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財經動態

一場命案掀起的油價角力戰

2018-12-24
作者: 石浦德、克魯克斯

美國以能源強權的姿態再起,促使華府重新思考如何界定邦交關係。(圖/達志)

住在美國西德州的厄爾絲,一生目睹過多少次油價起落,家鄉當前的榮景卻是畢生首見。她說:「我們這裡炙手可熱;你若是沒事幹,是你不想找工作,若想工作,只管開價。」

厄爾絲是西德州二疊紀盆地心臟地敖德薩(Odessa)商會的執行長。敖德薩是這一次重振美國石油業的頁岩油產區熱點,每日增產100萬桶,推動美國油產量每日增產達210萬桶的紀錄,也使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原油輸出國。

頁岩油不但使德州西部荒僻的沙漠小鎮麻雀變鳳凰,也重新形塑了國際政治上的景觀。美國以能源強權的姿態再起,促使華府重新思考如何界定邦交關係,使中東產油國坐立不安。沙烏地阿拉伯是美國在阿拉伯世界最主要的盟友,但過去兩個月沙國卻嘗盡了教訓。

記者命案 削弱沙國談判籌碼

為回應過去兩個月來油價下跌30%,僅60美元1桶,控制全球大約3分之1油產的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與盟國俄羅斯、哈薩克,12月6、7兩日在維也納集會。以往油價若下跌如此,OPEC與其盟國一定會同意減產;但對OPEC領導國沙烏地阿拉伯來說,這項決定因為《華盛頓郵報》的沙國記者卡舒吉的遇害,變得複雜化。

批判沙國王室不遺餘力的卡舒吉慘死,以及美國對此一事件的反應,顯示沙國一向珍視的對美關係已裂痕滿布。儘管美國中情局的報告判斷是沙國王儲穆罕默德.賓.薩勒曼下令在沙國駐伊斯坦堡領事館擊殺卡舒吉,美國總統川普依舊支持利雅德政府與王儲,但川普的考量是有附帶條件的,關鍵之一正是油價。

在公開聲明、推文和私下溝通中,川普一再表明他支持低油價,反對沙國走向減產,因卡舒吉事件而遭國際聲討的沙國王室,面對的壓力就更雪上加霜。在美國再度對伊朗祭出制裁手段時,沙國曾以增產維持市場供應,它這種在中東地區擺出德黑蘭頭號對頭的姿態,反映出川普政府外交政策中的核心。

RS能源集團董事布饒爾說:「沙國的優先是鞏固王儲的地位,而這項策略的關鍵就在於取得川普的支持。川普顯然將支持王儲與幾件事掛鉤,油價似乎才是川普最在意的。」對川普政府來說,這個算盤人人都看得懂。低油價表示汽油便宜,可以提振國內消費。川普讚揚最近的油價走低就是「減稅」,在美中貿易大戰造成股市大波動之後,這對他來說是好消息。

頁岩油興起 腐蝕美沙盟誼

然而對沙國,這是進退兩難的處境。沙國能源部部長法力赫一直在鼓吹日產量削減100萬桶以上,但觀察家認為,沙國要討好川普,他的計畫阻力重重。美國政府能源顧問麥納理指稱,利雅德當局的立場很危險。他說:「他們若策動油國組織與其盟友減產,好把布倫特原油拉到70美元以上1桶,很可能觸怒川普;但利雅德若對川普唯命是從,存貨過剩再度出現,原油價格就會破盤。」

沙國油業史作家吳爾德說,利雅德在油國會議中的最大策略,是「不動聲色減產,拉抬油價了,又不讓OPEC的行動特別招來注意」。然而,歷史告訴世人,這種作法既失姑心又失嫂意─惹惱了川普,對提升油價卻起不了什麼大作用。

沙國的舉棋風險還不只是針對油產做決定而已。石油一向是美沙盟誼的基石─沙國從美國賺到的油元,再經由向美軍購而流回美國經濟。但自2014年油價滑落後,利雅德有意進行社經改革,藉由多元化與現代化來減低對石油收入的依靠。但是要讓這項方案成功,沙國需要短期將油價維持在高價位,好籌措改革經費。

