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趨勢 > 理財投資

鴻海目標價從200元變92元的背後祕密》透視外資分析師的泡沫遊戲

2019-01-28
作者: 林宏達

左圖為里昂證券半導體產業分析師侯明孝(圖/攝影組);右為麥格理大中華區研究部門主管張博凱(圖/取自張博凱臉書)。

2019年1月3日,鴻海股價再次跌破70元關卡,後來雖然反彈站上70元,但過去1年,股價重挫加上減資,讓緊抱鴻海股票的投資人受傷慘重。

這讓人不禁聯想到,2017年6月15日,麥格理證券大中華區研究部門主管張博凱,喊出鴻海200元的目標價,現在看起來愈發刺眼。許多投資人還在問:「我手上的鴻海股票該怎麼辦?」

2017年,張博凱喊鴻海200元》2018年底,將目標價下修至92元

根據本刊取得的資料顯示,麥格理從2017年開始,就給鴻海200元的超高目標價,不管FII(富士康工業互聯網)上市稀釋獲利和美中貿易衝擊下,外資開始大賣鴻海股票,媒體也多次對鴻海前途示警,2018年3月,本刊也製作《郭台銘說不出口的真相》封面故事,分析鴻海面臨的挑戰。張博凱的目標價卻文風不動,直到2018年8月才開始下修。

很少人注意到,2018年12月14日,張博凱再度發了鴻海報告,這一次,目標價只剩92元。

張博凱改變了看法,他的報告裡,將鴻海2019年每股盈餘,從原本預估的15元,下修為8.3元,股價本益比從原本的15倍,縮水至11倍,目標價只剩92元,但即使鴻海精簡人力,他照樣給出「Outperform(超越大盤)」的評等。

在一般散戶的眼中,張博凱的預期和股價表現顯然是背道而馳。但是外界可能不知道的是,2017年,麥格理賣出的鴻海股票,創下5年來新高,收進的手續費跟著增加;2018年5月,他還在《機構投資人》雜誌評比中,同時被評為電子上游和下游前5名的明星分析師。

列名前5名明星分析師》2017年鴻海報告讓麥格理賺大錢

《機構投資人》雜誌評比分析師的方法,是由各機構法人投票選出,規模愈大者,投票權重愈高,但每家公司都只能投給3個分析師。張博凱出線,證明雖然散戶可能對他抱怨連連,但這些大客戶對他的表現可是相當滿意!

張博凱只是外資分析師的一個例子,更精確地說,他是sell-side外資分析師,他們的工作類似台灣的投顧公司,他們出報告,是為有意買進股票的機構法人,作為投資買進的參考,機構法人才是他們真正的客戶。除了對沖基金,也可能是各國主權基金,大型退休基金,或是重要的投資基金。

這群人經營的是對資本市場的影響力。不只手握千億元的美國對沖基金,會每天與台灣的外資分析師「熱線聯絡」,知名分析師發出一篇報告,就能影響數10億、上百億元的資金流向。

但散戶若是把外資報告當成一般人可用的投資指南,恐怕要冒很大的風險。過去幾年,股價狂飆的泡沫風潮裡,都看得到「張博凱們」的影子。

案例1、國巨。2018年國巨股價狂飆,7月22日,JP Morgan分析師Jerry Tsai和一眾外資,發布報告指出,國巨「月營收創歷史新高」,給國巨1550元的超高目標價;即使8月大股東賣股,國巨董事長在法說會上說「前妻只有一個」,外資仍給出Overweight(加碼)的評價,直到10月2日才大修目標價至770元;但當時,國巨股價早已跌破500元,至今也還沒站穩500元。

案例2、2014年5月,巴克萊證券分析師侯明孝發布報告,報告標題是「力旺:下一個記憶體界的ARM」,他給出750元超高目標價,不只是力旺當時股價3倍之多,還引發力旺股價大幅震盪,甚至驚動金管會出面制止。

再往前,還有上千元的宏達電,還沒算股性活潑的神盾等股票,外資占台股資金比重超過5成,要了解外資報告背後的祕密,先要了解這群外資分析師。

還有多少「張博凱們」?國巨、力旺也曾出現超高目標價

不管是美資、港資、法資、德資還是中資,高薪,是外資分析師的特質之一。多位金融業人士表示,外資分析師年薪千萬元台幣算「正常」,如果客戶下單買股的數量多,生意好,獎金更是可觀;明星分析師一年收入巔峰時可達到150~180萬美元,幾乎超過台幣5000萬元。

光寫報告,就能賺進千萬元年薪?實際狀況是,sell-side外資分析師的工作,是要服務資產百億,甚至上千億元的大客戶,靠客戶下單的手續費賺錢。過去報告不收費,但客戶下單買100元的股票,公司可以抽取約1%的手續費,聽起來很普通,但一家大客戶帶進的手續費,就可能高達數10億元台幣。

