史。

中國領導人認為「全面2孩」新政,可以緩解日益沉重的人口停滯壓力,但顯然決策者與民情有不小的落差。在新政實施前,中國人口專家在2012年發表的《人口形勢的變化和人口政策的調整》中預測,全面開放2孩,生育率將反彈到4.4人,每年出生4700萬人,人口峰值將達到15.35億人。不過,「全面2孩」政策僅曇花一現,在2016年出生人口達1786萬人,創2000年來最高峰,之後便反轉直下。

中國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日前公布的《人口與勞動綠皮書》指出,2017年全中國出生人口為1723萬人,比2016年減少63萬人。2018年的官方數據尚未公布,但中國人口專家何亞福估計,會較2017年再減少100萬至200萬人,跌破1500萬人關口。何亞福認為,中國政府會在2019年全面開放生育政策。

《人口與勞動綠皮書》預測,中國總人口在2029年會達14.42億的高峰,2030年開始進入負增長;若是生育率維持目前1.6人低水平,則人口負成長將提前到2027年出現。

未富先老 衝擊勞動市場

對於人口負成長的時間點,美國威斯康辛大學研究員易富賢和北京大學國民經濟研究中心主任蘇劍日前提出大膽的觀點。他們根據中國官方調查的年齡結構和聯合國預測的中國死亡模式(預期壽命)推算出,2018年的生育率為1.05,出生人口為1031萬人,死亡1158萬人,人口負成長127萬人。

易富賢和蘇劍進一步指出,由於官方總人口存在上億「水分」,採納縮水後的人口結構和「滯後台灣2017年的死亡模式」,2018年中國出生人口僅941萬,死亡971萬,人口負成長30萬人。他們指出,1790年(清乾隆55年)中國人口突破3億人,出生人口超過1000萬,這意味著2018年的出生人數是清朝中期以來最少的1年。

生育政策鬆綁,民眾卻不願意生,其中的原因,大陸經濟學家任澤平在《中國生育報告2019》中指出,房貸壓力、教育子女負擔、老人醫療照料等直接成本高,是抑制生育行為的「3座大山」。另外,中國政府在生育政策的評估錯誤和執行失效,恐也須負很大的責任。

伴隨出生人口的驟減,是老齡化的速度加快,中國社會「未富先老」的隱憂不斷加深。其後果是,勞動力大量減少使「人口紅利」的競爭優勢漸失,老齡化則使得社福成本加重。

過去一胎化政策營造出「6個(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養1個」的幸福現象,隨著這批獨生子女長大成人、成家,恐反轉成「1個養6個」、「2個養13個」(獨生子女加上雙方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的沉重負擔。

社科院的綠皮書指出,從2011年開始,中國老年人口進入快速增長期,預計2010~2040年,平均每年增加746萬人,到2040年,社會上4個人便有1個是老人。在勞動力方面,2017年勞動力減少578萬人,已改變勞動力市場的結構。社科院直言,中國人口負增長已勢不可當,政府應及早做政策儲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