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黃哲斌

新聞工作者、自由撰稿人 政大新聞所,曾任記者、編輯、新聞網站主管;目前網路活動地點是Medium及Twitter,帳號都是Puppydad

黃哲斌:科技動盪時代的新年曙光

2019-01-08
作者: 黃哲斌

(圖/Pixabay)

送舊迎新,若說「2018是科技動盪年」,恐怕很少人否認;尤其臉書,從年頭到年尾,醜聞連環爆,幾至「打牌摸到一條龍」的境界。再加上,假新聞襲擊、網路民粹政治興起、歐盟實施嚴格的個資保護法案GDPR、美中貿易戰的科技監控疑慮、區塊鏈的「鬱金香熱」隱憂、馬斯克及貝佐斯的個人爭議…。

我們似乎從幾年前的「科技樂觀年代」,一下子掉進「反科技烏托邦(dystopia)」的濃密烏雲裡。眼前這些業力爆發,但願是短空長多,願透過各種反彈、討論、修正,我們更有機會重新思考,「科技如何帶領人類前往下一個文明路口」?

從樂觀到懷疑 科技圈的自我反思 

例如,「虛擬實境」的技術先行者傑倫.拉尼爾,寫了一本回響熱烈的小書《刪除社交媒體帳號的十個理由》,細膩分析當代的社群媒體危機。著有《注意力商人》等書的台裔法律學者吳修銘,最近發表新書《巨大的詛咒》,回溯美國反托辣斯的歷史,從石油企業、電話鉅子、微軟到當前的矽谷巨頭,具體主張美國政府必須在臉書、亞馬遜等公司「大到無法治理」之前,盡速介入監管,強迫它們拆分,以免商業壟斷侵害公共利益。

最具特殊意義的,或許是11月間,全球資訊網(WWW)催生者伯納斯李在「科技界達沃斯論壇」的里斯本網路高峰會上,推出他草擬的「網路契約」,列舉政府、企業、公民守護網路開放性的9大原則。

這份契約雖無實質約束力,卻促使我們共同思考,「網際網路發展30年來,科技需要補修哪些人文學分?」身處風暴核心的臉書與谷歌等科技巨擘,也簽署響應。

或許,我們可以審慎樂觀相信,網路上固然有不少惡意破壞者,然而,促成共好、推動正向改變的科技力量,仍然屬於大多數,後者有機會抵銷、修正然前者的暗黑破壞性。最近,台灣就有一個極佳的例證。

過去幾年,網路社群「g0v零時政府」每年舉辦「公民科技創新獎助金計畫」,只要具備任何以科技改善社會的創意、有能力以開放原始碼完成程式開發的個人,就能提案申請,入選者可獲30萬到50萬元獎助金;換言之,等於是網路科技圈的「圓夢計畫」。

這個完全由民間自發組織、籌募資源、執行考核的獎助計畫,幾年來,已累積收到184件提案,其中19件獲選,合計發出逾880萬元獎助金。或許你會好奇,過去有哪些專案獲選?

例如,一群在學校主修測量製圖、空間資訊的學生,有感於台灣道路品質缺乏系統性資訊,決定利用智慧型手機裡的「3軸感測器」,作為偵測道路坑洞的感應器。

台灣正面案例 臉書負面效應反差

他們設計一款名為「台灣路更平」的APP,志願使用者下載後,只要固定在車上,一旦行經坑洞,就會結合地圖圖資與GPS全球衛星定位系統,上傳到系統資料庫,集眾人之力,自動描繪出顯示道路品質的地圖。

任何人都能查閱這份電子地圖,小坑洞標示為橘色箭頭、大坑洞標示為紅色箭頭,如此不但能提供用路人參考,避開凹凸不平的路段,也能讓道路養護單位一覽需要即刻修補的熱門路段。這件案例有趣之處,在於智慧手機內建的「3軸感測器」,原意為偵測用戶步行、跑步、爬樓梯等健身活動,卻意外成為健診道路品質的工具,佐證科技的「不可測性」。

另一件案例,則是長期關懷弱勢的團體「人生百味」,他們發現,慈善單位提供街友的熱食、舊衣等物資,因為彼此缺乏橫向協調,有時街友一個晚上收到3個便當,有時卻要餓著肚子入睡。因此,他們開發名為「無家者小幫手」的網站,試圖改善此一問題。

網站功能簡易而直覺,透過一個類似行事曆的網頁,慈善團體規畫捐贈時,可以上網查閱,若當天已有其他單位提供類似物資,就能自行判斷是否改變捐資品項、日期或地點,避免資源重複浪費。另一方面,少數具備智慧手機的街友,也能查閱近日何處有物資發放,並告知其他街友,不必在不同發放點之間來回奔波。「無家者小幫手」的特殊意義,在於它透過低門檻的網路應用,卻能解決一項實質困擾,讓捐贈、受贈雙方各蒙其利。

這項「g0v公民科技獎助金」,正是科技有益社會的具體事證,也是臉書等負面效應的本土反差。對了,若你身邊有兼具創意熱情與技術能力的朋友,快請他們去提案,2019年度的提案截止日期是1月13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