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塗翔文

影評人及自由作家

塗翔文:至親視角下的影中之癮

2018-12-23
作者: 塗翔文

(圖/Pixabay)

最近接連看了幾部電影,都和毒癮主題有關,而且恰好都是從身邊親友的觀點出發,描寫他們面對染上毒癮的青少年,想戮力幫助對方,卻又無能為力的無奈心情。

《班恩回家》—母親一日憂心

影后茱莉亞.羅勃茲主演的《班恩回家》(Ben Is Back),描寫的是一天之內發生的事。在勒戒所裡的男孩班恩,突然在平安夜前夕回到家,引起全家的不安與騷動。他說,想好好地在家度過一夜,即使母親與繼父小心翼翼地看護著,他的過去與不安躁動的因子仍然隨著時間放大蔓延,甚至再度失控爆發。平安夜變得一點也不平安,母親整個深夜在外追逐奔波,她能挽救自己的兒子不再重蹈覆轍嗎?

由於電影的時間化約在聖誕夜裡,一方面到處都充滿著團圓喜慶的氣氛,但另一方面,整部《班恩回家》一直在焦慮不安的情緒中往前進展。電影以茱莉亞羅勃茲飾演的母親為主軸,她既知道班恩的狀態,又捨不得放手不管,只能以緊迫盯人的方式看顧著他。電影每分每秒都像是害怕定時炸彈倒數讀秒一般,班恩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讓人擔憂,他似乎隨時都可能發生無法預料的憾事。

電影扎實拍出母親心中那股糾結,班恩的問題不只是自己對毒品的抗拒與否,還有他過去因毒癮纏身時,所做出的無數爛帳,竟在這個平安夜全都找上門來。大量的手提跟拍在這部片子裡變成呼應母親心力交瘁的狀態,她阻擋不了兒子的麻煩上身,也無法對他輕言放棄,於是只能隱忍,甚至獨自面對壓力的承受。我們跟著母親的喜怒哀樂,其實整顆心也分分秒秒糾結著,甚是心疼。

《美麗男孩》—父親自責難解

另一部美國片幾乎是在處理同樣一個主題。《美麗男孩》(Beautiful Boy)裡受盡折磨的變成了爸爸,史提夫.卡瑞爾飾演重毒癮男孩的父親,這個問題男孩由《以你的名字呼喚我》聲名大譟的男主角提摩西.夏勒梅主演,他原是一位開朗可愛的男孩,在父親的眼中,他幾乎無法理解為什麼他百般呵護照顧的美麗男孩,竟會變成眼前這個樣子。

電影同樣從他開始接受勒戒治療拍起,看似好轉的狀態,突然間他又破了戒,讓情況完全失控。父親一次又一次地出手救援,並且花了很多時間研究兒子陷入毒癮的狀態,卻還是幫不了他。隨著故事拉開,我們才知道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電影從父親的角度看待兒子,他因為父母離異,變得早熟敏感,但這不見得就是他陷入毒癮的原因,父親自責,也用盡力氣,卻好像什麼辦法也沒有。電影最殘忍又讓人心痛的,是父親痛定思痛放任兒子自己覺醒的那一刻,好像逼自己對親生兒子見死不救,卻又是已試盡各種方法後的唯一方法。

兩位男演員都表現精采,史提夫.卡瑞爾把一位父親的千頭萬緒又無奈無力的心情,詮釋得讓人心有戚戚焉;一頭金髮、充滿文藝氣息的提摩西.夏勒梅,則是把自己弄得瘦巴巴又憔悴不已,時而眼神空洞,時而亢奮咆哮,隨時處在高度不安的狀態,令觀眾看著心疼,卻也不寒而慄。

台灣片《小美》也是從旁人眼光看待毒品成癮者的故事,但它的形式與內容甚至比兩部美國片都還有意思。故事主角小美是一位失蹤少女,電影以偽紀錄片的形式,訪談9位與小美相關的人,包括房東、男友、母親、哥哥、前男友,甚至還有靈媒及失蹤前最後看見她身影的婚紗攝影師等人。

《小美》—台灣底層眾生相

觀眾一段段看下去,一點點地增加對小美的好奇與了解。但每位關係人所透露有關小美的訊息其實有限,一點一滴也難以拼湊出小美的真相,只知道她長期吸毒,已經到了失禁的地步,也知道她好像並不快樂,沒有人真正明白她的內心世界。有趣的是,觀眾其實看到的是這9個人,假借說著小美的二三事,其實吐露的也是自己的生命經歷。

所以9名角色有9種背景、9個身分,每個人亦有著自己的故事,電影只揭露一點點,還保留著大量的讓人猜測揣想的可能。因應於9個角色,我們看到9處不同的場景,還有各段不同設計的攝影風格與鏡位,一段段的訪談乍看呆板,其實不斷出現變化,愈看愈有樂趣,期待著下一段的驚喜。《小美》是今年台灣電影中的異數,形式獨特,確實值得一看。

這幾部最近上映的新片,正好都從旁邊人的眼光切入,尤其是至親,其實他們內心所受的苦,一點也不比吸毒者少,牽腸掛肚,糾結難解。電影若真能有其他功能,從中看見他們的痛,感同身受,這或許也算是一種赤裸裸的警世作用吧。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