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情定花蓮 蔡碧仲:我一定會再回來

2019-01-23
作者: 郭瓊俐

(圖/陳俊松攝)

走進法務部次長蔡碧仲的辦公室裡,書櫃和辦公桌仍然空蕩,由花蓮玫瑰石做成的天然石畫,分別掛在兩邊牆上,成了辦公室最具體與醒目的擺飾;一旁會議室堆滿大大小小的紙箱,都是從花蓮帶回來的資料與卷宗。卸任花蓮縣代理縣長的蔡碧仲,雖然回任法務部次長,從辦公室的場景和他的言談,看得出他的心還是和花蓮繫在一起。

僅僅代理縣長3個月的蔡碧仲,因為揭發花蓮縣有土地「東洋廣場」疑遭賤賣、阻止縣府花3億餘元購買鋪設香榭大道的進口花崗石、揭發縣府收買媒體等,讓過去較少被注目的「後山」花蓮,屢屢躍上全國性新聞版面,也讓蔡碧仲聲名大譟。兩年前才從律師轉任政務官的蔡碧仲,成為綠營閃亮的一顆政治新星。

「3個月等於是6個月,因為我日夜都在工作,幾乎不曾離開花蓮。」蔡碧仲一面講,眼神望著到花蓮後才認識的餐館老闆、法界人士送的兩大幅玫瑰石畫。很難想像,他出生成長和主要的工作經歷都在嘉義等南部縣市,在前花蓮縣長傅崐萁入獄服刑、被行政院指派到花蓮代理縣長之前,他和花蓮沒有任何關係。

代縣長表現耀眼 躍為綠營新興潛力股

政大法律系畢業的蔡碧仲,曾任8年檢察官,在嘉義地檢署時有「黑金剋星」之稱,後來轉任律師,在雲嘉南一帶有名氣。說起和政治圈的關係,蔡碧仲說,他過去長期擔任縣市政府顧問,對地方政府的運作很熟悉,但最早找他的都是藍營人士,例如嘉義前縣長李雅景、嘉義市長黃敏惠,都曾請他為縣市政府擔任所屬辯護,處理法律爭議。

「英系」大將、立委陳明文擔任嘉義縣長時,因汙水下水道工程被起訴,找蔡碧仲打官司,後來陳明文陸續將他介紹給有司法案件的嘉義縣長張花冠、雲林縣長蘇治芬。「一個接一個,就這樣認識綠營的人,我才有機會到法務部來,不然鄉下的律師,誰知道你是誰。」

蔡碧仲說,藍綠過去都對他滿認同,都曾找過他在南部選舉,幫陳明文辯護以後,另外一個陣營慢慢與他疏離,也是自然的演變,因為陳明文的關係,他與時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有過接觸,他為紀念曾為網球選手的已逝么兒蔡誌鈞,每年舉辦的全國青少年網球賽,蔡英文也出席過。

和綠營熟絡之後,蔡碧仲全家就積極投入政治活動。他的太太黃淑英是嘉義市小英之友會總會長,女兒也曾在民進黨中央工作,擔任前祕書長洪耀福的祕書。

被前法務部長邱太三延攬出任法務部次長,讓蔡碧仲從律師踏入政界,已是人生一大轉折;在法務部不到兩年,又被派到花蓮縣代理縣長,成為台灣首位由司法體系首長代理縣市長的人,對於他的人生更是一大轉彎。轉到花蓮的這個彎,讓重感情的蔡碧仲,可能從此和花蓮結下不解之緣。

蔡碧仲說,綠營考慮過由花蓮地方政治人物代理縣長,當時呈報給中央的人選包括東部辦公室執行長許傳盛、前立委賴坤成、前立委盧博基等,後來考慮到花蓮「比較複雜」,行政院決定派有檢察官背景的他去花蓮,他本人也很訝異,但與賴清德(行政院前院長)會談半小時後,立即同意這個任務。

消息發布後,花蓮地方上很訝異,民進黨花蓮縣立委蕭美琴還去質問洪耀福,說她完全沒聽過這個人,為何做這樣的決定?洪耀福跟蕭美琴說,「北立雄南碧仲」,蔡碧仲在嘉義的律師業務的執行熱度,和顧立雄相近。後來蕭美琴成了最支持蔡碧仲的人,不但借調幕僚給蔡碧仲,也幫他介紹很多地方人士。

立委蕭美琴(左四)非常支持蔡碧仲(左五)在花蓮的施政。(圖/蔡碧仲提供)

除了綠營地方上的質疑,花蓮縣政府更是擺明不配合。傅崐萁公開要縣府員工「未來兩、3個月忍耐一下,我一定會光復回來」;蔡碧仲一上任,縣府12位一級主管全部請辭。蔡碧仲只能向東部辦公室借將、啟用歷任前縣長的幕僚,「還有過去被傅崐萁冰凍起來的人,不願意和他苟同的人,就被冷凍,我解凍之後就很好用,所以處理縣務有條不紊。」

