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動態 > 企業風雲

可寧衛7年級生接班 轉型計畫啟動

2019-01-04
作者: 游筱燕

可寧衛董事長楊慶祥次子楊永發,日前接任可寧衛總經理。(圖/資料室)

2018年11,全台最大廢棄物處理及掩埋場可寧衛發布公告,任職20多年的總經理陶正倫卸任,轉任副董事長,由可寧衛董事長楊慶祥的次子楊永發接替,隨著2代的接班,正式宣告可寧衛的轉型計畫啟動。

可寧衛是全台最大廢棄物處理及掩埋場,是危險廢棄物(以下簡稱危廢)最終去處的處理廠,主要業務包括清運、固化、掩埋、棄置廠專案整治等一站式清除處理服務,有害事業廢棄物固化處理量是第2名—中聯資源的5倍,連續5年平均EPS(每股純益)超過11元,1年可以賺超過1個股本。

殯葬起家 昔日僅3人公司

楊慶祥談到2代接班時說:「過去從3人公司的殯葬業起家,就只有我和總經理,老婆兼當會計,辦公室設在棺材店,店內放3個棺材,廚房旁邊的兩張桌子就是辦公桌,在棺材店裡談下與澳洲6大工業集團之一的布萊堡集團合作案,做危廢處理事業到現在,常常校長兼撞鐘,過去太保守,但現在年輕人不一樣,想法很多。」目前楊慶祥長子楊修翰負責納骨塔部分,楊永發接手環保事業,女婿陳煜賢則任董事長特助。

曾任高雄市國稅局局長、現任可寧衛獨立董事的楊文哉表示,今年30歲的楊永發在美國長大,瑞士讀大學,英國倫敦商學院碩士畢業,回到台灣勤業眾信擔任過兩年分析師,學經歷豐富,日後可寧衛會擴大投資部門,談合作、併購與私募,就是由楊永發操刀。

用地取得不易 營運遇逆風

楊慶祥之所以要加快第2代接棒的腳步,在於經營上的危機意識。儘管去年底可寧衛風光啟用了大寧掩埋場,是集團第8座大型掩埋場,但第9座的馬頭山掩埋場已經申請3年,至今仍過不了環評,「政府可以制定法規,可寧衛已經照法規走,但政府不能不拍板、不作為,讓環保『集團』無限上綱。」楊慶祥說,相較過去申請掩埋場平均前後須花兩年時間,預估日後的掩埋場申請流程,須耗費6、7年。

再者是使用空間遭到限縮。起初馬頭山請結構技師嚴密計算,可承載的規畫容量是500到600萬立方,但抗爭的人說承載量過高,最終減下來變成450萬立方,「少掉一個現在用的掩埋場量。」過去,可寧衛建5公頃的場,能創造150萬噸的容量,如今10公頃要達到都難,由於現在掩埋場規定須有30%的隔離綠帶、15%做基礎設施,「一塊掩埋場用地取得困難,應發揮到最大功能,不要縮減,再讓掩埋公司做好後續管理。」楊慶祥感嘆地說。

什麼是後續管理?楊慶祥表示,2015年,可寧衛於吉衛掩埋場的擋土牆邊上,以百合竹、羅漢松、波士頓蕨等植栽建造一座高13.8公尺、長180公尺的綠化植生牆,拿下世界最大的垂直植生牆金氏世界紀錄。

這是以前許多一案公司做不到的,他們興建個小掩埋場,容量只有20萬到30萬噸,填完場就荒廢,「這樣不對,可寧衛近期也準備要推動維護基金,例如:收1噸廢棄物後的營收,將提撥當中一定比率,專款專用。」

楊慶祥私下透露,許多坊間主打「再利用」的公司低價搶標,處理費用是可寧衛的三分之一,「我很好奇他們是怎麼做的?」

2018年7月,爆發上市公司、不鏽鋼冷軋板材供應大廠千興公司,為了省錢,將事業產生的有害廢棄物回填到公司廠區土地下方,已被聲押。種種惡性循環,讓非法偷倒危廢時有所聞。連楊慶祥都忍不住調侃,自己身為全台最大最終廢棄物處理公司,但對於台灣每年固定產生龐大的危廢量,市占率也僅4%,其他的危廢去哪裡了?楊慶祥建議,「為了不讓危廢持續汙染環境,政府核准掩埋場的速度,要快!」

為了即時因應市場變化,可寧衛已經開始大幅調高賣價,減量經營,同時也往多角化經營。首先,布局其他環保事業領域。上半年,可寧衛與全球第2大專門從事廢棄物處理廠商、法國蘇伊士環境集團子公司台灣昇達、榮工處,三方攜手合組民營化公司,正式切入焚化爐經營領域。

其次,跨出國際。可寧衛6年前前進中國,但成效不彰,現在將重心移至有許多獎勵措施的蘇北、連雲港、淮安一帶,近期可寧衛也赴東南亞評估,包括馬國、印度等。

第三,組織大變革,朝大型企業邁進。過去可寧衛在台北、桃園只設簡單的事務處,今年都有了正式辦公室,最近才在桃園買下萬坪土地,還找來許多高學歷的高階管理,據了解,全都由楊永發主導,要為傳統行業帶來新氣象。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