爭議1:資訊不對稱》只有大客戶能掌握第一手訊息

「看外資報告的時候,你要知道,你是跟有巨額資金的公司在競爭,他的勝算絕對比你大。」一位投資銀行老手觀察,對沖基金、機構法人,和證券承銷部門都會使用外資分析師的報告,背後有巨額資金的支持;分析師可以雇人從一家公司門口數卡車,推算出貨量有沒有增加,用散戶辦不到的方法,推算出貨量的有力證據,「他們絕對有能力比一般人更早就知道消息」。

先是掌握更多的訊息,再來就是看分析師要告訴你多少訊息,因此資訊不對稱,是外資法人的一大武器。「一般外人看得到的報告,恐怕只是分析師所寫報告的1/10不到。」業內人士觀察,要讓投資機構埋單,外資分析師經常會接到客戶的電話,「也許他目標價沒變、評等還是買進,但只要他在電話裡稍微表態,對方就會知道該減碼,反手賣出股票,」只有少數大客戶才能有機會與分析師直接交流,取得第一手資訊。

爭議2:拋出驚人目標價》為了創造亮點,分析師敢喊敢衝

評等怎麼給也是虛虛實實,「分析師不敢隨便調降公司評等」他分析,因此就會看到目標價愈調愈低,評等還是維持「Outperform(超越大盤)」的奇特狀況,他觀察,「分析師沒調降公司評等,有時是怕得罪人,」看到買進評等,恐怕也不能輕信,如果真的下手調降評等,才是表示分析師的真實看法。

分析師之間的激烈競爭,也是報告後面另一個不能說的祕密。「外資分析師的工作,其實很像網紅」業內人士觀察,他們賣的是在資本市場的影響力,經營產業人脈,另一方面也要適時創造話題,引領資本市場的趨勢。

「寫報告的人那麼多,他如何勝出,就要靠創造亮點。」一位前外資分析師觀察,以張博凱為例,他必須要成為市場焦點,客戶才會注意到他,來跟麥格理做生意;但是,跑鴻海的分析師那麼多,不乏有人脈、有經驗的老分析師,他必須要喊出一個別人沒有的觀點,才能吸引市場目光。事實上,張博凱不只對鴻海喊出超高價,也曾逆勢喊漲中芯、華虹半導體。

爭議3:與上市公司利益共生》不該說的訊息不能說,別遊走內線交易邊緣

一位分析師觀察,張博凱屬於「敢衝」型的分析師,他在美林的時候,美林的風格不會讓他任意喊出超高目標價,但到了麥格里,麥格里是澳洲新崛起的亞洲金融機構,就願意讓張博凱「放手一試」,「否則你這樣喊,也有可能被Sales Team打回票。」他觀察,高喊目標價背後,也有外資自己的發展盤算。

「其實分析師才不在乎什麼《機構投資人》雜誌的排名。」一位金融業者說,他們在乎的是客戶的內部排名,許多大型投資機構會對外資分析師進行更細緻的檢視,決定誰能打進這些持有數百億、上千億元的金融巨獸心臟。

有了研究觀點,分析師還要與銷售人員一起,全世界拜訪可能投資的機構投資人,希望對方埋單。一個分析師可能今天在法國,第2天就出現在愛爾蘭,甚至辦投資論壇,讓所有客戶集合在一起,先對誰銷售自己的觀點,怎麼講,甚至與客戶要約在什麼樣的餐廳,全都有講究。

明星公司的崛起,就會創造出明星分析師,如台積電成長就為夏鮑文、陸行之帶來分析師生涯的大機會。(圖/吳尚哲攝)

對這些大客戶來說,明星分析師的價值在於,他們可以要明星分析師約到重要公司的高階主管,當面討論公司前景。對分析師來說,能約到別人找不到的人,自然證明你是個咖。

為了拉高股價,公司也樂得與明星分析師綁在一起,形成魚幫水,水幫魚的共生關係。但分析師取得太多公司獨家消息也有風險,一不小心,公司內部衝過頭,就可能因為沒做好法遵,透露不該說的訊息,讓分析師觸犯《證交法》內線交易罪。

不過,首席國際投顧執行長張志榮指出,外資分析師對台灣資本市場仍有重大貢獻,不能把所有人混為一談。「10幾年前,台灣股市是主力當家,誰在談本益比?」他觀察,這幾年,外資占台灣權值股的比重愈來愈高,外資報告的介紹,對活絡台灣資本市場,讓公司價值被看見,絕對有正面幫助。

只是對一般人來說,看到外資報告提出超高目標價,恐怕心裡要先打個問號,「你要想想你是第幾手看到這個消息的人」一位金融業人士提醒,外資報告真正的讀者,是那些擁有海量資源的金融巨擘,只有保持獨立思考,一般散戶才不會住進「外資套房」。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