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投資高手

套用生態學研究金融史〉台大高材生 在危機中獲利賺8%

2019-02-10
作者: 楊林山

盧冠安熟稔金融史,過去的歷史經驗帶給他許多投資靈感。(圖/黃郁修攝)

「我是念生態學的,以前都在研究鳥類分布、在哪裡棲息,以及鳥類的時空分布,現在都開玩笑說,我在研究資本市場的時空分布。」從大學到研究所,盧冠安始終專注在生態領域;從鳥類棲息的生活環境,將各種鳥類,劃分為不同生態類群,這不但對開發利用鳥類資源,改善自然環境有重大幫助,對豐富人類文化,更有珍貴意義。

但,13年前,他將過去生態學理論,應用在資本市場,並在網路上發表相關言論;「搞生態的」跑來搞投資,乍聽之下有些違和,不過卻因此形塑出有別於傳統市場的論點,他的另類分析,更贏得部分投資人青睞,現在不但是財經作家,專業投資人,更是一名投資理財講師。

把研究生態的狂熱  運用在投資市場找機會

「以前念書時,就聽學校老師說過,生態學其實有很多模式,是借用經濟學模式;當時聽得懵懵懂懂,不能理解,後來慢慢便覺得有幾分道理。」盧冠安解釋,生物一般可分為兩個領域:一是宏觀的生態學,另一是分子生物學,而我則是偏向生態學。

簡單講,這是一門研究生物體,與其周圍環境、包括非生物及生物之間,相互關係的學科。從物種間、物種內部個體,與土壤、溫度、空氣及水等自然環境條件,交錯產生的各種變化。從某個角度來說,確實與複雜的社會科學、經濟學,有異曲同工之妙。

他將科學分為硬性及軟性兩種。「像物理、化學、數學,我都稱作實驗室科學,最大特色是有其定律、定理,一就是一,是不用爭辯的真理;但像生物、氣象及天文,就沒有定律、只有規律,一定會發生偏離,特質就與社會科學類似。」

盧冠安自信地說,「竹科工程師腦袋就比較死板,但我專精動物行為,知道在何種情況下,動物會有什麼反應,正好可利用這項優勢,從心理學層面,解析資本市場動向。」

2008年金融海嘯,他就從「生態學」衍生,進行投資聯想,最後押寶瑞士法郎貨幣,在全市場資產價格面臨腰斬之際,他卻能以8%獲利,從容離場。

「不利條件原理」  貨幣低利的背後 具避風港效果

盧冠安是從生態學中的「不利條件原理」(The Handicap Principle),為自己的投資,找到靈感。

「達爾文最著名的進化論學說,是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自然淘汰論基本觀點是,誰有不利、炫耀性的生物特徵,誰就容易因此喪命。」他說,這雖是自然界汰弱留強的方式,但卻不能解釋,公孔雀為何能拖著美麗卻礙事、易被天敵幹掉的羽尾,在熱帶叢林中生活。

提出這個理論的以色列生物學家,其實是以反證說明,「美麗、炫耀性的生物特徵」,剛好驗證了「自己可以!」

他以校園生活為例,「高中時期常有打扮怪異、穿著奇裝異服的男同學,每天跑給教官追,藉此昭告全校,他藝高人膽大,天不怕地不怕。」同樣道理,不利條件的背後,必定就有讓人折服之處。

盧冠安說,金融海嘯前,美元就開始走貶,當時認為資產防禦性很重要,便開始持有瑞士法郎。「我利用生態學聯想,再配合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2000年科技泡沫情境,發現利率愈低的貨幣,在景氣反轉、市場大跳水時,反而愈有避風港效果。」再看瑞士法郎特點,正是利率低,但經常帳盈餘占國內生產總值平均高達10%,完全不需要靠高利來吸金。「這就像是『不利條件原理』,雖然有低利這個缺點,但還是能活得很好,證明在其他經濟面向,也可以表現很強。」他說,因為觸類旁通,海嘯前僅持有黃金及瑞士法郎,後來不但躲過重災區,還因此獲利、賺了一把。

