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 諾貝爾經濟學得獎得主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超越GDP,邁向幸福經濟

2018-12-22
作者: 約瑟夫·史迪格里茲

台灣替富人減稅的爭議,也曾在美國上演。 (圖/攝影組)

約10年前,經濟表現與社會進步國際測量委員會發表了題為《對我們生活的誤測:為什麼GDP增長不等於社會進步》的報告。報告標題概括了重點:國內生產毛額(GDP)不是測量人類福祉的好指標。我們測量什麼影響我們的行為:如果我們測量錯誤的東西,我們就可能做錯事。如果我們只關注物質福祉(例如只關注生產多少商品,不關注健康、教育和環境),我們將會變得扭曲,一如那些指標,我們將會變得更物質主義。 

一味追求GDP的後果》導致更多政策缺失 人民承受更多風險 

10年前那份報告得到的反映使我們喜出望外,報告引發一場國際運動,學者、公民社會和政府機構致力創造和應用一些比較全面反映人類福祉的指標。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創造了「美好生活指數」(Better Life Index),包括能更好反映人類福祉的一系列指標。OECD也支持延續上述委員會工作的「測量經濟表現與社會進步的高級專家小組」。近期OECD在南韓仁川舉行有關統計、知識和政策的第6次世界論壇,上述專家小組在會上發表了報告《超越GDP:測量真正重要的經濟和社會表現》。 

新報告特別重視《對我們生活的誤測》,僅簡略處理的幾項議題,例如信任和不安全感;並且比較深入地探討另外幾項議題,例如不平等和可持續性。報告也解釋了不恰當的指標如何導致許多方面的政策缺陷。更好的指標可以揭露2008年之後生產力和人類福祉嚴重衰退非常惡劣和可能長遠的影響;如此一來,政策制定者或許就不會那麼迷信撙節政策─那些政策雖然縮減了財政赤字,但對(正確測量的)國家財富造成更嚴重的損害。 

美國和許多國家近年的政治結果反映一般民眾普遍承受的不安全感,而GDP不怎麼注意這個問題。狹隘地追求GDP和財政健全的一系列政策,助長了這種不安全感。例如退休金「改革」,迫使個人承受更多風險;勞動市場「改革」,則以提高「靈活性」為名,賦予雇主更大的自由裁員,削弱了勞工的議價能力,進而壓低工資,加重勞工的不安全感。更好的指標至少有助權衡得失,或許能迫使政策制定者在推動改革的同時,以配套措施提高安全感和促進平等。  

重新定義幸福經濟 》以人民福祉為重心 消弭不平等陷阱  

在蘇格蘭推動下,少數國家已組成幸福經濟聯盟(Wellbeing Economy Alliance)。這些國家希望政府以國民福祉為施政重心,並據此重新分配預算;例如紐西蘭政府若重視民眾福祉,將更關注兒童貧困問題,並投入更多資源處理這項問題。 

更好的指標也將成為重要的診斷工具,有助各國在情況失控之前發現問題,並選擇正確的手段處理問題。例如美國若重視國民健康而非僅關注GDP,沒有大學學位的美國人(尤其是在工業衰敗地區的美國人)預期壽命下跌的問題,多年前就應該非常明顯。 

此外,有關機會平等的指標,最近才暴露出美國宣稱是「機會之地」是多麼虛偽:沒錯,人人都有機會出人頭地,只要你的父母是有錢的白人。數據顯示,美國到處都是所謂的不平等陷阱:出身於社會底層的人,很可能將一直處於底層。如果我們要清除這些不平等陷阱,我們首先必須知道它們存在,然後了解它們是如何產生和維持下去的。 

約1/4個世紀前,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提出「以民為先」作為競選美國總統的綱領。即使在民主國家,貫徹這項原則也非常困難,這一點非常值得注意;因為企業和其他特殊利益集團總是致力確保政府優先照顧它們的利益。去年此時,美國總統川普政府執行的大幅減稅政策就是極佳的例子,為了替富豪和企業減稅,一般美國人(萎縮中但仍然巨大的中產階級)必須承受加稅,數以百萬計的民眾失去醫療保險。 

如果我們真的想以民為先,我們必須知道民眾重視什麼,他們的福祉可以如何改善,以及我們可以如何幫助他們改善福祉。《超越GDP》提出的測量議程,將繼續發揮重要作用,幫助我們達成這些關鍵目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