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台灣的未來必須要有新論述

2018-12-27
作者: 謝金河

(圖/Pixabay)

2018年即將走入歷史,回顧過去一年,中美貿易戰無疑是牽動美中關係、全球經濟的最大變數;而這個變數是現在進行式,接下來仍有十分巨大的後坐力,而且台灣很可能是美中板塊變動中受到波及最大的焦點,有志於2020年總統大位的未來領導人,必須好好思考這個新局面。

2018年最大的變化點出現在3月,3月發生了很多大事,一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把任期改為無任期制。從西方的角度來看,好像習近平當了皇帝,中國從1978年鄧小平改革開放以來所建立的一人兩任,第二任欽定下一代接班人的政治體制,被習近平改變了,從鄧小平的開放專制路線變成習近平的集權獨裁體制,這是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最大的改變。

西方世界這才驚覺,中國不但沒有因為經濟發展走上民主開放的道路,反而變成30年代的日本軍國主義、德國納粹的集權獨裁路線。這時西方世界開始認真思考,2001年全世界協助中國加入WTO(世貿組織),其初衷是為了協助中國發展經濟,也希望中國經濟發達之後,能成為民主國家,沒想到期待落空,這讓大家想起當時獨排眾議、反對到底的美國現任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如今大家回頭要求中國遵守加入WTO的承諾,美國總統川普的第一道菜是解決不公平貿易,否則增加關稅,這是美中貿易戰的起點。

表面上是貿易戰 骨子裡是科技戰、政治戰

二是習近平更改任期制,中國竟無一人反對。對照100多年前袁世凱實施帝制,中國人群情激憤,揚言推翻袁世凱帝制;這次中國人噤聲,原來是中國維穩力量高於一切,這是AI(人工智慧)的人臉辨識發揮了巨大威力;也就是說,AI的發展如果用來造福人類,這是好事,但如果用來對付人類,那是浩劫。這時美國終於驚覺「中國製造2025」的可怕,於是率先對中興通訊制裁,最近的華為公主被捕事件,正是5G(第5代行動通訊系統)主導權之爭,這是科技戰。

三是中國脅迫國際44家民航業者不得把台灣稱為國家。美國白宮提醒美國航空業者不得就範,並暗示這是中國典型的經濟脅迫手段。白宮發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更指控這是歐威爾式的胡言亂語(Orwellian nonsense),暗示中國無孔不入地監控公眾。面對白宮強烈指控,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直指白宮「愚蠢」。這是美中兩國不同體制的雞同鴨講,雙方毫無交集。

站在中國的立場,台灣是中國的,外人沒有資格說三道四,崔天凱還回嗆美中貿易戰中國一定「奉陪到底」、「中國一定統一台灣,不相信等著瞧!」對美國來說,中國可以霸凌台灣,就可以霸凌全世界,這是東方與西方價值的對撞。

中美恐陷修昔底德陷阱 台灣必須選邊站

接下來就是今年全世界最熱門字眼「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最近代表蔡英文總統出席APE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的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引述哈佛教授艾里森撰寫的《Destined for War(注定一戰?)》一書的論點,也提出「修昔底德陷阱」,表示這是一個已存在多年的強國,面臨一個新強國崛起的衝突。當既有強國不能容忍新強國的崛起,但新強國又力爭出頭,彼此不能相容,就有可能陷入戰爭的陷阱。所以張忠謀說:「貿易戰只是美中對立的序曲。」。這是國內企業家對美中貿易戰最深入的解讀。在我看來,美中貿易戰是強國主導權之爭,更是人類體制的一場大博弈,也就是民主體制與集權獨裁的一場鬥爭。