相對於各國台股處弱勢  認為一有機會就放空

盧冠安這樣「跨界」、多元的人生,並非他刻意地安排,而是一連串意外的插曲,逐步勾出他的投資魂。「剛開始進入市場,其實只是想趁著當兵,幫自己賺點外快。沒想到一頭栽進來後,慢慢發現自己的熱情,現在投資與生態都是我的興趣,但生態研究還是最終夢想。」

1970年,高雄出生的他,家裡是零售布商。父親長期做股票,自小耳濡目染下,盧冠安對於投資市場,一點也不陌生;「1990年台股從高點12,682一路狂跌,當時我小學四年級,隔年波斯灣戰爭,市場持續走空,家裡也受到股市牽連,到現在都還記憶猶新。」

天生反骨的他,與長期浸淫在股市中的父親,沒有太多話可聊;就連投資,也一路跟爸爸做相反方向,「有天晚餐,媽媽在餐桌上問,最近又放空了什麼股票;沒想到放空的那檔,父親正好持有,後來證明,我的看法是對的。」他神情得意地說。

因為高齡化、少子化等人口結構問題,盧冠安長期看空台股,「跟美國、德國相比,台股就是相對弱勢,且這種情況長期不會改變,所以只要看到機會,我就會作空。」這與30年來,見證台股興衰、且積極參與其中的父親,有了本質上的不同。

例如,國內老字號電梯大廠永大,過去營運績效、配息水準皆相對穩定,可說具備了長線存股條件,因此擄獲不少老投資人的心。但當時台股資歷尚淺的盧冠安,卻看準時機、進場放空,不到半年即獲利2成出場。

「2015年12月,美國聯準會開啟了這波升息循環的第一槍,美元受到激勵走升;但就歷史經驗,美元升值時期,房地產下跌機率相當高。再配合技術面指標,就逮到了放空機會。」他說,本來鎖定要放空營建股,但房市不好,電梯廠也會跟著吹寒風,就決定從技術面下手,在永大股價52.6元時進場,後來跌到42.55元時回補。

投資忌心急、看長做短  體悟克服心魔做到知行合一

儘管盧冠安擅長從宏觀及史觀角度,挑選適當時機、標的,小試身手,但真正闖入資本市場後他才發現,原來投資最難的,不是事前研究、分析工作,而是如何克服心魔,做到知行合一,有紀律的操作。

「就像動物演進歷程,不能還不會走,就想要飛;外匯存款波動度低,對投資新手來說,應先從這部分開始,感受一下市場變化,之後再慢慢墊高對風險的容忍度。」他說,自己以貨幣操作起家,但當時卻犯了投資新手「心急」、「看長做短」的毛病。

2005年,盧冠安接觸投資的起手式,從澳幣定存做起。「當時,美元處於長期偏弱走勢,而全球景氣卻持續復甦;就歷史經驗,澳洲是原物料出口國,景氣成長,原物料價格必定大漲,帶動澳幣升值。」他說,打定主意後買進澳幣,卻因一個月就漲了1%,而急著出脫,真是犯了操作大忌。

「我明明看的是長線,但卻在做短線的事,後來證明,如果放個3、4年,拉長線來看,就能賺到3倍利潤。可見研究分析不難,投資最大的挑戰,在於紀律操作。當初看好的理由只要沒有消失,就應該堅持到底,不因市場波動而改變投資初衷。」他有感而發地說。

退伍後,盧冠安做了一段時間的家教,後來進入民間保育團體工作,卻在金融風暴時被迫離開,開啟了他的多樣人生;因為接觸投資,從生態學領域,發展出與眾不同的觀點,使他在PPT理財版上,引起不小回響,進而踏上部落客、財經作家、理財講師,甚至專業投資人一途。

他坦言,現在自己雖還無法靠投資過活,但「求穩不求快」,是他堅守的鐵律。藉由生態學的聯想、啟發,盧冠安不但將興趣巧妙結合,更為自己創造多元收入,生活更精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