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學海計畫開辦11年逾3萬名學生出國》到海外研修實習 不再遙不可及

2019-02-05
作者: 盧克蘇

李昆哲到比利時當交換學生期間,對歐洲力行綠色環保大開眼界。(圖/李昆哲提供)

想要出國念書卻煩惱學費、生活費所費不貲?或是想要感受海外工作經驗,卻不得其門而入?除了公費留學獎學金以外,教育部在96學年度開始推出「學海計畫」,只要是大專校院的在學學生,都可以透過學校向教育部申請出國修讀學分或至國外企業實習的補助獎學金。

這個計畫總共分成4類,包括「學海飛颺」、「學海惜珠」、「學海築夢」與「新南向學海築夢」。「學海飛颺」與「學海惜珠」是鼓勵優秀大專學生至海外大專校院就讀;「學海築夢」與「新南向學海築夢」則是安排到海外企業與機構實習。這個計畫開辦11年來,已經選送3萬689名學生出國,除了補助來回機票,也補助學費、生活費等相關費用。

教育部國際及兩岸教育司參事歐陽彥恆提到,這個計畫希望擴大學生的國際視野、提升國際競爭力。同時為了配合新南向政策,增進與東協10國、南亞6國的交流,在106年增設「新南向學海築夢」計畫,特別補助學生至新南向國家的企業與機構實習。從目前的統計來看,比較多學生申請至泰國、越南、新加坡、馬來西亞、澳洲實習。

歐陽彥恆觀察,這個計畫讓很多家境小康的學生有機會出國,尤其是清寒學生可能連做夢都沒想過有機會可以在國外生活、旅遊、增進語言能力,改變未來的人生規畫。之前錄取學海惜珠計畫的李昆哲就提到,出國對他來說是不切實際的事,但是因為有這個計畫,才有機會到比利時交換學生一個學期,並走遍15個國家、42個城市。而錄取新南向計畫的江伯偉也提到,在新加坡1個月的實習之後,讓他感覺台灣人很有國際競爭力,而且不排斥到國外工作。

這幾年來,學海計畫的錄取名額持續增加,105年送出逾3,000位學生出國,106年到目前為止也有4,272位出國,107年因為預算增加,還多舉辦一次徵選,預計會超過5,000人出國。如果有意申請這個計畫,歐陽彥恆提醒學生主動向學校詢問,通常2月學校會公布徵選辦法,徵選資格包括在校成績、語言能力、社團經驗等等;5月公布審查結果,在審查結果出爐後有1年半的時間可以準備出國,希望大學生可以多多利用。

經驗分享〉比利時交換學生李昆哲:多元文化碰撞,影響日後追求的目標

申請到學海惜珠計畫的李昆哲,原本是沒想過可以當交換學生的。來自單親家庭的他,下面有2個弟弟,大學就讀是申請就學貸款,儘管嚮往到海外看看,但似乎是遙不可及的夢想。在有了這一筆獎學金,104年9月,他前往比利時布魯塞爾自由大學交換學生一學期,並在課餘時間走遍15個國家、42個城市。

為什麼選擇比利時的學校?李昆哲提到,在就讀台灣大學商學研究所時就對環保議題非常關注,而歐盟用公權力推行綠色經濟有很好的成果,而且當地的私人企業也在倡導綠色經濟,讓他感到相當興趣。確實,他看到那時的歐洲已經盛行共享單車,也出現共享汽車,而且一定是電動或油電混合車。歐洲人生活中的很多習慣,像是垃圾分類、節約能源的概念都展現在生活的大小事情上,讓他大開眼界。

歐洲大學的排課和台灣不太一樣,同一堂課每週的上課時間不一定相同,有些課還可能會集中在某幾週,這讓他更有彈性的安排課餘時間到附近國家旅遊,感受不同的文化與在地生活。因此他利用廉價機票與巴士去了15個國家,包括法國、德國、瑞士、英國、葡萄牙、義大利、匈牙利、捷克、冰島等等。他走遍著名的景點,例如瑞士的策馬特遠眺馬特洪峰、到冰島看自然景觀、參加德國慕尼黑啤酒節、到具有歷史意義的柏林圍牆。