接下來美國一定使出全力孤立及封鎖中國,美國有兩位重量級官員傳遞了重要訊息,一是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10月4日到哈德遜智庫演講,彭斯不看稿足足講了40分鐘,被視為是1946年英國前首相邱吉爾有關「鐵幕」的演講後,百年以來最重要的一場演說。在演講中,彭斯抨擊中國介入美國學界、政界、企業界,又區隔了中國與中共,彭斯認為,美國與所有中國人都是好朋友,但暗示美國要對付的是中共政權;彭斯也大力讚揚台灣堅守民主陣容,是全世界華人最後的希望。美國已把中國定位為「非市場經濟國家」,在美加、美墨的貿易協定中都附加了「毒藥丸條款」。

彭斯已拋出這個明確訊號,很可惜蔡英文總統沒有在第一時間回應,其實蔡總統可以回答說:台灣奮力堅守民主,與集權獨裁的中共不相同。換句話說,貿易戰開打下去,美中衝突會逐漸擴大,很多國內企業界人士都說兩隻大象打架,台灣千萬不要選邊站,這是把美中爭霸看成簡單的貿易戰;但如果不是貿易戰,而是「修昔底德陷阱」的人類價值制度之爭,台灣必然要選邊站,彭斯的演講已在向台灣招手了。

繼彭斯演講後,12月4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舉行的美國德國馬歇爾基金會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又傳遞了另一個訊息,他說,川普政府不願再接受中國、伊朗、俄羅斯違反多項條約和多邊協議的作法,將採取行動改革二戰後國際秩序基礎的機構,亟需改革的機構包括聯合國、歐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及世界銀行等;蓬佩奧說,川普政府將建立一個由美國領導和民主支持的新的世界秩序,這是2018年歲末美國政府最直白的表態。

兩強爭搶討好台灣 領導人必須明確定位

換句話說,美國將號召民主體制國家,重新建立一個與集權獨裁陣營對抗的體制。推估到了2019年,如果中國沒有落實加入WTO承諾,美國可能宣布退出,另組新的關稅聯盟來取代WTO;中國既然不是市場經濟國家,可能被排除,台灣是市場經濟國家,可能會被請進去,這等於美國變相廢掉WTO。再往下看,既然美國已退出由中國主導的聯合國人權組織,美國可能成立新的民主國家聯盟來取代聯合國,那麼中國不是民主國家「進不去」,台灣是民主國家可以「進得來」;這麼一來,美國一定會大打台灣牌,這時台灣必須「選邊站」,而且不選邊站都不行。

這次9合1選舉,執政的民進黨慘敗,外媒都認為北京是最大贏家。這也讓美國必須更認真思考台灣的定位。大選後,美國為表示對台灣的支持,AIT斥資11.6億元在台北市天母買下「新美齊天母」豪宅預售案,準備作為員工宿舍,這是美國首度在台的置產,可看得出美中博弈中,台灣很可能是戰略最重要的制高點。有人說,在美中貿易戰中,台灣千萬不要變成棋子;現在看起來,台灣是棋子,而且可能是王牌。

台灣的領導人如何善用這個戰略制高點,每一步都是關鍵。一是台灣若要選邊站,必須站在民主陣營這一邊,領導人必須大聲說出來。二是面對九二共識節節進逼,習近平在慶祝中國改革開放40年大會上,再度重申「神聖領土一寸也不能分裂出去」,又說兩岸關係的主導權,要牢牢掌握在中國手上。面對中國進逼,台灣不能以「保持現狀」回應一切,像九二若是共識,在一中框架下,如何各表?台灣當局必須說清楚;其實兩岸關係仍必須兼顧歷史,兩岸的分治是從1949年國共內戰到現在,中國從來沒有拿下台灣,中華民國也從來沒有「滅亡」,一直都存在著,這是兩岸的現實,台灣未來的領導人必須把定位說清楚。

從這次9合1大選來看,未來美中都會在台灣身上加碼,台灣如何打扮成美少女,讓雙方來加碼追求,這是領導人智慧的體現。美國在2020年的台灣大選一定會使力更多,有志於競選大位的領導人,必須有全新的視野及論述台灣未來的能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