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林昭亮:葡萄酒裡喝出貝多芬

2018-12-23
作者: 林昭亮

林昭亮與加拿大鋼琴家帕克(Jon Kimura Parker)共享酒中藝術。(圖/林昭亮提供)

我既不是作家,也不是酒評家,充其量也只不過是一位狂愛葡萄酒的小提琴家。但品酒不能獨飲或乾杯,最好是和懂品酒的雅士共享品嘗酒中藝術,才是真正的享受人生。只是酒品多了,逸事也不少,例如有人問我這瓶酒喝起來像莫札特還是貝多芬?常常令我答不出話來。

猶記得第一次見到小提琴大師艾薩克.斯特恩(Isaac Stern),他指導我拉琴時不斷地問:「聽到音樂裡的色彩了嗎?」我心中納悶:「顏色不是用看的嗎?如何聽得見?音樂與視覺有什麼關係?」

事實上,有品味的愛樂者深知完美的演奏除了音準外,音色是重要關鍵,當年恩師的諄諄教誨,如今想來終身難忘。只是有時候聽學生或其他音樂家演奏時,不禁想起在各種品酒體驗時的疑問:難道音樂與味覺也有關係?

最近到舊金山演出與樂迷哈維.斯泰曼(Harvey Steiman)共進午餐。自1983年起,哈維一直是《葡萄酒鑑賞家》(Wine Spectator)雜誌的重要成員,最早為雜誌總編輯,後為執行編輯,目前則是雜誌社編輯長,為世界上最受尊敬的葡萄酒評論家之一。此外,他也在科羅拉多州的《亞斯本時報》撰寫樂評長達23年,是道道地地的古典樂迷。酒評論家可以寫樂評,那小提琴家寫品酒專欄也就不足為奇了,難怪我們一見如故。

音樂與美酒 天生最完美搭配 

據哈維描述,他之所以把音樂和品酒聯想在一起,源自於已故勃艮第(Burgundy)著名里塔弗(LeTaive)酒莊主人文森.里塔弗先生(Vincent LeTaive)。80年代哈維第一次拜訪勃艮第的里塔弗酒窖,品嘗其無與倫比的白葡萄酒。同時是古典樂迷的酒莊主人有感而發:「拉普賽兒(Les Pucelles)是莫札特,巴塔.蒙哈榭(Bâtard-Montrachet)是貝多芬!」身為音樂愛好者的我,完全了解他的意思:拉普賽兒迷人之古典魅力、優遊其中的個性像莫札特;巴塔.蒙哈榭高貴、強大和深具活力的特點,更像是貝多芬的音樂。

聆賞音樂時品酌美酒?「為什麼不!我常常用音樂術語來思考葡萄酒,反之亦然。音樂能夠讓杯中的葡萄酒顯得更好,而美酒絕對能為音樂添加額外的享受。」

所有音樂都能讓人聯想到葡萄酒?「不,只有古典音樂、爵士樂和披頭四。這些音樂的微妙、暗示和複雜性才足夠引起品酒的聯想」啊!原來《葡萄酒鑑賞家》雜誌經常用「低音符」來形容紅葡萄酒咖啡、巧克力或烘烤味,以「尖叫」形容過酸的酒,以及「如歌聲般」來形容完美無缺之酒的主因在此。

從葡萄酒裡喝出貝多芬?或許這並非完全是幻想。2011年英國牛津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為數不少的參與者將各式各樣不同的葡萄酒香氣,與鋼琴、管樂器、弦樂器、低音樂器的聲音相連在一起,結果幾乎普遍一致。這個實驗很有趣、可惜我沒有參加到。研究結果推論味覺和聽覺是有關聯的,恍然大悟與老婆共享新發現,她卻不以為然;「想品酒不須找藉口,你沒聽說過『韻味悠長,迴蕩其中』嗎?」韻味就是音樂中的味道,唐詩宋詞證據確鑿,這項研究到底喝掉幾瓶酒?不會是公費研究吧?

悠揚旋律 聽見酒中的美妙音符  

根據哈維說法,雖然有些葡萄酒會讓他聯想到某位古典音樂作曲家,但更常令他聯想到某種樂器或歌聲。例如,女高音或小提琴經常讓他聯想起長相思(Sauvignon Blanc)或夏布利(Chablis)白葡萄酒清脆乾爽的美味;女中音、中提琴和木管樂器等,則不時喚起他品嘗新世界霞多麗白酒(Chardonnay)和陳年波爾多白酒橡木香氣之記憶。那大提琴和抒情男高音呢?無非是黑比諾(Pinot Noir)或歌海娜(Grenache)。弦樂低音提琴和男中音呢?答案是西拉(Syrah),赤霞珠(Cabernet)或巴羅洛(Barolo)。難怪老婆除了雷司令(Reisling),最愛就是長相思或夏布利。

演奏音樂不僅是聲音、音色,還涉及到張度、密度與透明度;甚至是複雜性與簡單性、溫和與強勁、和諧與衝突、甜與澀、節奏與拖曳,而這些形容詞也都可以用來描述葡萄酒的特性。「欣賞音樂和品嘗美酒,是天生完美的搭配」哈維如此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