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蘋果撞牆啟示錄

2019-02-02
作者: 黃哲斌

(圖/Pixabay)

「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一款革命性產品出現,隨即改變世界。」2007年元月9日,賈伯斯在蘋果年度發表會上,撂下此語。

當時,他口中的「革命性產品」是第1代iPhone。然而,從美國矽谷大老到科技媒體,都對賈伯斯的金句存疑,認為不過是行銷話術。時任微軟執行長的帕默公開唱衰,認為「沒人會買500美元的手機」;熱門科技網站Engadget與TechCrunch,紛紛預言賈伯斯會摔一大跤。

整整12年過去了,歷史證明賈伯斯並未吹牛,iPhone創造的智慧手機熱潮,深刻改變我們身處的世界,無論是社交、工作、娛樂、商業交易、資訊接收,手機取代了筆電,筆電取代了桌機;不只如此,手機甚至侵蝕了客廳電視、音響主機、影碟播放器、電子遊戲機的部分角色。

如今,我們每個人的口袋裡,其實裝了1台多功能、高功率微型電腦,附贈家用數位相機及攝錄影機,至於古典的雙向語音通話,萎縮為備而不用的邊緣功能。

帕默當年質疑的第1代iPhone,只有3.5吋螢幕、4GB起跳的記憶體、無法錄影的200萬畫素相機。12年後,這支口袋怪物已進化為頂規6.5吋螢幕、512GB記憶體、1200萬畫素的前後3鏡頭相機;此外,高畫質錄影功能加上周邊配備,讓愈來愈多影像工作者開始以手機拍電影。

同樣重要的是,第1代iPhone發表之際,手機上只有蘋果官方App,如今,App Store已有200萬種App,構築一個龐大、複雜,深深滲入生活角落的應用生態圈。

數量飽和 現有功能已經夠好了

所以,當蘋果手機銷售開始撞牆,股價從去年10月的232美元,一度跌至142美元,引發一陣騷動與焦慮,背後意味哪些現象?如何看待「本世紀迄今最偉大科技產品」的疲軟危機?

首先,顯而易見的是,「iPhone不再是閃亮、稀有、尖端用戶的科技玩具」,當投資人抱怨蘋果銷售成長趨緩之際,必須認知一個數據:2008會計年度,全球iPhone銷售量不過1100萬支;2015年的歷史顛峰,年銷量飆漲為兩億3000萬支,至今維持在每年兩億支以上。

換言之,初代蘋果手機至今,年銷售量成長20倍,新客戶礦脈已漸告枯竭,加上中韓品牌紛紛搶進擁擠的智慧手機市場,如今,新一代iPhone必須依賴舊客戶換機,才能驅動買氣。然而,這正碰觸另一個天花板:現有的iPhone已經夠好了。

我們可能都已忘記:第1代iPhone根本沒有「複製貼上」的功能。隨著迭代更新,更快的硬體速度、更寬廣細緻的螢幕、更強大的動靜態攝影、更充裕的儲存空間,早在iPhone 6代,已能滿足一般消費者的日常需求;相較之下,最新的AMOLED螢幕、人臉辨識等賣點,只是錦上添花,而非這世代的「must have」。

善意的包袱與賈伯斯的空椅子

不可諱言,蘋果手機不斷攀升的售價,構築換機用戶的心理天險;但與價格相對的是,iPhone確實愈來愈耐用了。我的前幾支iPhone,平均壽命大約兩年,若非不小心撞碎螢幕,就是電池嚴重老化、新版作業軟體拖慢速度、無法下載最新App,只好咬牙換新機。

然而,蘋果近年強化硬體品質,剛性更強的螢幕玻璃、更高等級的鋁合金機身,舊機與新版作業軟體的相容度也愈來愈好,我現役的iPhone 6S Plus已超過兩年半,狀況仍然極佳,加上足夠的儲存空間,再撐1年應無問題。

蘋果執行長庫克寫給投資人的信件裡,除了「中國因素」,也將前一陣子的「電池更換限時優惠」,列入新機銷售不振的原因之一,若加上5G換代的期待心理,確實影響買氣。重點是,蘋果近年延長手機壽命的種種努力,能有效減少電子垃圾,其實是一件值得肯定的無量功德。

不過,對於管理階層及投資人而言,蘋果當前面臨創新能力的重大考驗。這家43歲的公司,一路從個人電腦、筆電、音樂播放器、手機到平板,不斷創造消費性科技的斷代輝煌史。

如今,賈伯斯口中描繪的「革命性產品」,下一個補位的是穿戴裝置?家庭語音助理?人工智慧物聯網?目前出現明顯斷層,框限了蘋果的成長動力。

或者,蘋果更積極轉往雲端應用、軟體服務、內容訂閱、軟硬體垂直整合等複合道路,但將在不同領域遭遇亞馬遜、谷歌等強勁對手。

所以,橫亙當前的待解難題是:iPhone市占率雖已落居全球第3,但獲利率穩居龍頭;不過,當智慧手機此一成熟期產品撞上天花板,蘋果如何找到下一個開創歷史的繼位王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