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人物

神準分析師為何遊走法律邊緣? 「蘋果先生們」踩紅線  代價不小

2019-01-25
作者: 林宏達

一顆蘋果,多少分析師因它而起,因它而落?(圖/達志)

天風證券分析師郭明錤過去多次因為成功預測蘋果供應鏈動向,被稱為「蘋果先生」;但事實上,郭明錤並不是第1個,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個「蘋果先生」。

在郭明錤之前,也有好幾個紅極一時的「蘋果先生」,卻因為觸及內線交易,後來黯然離場。這段歷史,正是了解美國內線交易管制方式的經典案例。

金文衡曾是第1名分析師  涉案後淡出外資圈

2012年之前,台灣的蘋果先生,是高盛證券亞洲科技產業研究部主管金文衡,他在2006年曾是《機構投資人》(Institutional Investor)雜誌票選第1名的分析師,「他是頂尖分析師名號的常勝軍」,《華爾街日報》如此評論。

金文衡從主機板產業和PC產業開始做起,擴及後來興起的蘋果供應鏈,「他是第1個發現金屬機殼廠可成成長潛力的分析師。」《華爾街日報》分析,當時可成正開始替蘋果製造筆記型電腦機殼,他的報告推出之後,可成當年度股價大漲56%。當年,他分析鴻海為蘋果iPad代工訂單狀況,更是各大機構法人爭相參考的內容。

2012年,金文衡因為高盛和帆船基金(Galleon Group)的內線交易案,協助美國政府調查,當時,《華爾街日報》報導金文衡案的標題就是「高盛知名蘋果供應鏈分析師遭調查」。

美國司法單位當時嚴打對沖基金內線交易,進行一項「完美對沖行動(Operation Perfect Hedge)」,傳訊超過64名華爾街金融從業人員,超過50人認罪。

這次調查行動中,外界才發現,美國機構投資公司利用內線消息發大財的真相。如FBI(聯邦調查局)新聞稿中揭露,代工廠偉創力(Flex)的主管收顧問費之後,向對沖基金提供精確的訂單、交貨等重要資訊,這對對沖基金的投資有如吃下大補丸。

金文衡(左)、張凱偉(右)。(圖/取自網路)

美國媒體報導,高盛業務員就曾帶著金文衡去拜訪帆船基金,帆船基金一年付給高盛的交易費高達60億元新台幣,帆船基金投資集中在科技股,當時一位資深研究員分析:「帆船基金在高盛下單,頻繁徵詢金文衡的意見,就像每天都要吃早餐那樣必然。」這些客戶要的都是最敏感的資訊,分析師難以避開。

後來,帆船基金創始人拉賈拉特南和麥肯錫董事Gupta入獄,Gupta持續上訴,1919年初,法院卻決定維持原判。在2012年調查後,金文衡從此淡出外資圈。

2013年,另一個知名蘋果分析師張凱偉也因不當揭露訊息落馬。

張凱偉的客戶,是美國SAC對沖基金,這家對沖基金的規模高達140億美元(約合新台幣4200億元)。路透報導中指出,2013年7月,美國政府指控花旗和SAC涉嫌內線交易,花旗最後付出3000萬美元和美國政府和解,報導中指出,張凱偉因此去職。

張凱偉捲入內線交易 花旗付出3000萬美元代價

路透報導中形容,在張凱偉工作的環境裡「只有兩種客戶,一種是大客戶,另一種是零星的小客戶,」兩者收到的訊息是不一樣的。

訴狀中還拿出花旗的內部郵件指證,SAC對沖基金員工曾發信給花旗要求,「能不能提供所有關於iPhone 4/4S/5 供應鏈的所有資料?」花旗員工的反應竟是內部發信要求分析師,「你能不能直接跟SAC聯絡?他馬上就要這項資料,直接跟對方合作(指SAC)」。

路透報導中指出,SAC員工也馬上發信給張凱偉「Kevin,你知道蘋果有任何刪減iPhone訂單的動作嗎?」張凱偉當天就把還沒發布的鴻海出貨量數字,和尚未公布iPhone出貨量預估數字,直接發給SAC,第2天才把這項報告發給其他客戶。但也就是這一天的差別,因為將敏感資料只給某家客戶,這些人因此出脫股票,讓張凱偉陷入內線交易案的疑雲中。

調查中也透露,不止SAC,許多大客戶如Citadel,當時都不斷發信給張凱偉,「能晚上很快通個電話嗎?」所有人都想從他那裡知道關鍵出貨訊息,但這卻會碰到法規的危險紅線。

美國刑度最高達10年 台灣如何揪出操縱股價黑手

在美國內線交易規定主要來自聯邦《證券交易法》第10條,認為和股價相關消息也是公司重大資產,應該讓所有人在同樣時間得到同樣的資訊,否則就不能交易。在美國,投資人可以舉報內線交易,如果罰金超過百萬美元,舉報者還可以得到罰金10%到30%的獎金。

美國的罰則也很嚴,刑事部分可對個人內線交易最高可處以500萬美元罰金,和20年徒刑,對機構法人最高可罰2500萬美元。民事部分,除了沒收不法所得,還可加收3倍懲罰性賠償金。

另一個問題是,這幾年,台灣的當紅分析師赴大陸發展的人愈來愈多,從境外喊台股股價,他們平常不受台灣金管會規範,未來台灣該如何讓脆弱的資本市場維持穩定?

前台北地方檢察署檢察官,寰瀛法律事務所資深合夥律師黃國銘律師觀察,除了證交所或OTC內部平時就有的股市監視機制外,如果接到檢舉,發現可能有內線交易,也會先交由證交所或OTC做出一份交易分析報告,再交由金管會及駐會檢察官立案審查與決定是否偵辦,另外,在過濾哪些為行為人以及這些行為人間之關聯性部分,有時會透過調查系統內部的「法眼系統」加以篩選,並從成交人的背景資料中抽絲剝繭,找出共謀操縱股價的人。

在台灣,對境外分析師若涉及《證券交易法》所規範之散布流言或不實資料罪嫌時,由於此類案件所涉為最輕本刑3年以上有期徒刑,所以台灣司法機關亦可加以追訴處罰。

此時,為維護資本市場的正常運作,他也建議金管會或是檢調機關亦可適時地「表明政府的態度」。另一方面,為讓投資大眾能夠清楚判斷分析師或投資機構之好壞,建議主管機關也可以建立某種指標,譬如歷來遭處罰之紀錄等,讓資本市場更為透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