不僅如此,因為蔡碧仲雷厲風行重新檢視縣府過去的標案,他一直有人身安全問題,後來還接到死亡恐嚇信,縣警局只得一直加派警力保護他的安全。「一開始是兩個隨扈在輪,後來變4個,再後來變6個。」他說,每天24小時都有兩個人陪他,和他一起吃早餐、一起運動、一起睡在宿舍裡。

花蓮縣政怪象全都露 「1個人說了算」太荒唐

檢察官出身的他強調,國家有保護公務員的機制,而且「我都有準備,準備好就好了。」蔡碧仲要求調派年輕、背景單純的隨扈,這6個年輕人和他朝夕相處3個月,「後來像是6個自己的小孩,」他說,卸任回台北時,除了隨行的兩個人,有1個隨扈還特地請假陪他搭車到台北。

談到花蓮縣政府過去的作為,蔡碧仲話匣子就停不下來。他說,花蓮的公務員很可憐,大部分的公務員都沒有問題,但長期被民選首長「1個人說了算」,往往承辦人或科長簽了公文上去,走完簽辦流程後,公文才被刪改;也就是公務員手上的公文,和檔案室的公文不一樣,為了保護自己,很多公務員只得自己留1份公文影本。

蔡碧仲連在縣政府調閱公文都有困難,要嘛就是調不到,要嘛調到的是竄改過的公文,花蓮縣政府很多是處於「失能狀態」。過去縣府沒有固定舉辦主管會報,蔡碧仲每週都召開1次會報,重申「確立依法行政和行政中立」的重要性。

他說,公務員薪水不是很多,可以餬口而已,很多人是考上公務員捨不得放棄,因為在花蓮沒有其他工作,在那邊慢慢的熬,如果有一天受了誘惑被咬住了,從此就被綁住了,「我最不能接受的,是原本很可能善盡職責的公務員,因為你個人的作為去影響到他們。」

身後的紙箱,全是蔡碧仲從花蓮帶回來的資料。(圖/陳俊松攝)

光是把公文拿來看、修正,就匡正了很多事。例如位在精華區的東洋廣場土地案,「不到7個月時間,標價從17億元降到9億元,土地有那麼急著賣嗎?沒有人要嗎?」例如他修正香榭大道計畫,將工程費用減少6000多萬元,石材鋪面省下1.4億元。

原本要花18億元的青年安心住宅,在蔡碧仲眼裡也是一個錢坑,因為安心住宅都是要蓋在人口多的地方,花蓮卻是蓋在新城鄉,共有809戶,已蓋了400多戶卻賣不出去,他暫緩興建其餘住宅,「青年住宅是挪用教育基金、統籌分配稅款、廠商往來專戶的錢去蓋,這些基金都是平常應急用的,如果要挪用要能及時回歸,縣府已花了好幾億元,只回收1600萬元保證金,卻花了2800萬元廣告費。」

蔡碧仲激動表示,不是說再怎麼窮也不能窮教育,再怎麼苦也不能苦孩子?那怎會把教育基金拿去蓋青年住宅,讓小孩子沒課桌椅,學校司令台壞了沒錢修?把道路維修專案的2000萬元拿去買香榭大道的石頭,這怎麼叫做幸福花蓮?「明眼人不會不知道,但知道又怎麼樣?沒有人跟他選!」

戶籍將遷花蓮 相信這個地方可以改變

「所以說花蓮人不幸福,不是我隨便說說。」他指出,他在花蓮會去打網球,一些球友比較熟了才會跟他講,花蓮人對政治有恐懼感,即使是他的親戚朋友,去年底縣市長選舉的投票還是很謹慎,他們跟他說「你們又不會上3個月走了,一切會復辟,恢復原狀。」他自問自答,「那我在那邊,對他們是利還是弊?」

回台北之後的蔡碧仲,決定把他在花蓮的3個月經歷寫成書,也決定要把戶籍從嘉義遷到花蓮。他說,花蓮已經民智鈍化,違法亂紀,很多精英就不碰政治了,「花蓮沒有黑白道,只有一個姓傅的人,被迫害的還會支持他。」他要讓鄉親父老感覺到好的政策要延續,不能人去政息,「否則去撥弄一下還是恢復原狀,這樣對他們情何以堪?人家對我們有期待,如果一走,等於澆了一盆冷水,他們一輩子爬不起來。」

蔡碧仲一面講話,一面拿著布不斷擦拭已經光潔無比的辦公桌,好像一個有潔癖的人,又好像是藉這個動作,深化他的決心與承諾。「我對花蓮有使命感,不然只有3個月,何必做那些事?到了那裡就知道,全台灣竟然有人讓你需要去拯救他們,而這些人這麼好!」

「花蓮一定有機會改變,只是時間而已,我是丟下一顆石頭,將來會產生很大的漣漪。」他一再、一再重複他對花蓮的承諾,好似擔心花蓮人不相信他,不相信他會再回到花蓮。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