頁岩油的興起腐蝕了美沙盟誼的支柱。美國的淨石油進口在2005年高達每日1300萬桶,此後就一直走下坡,今年降到每日240萬桶。根據美國能源情報署估計,明年底可能降到33萬桶。沙國原油供應仍關係著世界經濟與美國消費者的燃料價格至巨,但是外交關係協會資深研究員賈菲說,如今美國對油價上漲的免疫力,已與10年前不可同日而語。

在政治人物認真了解這項變化與影響之際,美國需不需要繼續與利雅德綁在一起,這個辯論話題也更加熱絡了。任職RBC Capital Markets的中情局前分析師克羅夫說:「在卡舒吉遇害後,華盛頓的氛圍絕對改變了,政治人物看到了美國油產的增加,已逐漸質疑美沙聯盟是否像從前那樣必要。」

記者遇害成了最後一根稻草

這種質疑促成美國國會展開行動。美國參議院日前以63對37票通過一項決議,要求美國總統與三軍針對沙國對葉門「胡塞反抗軍」(Houthis)的濫殺有所介入。後者被國際援助團體形容為全球最嚴重的人道危機。此外,允許刑事處罰OPEC成員國及其輸油盟邦的立法在美也有相當進展;這對在美國有廣大資產的沙國(包括北美的大型煉油廠)而言,是真刀真槍的威脅。

民主黨參議員凱恩是葉門相關法案的起草人之一,他認為卡舒吉的遇害是「最後一根稻草」。「參院必須對沙烏地阿拉伯發出訊息─你不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他說,「川普不追究,不符合美國的價值觀。」

2014年秋天,沙國政府曾試圖在石油市場重振聲威,反制新起的頁岩油。在全球原油不斷飽和之際,利雅德不願減產,認為自己可以在價廉的油海中淹沒德州油商。然而,頁岩油證明它禁得起考驗。隨後,OPEC決定減產兩年,加上俄羅斯與其他非OPEC成員國幫忙,促成油價反彈。今年秋天油價下跌之際,這段往事再度浮現在人們的腦海。哥倫比亞大學全球能源政策執行教授博多福說:「我們現在知道頁岩油韌性有多強了。」

過去OPEC常以減產因應油價下跌,如今因沙國記者遇害,事件變得複雜化。(圖/達志)

力抗低油價衝擊 美從容拆招

厄爾絲表示,敖德薩居民看見過去兩個月油價不斷下滑,但是因為生產油商的長期承諾,他們依舊信心昂揚。該地產業支持的團體「二疊紀盆地策略夥伴」估計,2025年時,這裡還會因為學校、道路等基礎建設,再創6萬個就業機會,這對去年人口統計還停留在33萬的地方來說,是一個大躍升。

不過,研究機構Drilling-info市場情報部門副總裁江森說,在諸如科羅拉多、懷俄明與內布拉斯加州的丹佛—朱爾斯堡盆地(Denver-Julesburg Basin)等產油區,美國原油若從60美元1桶跌到50美元,會對經濟造成重大影響。

然而,短暫的遲緩或有可能,美國油業界仍普遍有信心成長可以持續。美國官員說,他們不擔心低油價的衝擊,因為科技的進步和效能的提高,油業能夠持續成長。當然也有人持疑,指稱2016年油價最低點時,美國的生產就緊縮了。

目前,西德州的日產量逼近370萬桶,該區油公司Concho Resources 副總裁季若德曾說:「我認為還有幾年的高生產期,二疊紀盆地很可能達到5、600萬桶的日產量,甚至可能達到700萬桶,然後持續一段時間。」

RS能源集團董事布饒爾說:「面對美國興旺的頁岩油生產,也許沙烏地阿拉伯決定不惜觸怒川普,以減產來拉抬油價;但無論沙國如何決定,在敖德薩這類產油區源源流出的石油沖刷下,美沙關係的基石已日漸遭受侵蝕,沙烏地阿拉伯已經重擔壓肩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