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嘉隆

AIA Capital 財富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吳嘉隆:川普能換下鮑威爾嗎?

2018-12-28
作者: 吳嘉隆

(圖/Pixabay)

川普先前對聯準會升息很不滿,這次12月利率會議前,川普又發言警告,認為升息太快。結果警告無效,聯準會主席鮑威爾仍按表操課,將政策利率升到2.25至2.5%。川普終於吃不消,開始在白宮內部討論要把鮑威爾開除。

美股跌跌不休,確實跟聯準會的升息展望有關,前瞻指引原本說2019年要升3次,在12月的利率會議上又調低為只有兩次,但市場還是繼續下殺。

目前,美股3大指數看起來都頻創近期新低,市場心理確實脆弱,難怪川普會焦急。因為新總統,可以利用任期的前兩年把一些不討好的政策趕快推出,然後在進入大選的前一年,經濟表現要強力拉起,否則來不及對大選產生助攻效果。2019年正是總統大選的前一年,萬一股市崩盤,對川普會很不利。

我想提出下面幾點評論。第一,聯準會必須維持獨立性,必須擋住政治干預,貨幣政策才有可信度,否則將來聯準會官員講什麼話,市場都會擔心是否被總統或參議員修改回去。當貨幣政策無法取信於金融市場時,就無法運作下去。

為了維持這個獨立性,川普放話一定會被聯準會頂回去,因為聯準會不能在川普的威脅之下來讓步。其結果就是川普愈反對升息,聯準會就只好愈是升息。

第二,聯準會主席有任期保障,正常來說,總統沒辦法更換聯準會主席。但是還是有前例。在1970年代的石油危機時期,卡特總統想把當時的聯準會主席米勒換下來,因為米勒對抗通膨的態度不夠強硬,升息升得太慢。卡特的創意做法是邀請米勒出任財政部部長,米勒接受了,於是空出聯準會主席的缺。卡特趕快提名伏爾克來接任。伏爾克快速升息升到20%,終於把通膨壓下來。

第三,聯準會要把實質利率升到長期中性水平,而且會稍微超過一點,以抵銷過去的超級寬鬆。這個中性水平大約在生產力成長率附近,目前估計在0.5個百分點左右或更低,如果加上通膨的2%,中性利率就在2.5%附近而已。這個演算說明升息已經到了尾聲,聯準會2019年要升息兩次確實有困難,只是要慢慢改口。川普此時出來攪局,恐怕會弄巧成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