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鄭添福睡在雲南深山製好茶》 40年製茶老師傅孵出普洱新巨星

2019-02-13
作者: 段詩潔

做人文,不做工業,是鄭添福的製茶態度。(圖/陳俊松攝)

「有書香世家,有富豪世家,我就是茶香世家。」走進近5年知名度水漲船高的老吉子茶鋪,沒有典雅的裝潢,卻有撲鼻而來的陣陣茶香,資深製茶師鄭添福露出一抹古意的微笑。略微雜亂的小店面,大大小小的特等獎、金獎等獎牌塞滿了一室,從地上、牆上到天花板,滿是對鄭添福製茶工藝的肯定。

自爺爺那一輩開始製茶,打從娘胎時媽媽就挺著肚子去採茶,鄭添福順理成章的繼承了家業,26歲當家,到現在已經快要40個年頭。鄭添福說:「爸爸沒有財產留給我,但是耳濡目染不少經驗和技術,尤其是製茶的態度最為重要。」

小小店面塞滿獎牌》發揮職人精神 堅持全手工

鄭添福愛茶,在言談中表露無遺。「做茶不賣也可以過生活,但是不做茶會死。」出生新北市坪林,從小身材瘦弱,時常被霸凌,他回憶小時候環境不好,「但是我從不氣餒,我就做自己的特色茶。」做人文、不做工業,是他的製茶態度。

2017年新象拍賣,鄭添福的茶最後落槌價1餅超過10萬元。看著自己的作品,最感到驕傲的是,「我做茶都是用純料,從來沒有把小樹混到大樹裡面去。」

一開始從文山包種茶做起,之後包括高山烏龍、古樹青餅、古樹紅茶、高山紅茶、古樹白茶、適度發酵茶等,鄭添福持續鑽研六大茶類的技術。2000年前後他接觸到古樹茶,2003年到中國雲南的深山一探普洱茶究竟,包括歷史與文化等,做了不少古文獻的功課,「我既感動,也心酸。感動於當地生態、民風純樸,辛酸於他們生活環境並不佳」。

2004年鄭添福開始做普洱茶,從每個區買茶樣回來挑喜歡的做,第1年就掛上了老吉子的品牌。剛開始做普洱茶,沒有1個客人,沒有通路、沒有行銷,就靠著引以為傲的茶湯領出路來。一直到現在,春天最好的節氣、為了製古樹最好時段的茶,他就在雲南茶山上生活。

愛茶藏茶也敬茶》僅存兩片紅印 價格飆千倍

做遍各種茶,鄭添福形容,做烏龍茶時只能睡板凳,因為必須時時盯著才知道變化;做普洱茶好一點,可以睡在茶山上、茶園裡。2005年當時,在大陸製好茶,把茶運出來,就是1條艱辛的路;山路又長又崎嶇,他請懂一點點漢字的傣族人,騎著摩托車顛簸了兩個多小時,才能把茶運出來。

做農的人,讀的是「無字天書」,指的是氣候時令,得看天做茶。鄭添福做的是全手工茶,乾燥不用烘的,就是1片1片曬得紅、曬得透,就如同牛排低溫熟成,香氣就不一樣。最好的茶菁,都是出自於天氣最好的時候。

鄭添福說,普洱茶的成本已經不可同日而語,2004年毛料1公斤約30~40元人民幣,「現在已經要價10000元人民幣。早年去買毛料時,對方問你要幾噸;現在是問你要幾兩,因為太貴了。」鄭添福從源頭控管起,包下古樹茶園,從製作毛料到壓製成餅,每一環節都堅持自己的品質,都在眼皮底下看著。

撇開製茶不談,鄭添福第一次喝到普洱茶,是1978年兩岸剛開始交流,朋友從香港帶回來的;喝慣了台灣高山茶的清甜,哪裡喝得慣普洱茶。

1990年前後,有人來推銷普洱茶,「當時1片紅印才900元台幣,我1200都賣光了,幸好現在還剩下兩片。」目前1片紅印價格已經漲到300萬元台幣以上。

2014年,鄭添福拿下了世界佳茗大獎,成為繼2010年台灣茶人呂禮臻後,再度拿下黑茶類世界佳茗大獎的台灣之光。

即使拿下了普洱茶製茶界的最高榮譽,鄭添福仍以謙卑的態度,敬茶與愛茶。「茶的世界深似海,我只是略知一二,十之八九仍在學習。人真的很渺小,有一天我們不在了,但茶樹還長存於世。」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