當然,最大的震撼還是歐洲的多元文化與價值觀。光是語言的標示就可以感受到歐洲國家重視各民族的平等與尊重。舉例來說,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是使用法語和荷語的雙語區,因此所有地名的標示都會出現兩種語言,但語言的排列順序並沒有固定;另外比利時雖然有法語區、荷語區和德語區,國歌也有3種語言,但並不強求每個人都要唱同一種語言的國歌。李昆哲很享受這種價值觀的碰撞,「看世界上不同的風貌,反觀自己的定位是什麼。原來這裡的人可以用這種方式的生活步調生活。」他說,這對思考畢業後找什麼工作、過什麼生活,以及之後想要追求什麼成就都很有幫助。

從研究所畢業後,李昆哲先是在台灣的惠普公司工作,一年後轉到中國的蘋果公司,現在已經工作一年多。回顧這段經歷,他發現一個學期的交換學生經驗,讓他不排斥出國工作。另外也因為遊歷歐洲,更能以包容、尊重態度來面對同事的不同立場與不同的意見,他會認真傾聽同事的話,用同理心了解同事的想法,並試著找出最好的解決方法,避免衝突。學海計畫提供的不只是獎學金,還有理解多元文化與價值觀的機會。

經驗分享〉新加坡法律實習生江伯偉:體認專注法條之外,更重要的還有同理心

「我對於他們這麼多人種,可以這麼和平,感到不可思議。」這是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的江伯偉對新加坡的深刻印象。因為新南向築夢計畫,他從107年1月開始到新加坡無償法律扶助會實習1個月。在這段國外實習中,他不只學到同理心的重要性,還找出自己的競爭力。

新加坡無償法律扶助會是新加坡律師公會下的慈善機構,提供法律專業服務給無力負擔訴訟費用與律師費的新加坡民眾。他的實習分成兩個階段:前半段是加入刑事案件法律扶助計畫,在新加坡國家法院的辦事處受理刑事案件的法律扶助申請,工作包括確認申請人是否符合資格、了解申請人面對的法律問題、協助申請人完成申請流程等等。第二階段則是到社區法律診所,提供民事案件的諮詢服務,幫助申請人與律師溝通,並做記錄。

對江伯偉來說,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位80多歲的老先生,他是很久以前移居新加坡的華人,只會講台語,但是律師只會講英文,為了幫助雙方溝通,他必須充當雙方的翻譯。他發現,在新加坡每個人會講的語言不同,但相處還是很融洽,這實在不可思議。其實在學校的時候,他也到過新竹地方法院實習,不過與在新加坡實習的經驗不同。

在新竹地方法院的時候,他是司法實習官,主要與法官討論法律上的爭點、該如何判決、判決書怎麼寫;但是在新加坡實習的時候,他是在第一線接觸到背景不同的申請人,這些申請人沒有法學專業,無法用專業的法律術語來說明,「你要怎麼把艱澀難懂的法律程序和概念鋪陳出去,讓一般人都能懂?」江伯偉對這點有很深的感觸,他發覺需要設身處地替申請人著想,「法律人的訓練不該只專注在法條,那就變成法匠了。」

另外,他也發現新加坡人的法律知識水準比台灣人還高,新加坡人在申請法律扶助的時候,其實很多人都了解犯罪後會有什麼法律效果,所以在跟律師討論時,可以很快就談到需不需要認罪協商、有沒有可能緩刑。

「我們要面對的敵人不是台灣人,而是台灣與國際之間要接軌。」經過這1個月的實習,江伯偉對於台灣的國際競爭力有更深的感觸。他實習的地方正好是新加坡的金融區,可以看見很多白領階級與外國人來來往往,因為當地70%都是華人,當地人至少會兩種語言,相較於外國人,台灣人不但懂中文,英文也不差,相對來說很有競爭力,實在不該妄自菲薄。現在的他更願意走向國際,期望在畢業後可以到國外工作,在世界各地發揮所長。


 江伯偉(後排黑衣者)在新加坡實習期間,是在第一線接觸到背景不同的申請人,讓他有很深的體悟。(圖/江伯偉提供)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