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楊森

財經專欄作家 曾任財信出版總編輯、《財訊》雙週刊總主筆、顧問

楊森:「百年最慘」之後

2019-02-03
作者: 楊森

(圖/Pixabay)

對投資人來說,剛過去的2018年苦不堪言,樣樣投資幾乎都賠錢,買什麼賠什麼;接下來一九年看來也不樂觀,世界銀行最近發布的《全球經濟展望》直言,未來「前景趨暗」,風險重重,投資人顯然還有許多考驗。

2018年有多慘?根據德意志銀行的統計,在涵蓋股票、債券、貨幣、商品等70多類金融資產中,以美元計價的報酬率有93%呈現負值,這是1901年以來最差的1年,比史上第2慘、1920年的84%更糟,堪稱百年最慘。

從大好到大壞 反映資金潮轉向

再根據摩根士丹利的資料,計算17類主要資產的實質報酬率,結果顯示,2018年各類資產都無法打敗通膨,實質報酬率全部為負,這也是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差的1年。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1年,亦即2017年的投資表現卻是極端的好。德意志銀行的統計顯示,2017年只有1%資產的報酬率為負,是百年來最好的1年;而摩根士丹利的資料則有16類資產實質報酬率為正。投資人幾乎隨便買隨便賺。

這兩年的極端表現,從大好到大壞,主要反映資金大潮轉向,由量化寬鬆到量化緊縮,過去資產價格隨流動性暴增而大漲,如今因流動性退潮而開始回落,再加上經濟前景不佳,政經風險頻仍,更壓抑各類資產的表現。

那麼2019年又如何?各家媒體、預測機構、投資法人已做了許多風險預測,當下看得到、未來想得到的各種風險包羅萬象,如美中貿易戰、全球債務水平、美國衰退陰影、中國經濟疲弱,乃至英國退歐、法國黃背心運動、美國政府關門等,都是影響未來的潛在風險。

此時,聰明投資人或許轉念一想,如果「百年最慘」已反映「前景趨暗」的未來預期,且接下來的發展也大致符合預測,那麼當前的負報酬豈非已充分反映了未來風險,接著就該否極泰來?不過還是得留意,有些預測可能低估未來的風險;而部分資產對未來的預期也可能反映不足。

前者的例子如中國。中國是世界第2大經濟體,2008年金融危機後曾支撐全球經濟成長,如今隨著中國成長趨緩,世界經濟也連帶受衝擊,最近美國蘋果發布營收預警,理由之一就是中國銷售不佳。

可是從官方數據根本看不出明顯的衰退跡象。近5年中國GDP(國內生產毛額)平均成長率6.9%,最高是5年前的7.3%,最低為去年預估的6.6%,上下差距不到1個百分點;據路透調查,預估今年是6.3%,如此平穩的數字連波動都不大,何來衰退。

問題在於中國的統計數據可信度不佳,連現任總理李克強都曾說官方的GDP不可靠。2007年李克強擔任遼寧省委書記,曾告訴來訪的美國大使,會觀察用電量、銀行貸款、鐵路貨運量等數據,以貼近經濟實況。後人據此編製了克強指數,該指數的波動幅度就比GDP大。

另外,世界大型企業聯合會(The Conference Board)也針對中國經濟成長率做預測,估計去年是4.1%,今年預計為3.8%,都低於中國官方數字。其他還有採用貿易對手國對中國的出口變動來進行估計,因為中國進口的波動和GDP相關性很高,可據此推估成長的情況。

還有學者依據上述各種預測重新推算,估計中國當前的成長率約在3%到6%之間,顯示中國的官方數字是相對高估。如果投資人只根據中國官方的數據衡量經濟下滑風險,很可能會做出不當的決策。

歷經百年最慘 今年很難再更壞

再者,資產價格未必會充分反映對未來的預期,股票市場更是如此。麥肯錫合夥人柯勒(Tim Koller)曾說,股票市場會過度看重當前的經濟活動,而不是未來數月或1年的可能情況,因此,股市更多時候只是對當下事件做反映,而不是反映未來的可能變化。柯勒據此主張,股市無法預測未來的景氣衰退。

柯勒比較1970年以來,美國6次衰退和標普500指數的波動,從中發現,股市下跌不一定伴隨出現經濟衰退;而當經濟開始衰退,股市通常會再進一步下跌;此外,在衰退結束前,股市通常已觸底回升。換言之,股市對衰退可能會反映不足,不過在衰退結束前,底部通常已經出現。

總結來說,經歷2018「百年最慘」的1年,今年的投資可能不會再更壞了,儘管如此,投資人還是得留意:有些潛在的風險可能被低估;有些資產價格可能對風險反映不足,須小心後續的補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