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馬世芳

廣播人、文字工作者,著有散文輯《地下鄉愁藍調》、《昨日書》

馬世芳:百花齊放的台灣原創音樂

2019-02-06
作者: 馬世芳

(圖/Pixabay)

過去這1年,我在廣播節目面訪近百組新發片的音樂人,又回鍋擔任「金音創作獎」評審,聽了幾百張獨立音樂專輯,還參加了3、40場演唱會;我的心得是:台灣原創音樂能量仍然強大,作品之精采多樣,並不輸給任何時代。

若說1整年最令我驚喜的新聲,我願意大力推薦「落差草原WWWW」樂團:他們去年發行第2張專輯《盤》,部落式的打擊樂,電聲搖滾層層如渦漩,還有神經質念經似的男女吟唱,繁複堆疊如露如電如夢幻泡影,在在把你拽進迷幻深邃的異次元。這樣的音樂,我想放到全世界都能令人揚起眉毛問一聲:「這有意思,這是什麼?」

天后之年 向內在深掘的細緻之作

去年獨立音樂場景很精采:原本沒沒無聞的「茄子蛋」拿下金曲獎,繼「草東沒有派對」之後晉身「現象級」暴紅樂團,《浪子回頭》和《浪流連》在YouTube總共累積播放了7600多萬次!「老王樂隊」以一首網路播放超過1000萬次的《我還年輕我還年輕》成為青年世代「厭世風」接班人,很期待他們2019年首張完整專輯。「落日飛車」、「大象體操」都帶著新專輯全世界巡演,忙得不可開交,在歐美、日本、東南亞擁有大批粉絲,若論「讓台灣走出去」,這兩支樂團足以作為指標。

去年我聽到十分喜歡的樂團還有:椅子樂團(他們擅長創造美麗無法擋的和聲和旋律)、告五人(一首《你要不要吃哈密瓜》堪稱洗腦神曲)、Vast & Hazy(有才氣、有技術,作品洗練)、南瓜妮歌迷俱樂部(若所謂「文青搖滾」是正面的讚美,我願說他們是音樂最漂亮的代表)、王榆鈞與時間樂隊(煉詩為歌,以夢入樂,她的歌是灰敗風景中開得理直氣壯的花,疲憊行伍中始終高舉著的旗)。

50歲的流氓阿德出版專輯《溫一壺青春下酒》,和青壯音樂人跨世代合作,做出了很不一樣的台語搖滾,聽得我氣血翻湧、泫然欲泣,那是我輩中年方能體會的情感啊。

2018也是天后之年。女神紛紛出版重量級專輯,並且不約而同地,誠實、內省、忠於自我狀態,全權主導作品,不被公司企畫左右:莫文蔚《我們在中場相遇》、蔡依林《Ugly Beauty》、林憶蓮《○》、蔡健雅《我要給世界最悠長的溼吻》、陳綺貞《沙發海》、艾怡良《垂直活者,水平留戀著》,都是做完上一張野心極大、用力極深的專輯之後,把眼光轉向自己的生命歷程,向內在深掘。我想特別提一提兩位新生代女性創作歌手:吳汶芳《我來自...》、孫盛希《女人》和《希游記》(1年連出兩張,而且都很厲害),她們交出了細緻、扎實、耐聽的代表作,也都是值得被更多人珍惜的名字。

至於男生歌手,陳奕迅和Duo Band磨了8年終於完成的《L.O.V.E.》氣韻生動、真摯感人,Hush的《換句話說》與謝震廷的《愛莉絲Where Are We Going?》也是向內在生命史深深挖掘,成就了沉甸甸的自我剖白之作。

產量驚人 陳昇再攀人生創作巔峰

台灣爵士樂近年突飛猛進,我非常喜歡鐵琴演奏家蘇郁涵的《City Animals》、貝斯手徐崇育與Soy La Ley古巴爵士樂團的《古巴吶喊》、還有薩克斯風手謝明諺和鋼琴手李世揚、鼓手兼二胡大師豐住芳三郎的實驗即興音樂《上善若水》。謝明諺加入3位日本樂手的「東京中央線」一起錄的《Line and Stains》也精采非常,一併推薦。

啊,還有1張年度最愛演奏專輯,是琵琶演奏家鍾玉鳳和世界音樂人較量碰撞的成果《擺》,足以一舉推翻、同時重建你對琵琶這個樂器、還有所謂「世界音樂」的想像。

論及產量最驚人的創作歌手,除了陳昇,不作第2人想─他在短短1年半連出4四張專輯,而且都是高標之作!年底發行的《無歌之歌》,足以列入他最好的專輯之一。60歲的陳昇依然有很多話要說,依然對這世界睜大了好奇的眼睛,依然能悠悠把你唱哭⋯。

盧凱彤墜樓猝逝之後,好幾首歌都圍繞著她留下的身影,在我腦中悠悠晃晃,循環播放。最揪心莫過陳奕迅演唱她的遺作《海裡睡人》,每次聽都彷彿能在腦中「還原」盧凱彤的歌聲。此外,岑寧兒的《一秒》、蔡健雅的《遺書》、陳昇的《琥珀》,都是撕開自己、直面死亡之作。還有我的年度愛歌,艾怡良的《夜晚出生的小孩》─前幾天她才在演唱會透露這首歌是寫給盧凱彤的:

希望有那麼一天/當我們告別

能安然垂眼/而不需再害怕明天⋯

曙光不再刺眼/照亮傷悲

讓善意獲得垂憐/今後多笑一些

唉!歸根結柢,我的新年願望很卑微:但願2019年不要再這麼讓人傷心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