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高雄拚觀光榮景再現 卡在3大瓶頸

2018-12-19
作者: 陳宥臻

高雄人擠人的觀光餐飲消費熱況已經多年未見,觀光業者都在期待韓流效應能帶進陸客,增加消費。(圖/資料室)

「韓流」炫風帶動高雄觀光類股起漲,包括華園、國賓、大魯閣等股價都拉出長紅,股民用行動表達看好觀光業。不過,未來能否帶來實質利多,高雄觀光業者強調,除了吸引陸客外,還有3大觀光業缺點亟需政策協助。

從觀光局的旅館住房率統計數字來看,4、5年來高雄住房率的確出現雪崩式下跌,2015年高雄住房率的高峰期與台北差不多,現在台北平均仍有7成以上住房率,高雄已經跌到5字頭。高雄晶英更為了維持平均房價在6000、7000元以上,不願降價吸客,使2018年1至9月的住房率只有1成多,堪稱5星級飯店的最大苦主。

缺乏亮點 亟需政策神救援

反觀,住房率在前3名的高雄國賓飯店主管則表示,韓流效應後,2018年12月真的是住房爆滿,2019年1月也有7成多的住房率,未來希望政府能提供配套,讓陸客多留在高雄,才能創造更多的住宿需求。

旅館的住房率攸關業主的現金流是否能夠支付不動產的貸款,一旦住房率過低,就會出現資金缺口。5星級飯店的業主通常是在地產或其他產業有大筆現金收入後,才投入飯店業,像是高雄晶英就是高雄知名地產集團御盟轉投資,所以有富爸爸撐腰。

但一般中小型旅館則是以此為本業,無法有其他大筆現金可以支應;因此2018年初,高雄就出現19家旅館求售的訊息,房間數加總約1400百間,出售總金額高達近70億元。

如果回頭看觀光局的住房率數字,不難想像一般旅館的狀況有多慘。2018年前3季,高雄1至3星的旅館,住房率平均只有38%,4星與5星級平均還有57%;因為後者可以透過品牌效應,連結國內外旅客會員住房,有基本盤住房率可以支撐。

不過,高雄飯店近年住房率下降,除了陸客減少之外,新飯店的大量增加也是原因之一。漢來飯店總經理林子寬表示,高雄5星級飯店的供給量過大,實質需求沒有那麼大。

根據業內統計,數年前高雄5星級飯店房間年供給量只有82萬間,當時住房率可達73%;但目前5星級飯店1年可提供約98萬間住房,未來加入萬豪酒店和The One豪宅低樓層的悅來飯店,使1年房間數量提高至133萬間,而這幾年的需求量只有60萬間,怎麼樣都撐不起住房率。

因此,漢來在2018年把15至19層共100間房間,改成價位稍低的無人旅館,並設立品牌為漢來逸居,旅客可以透過機器人Check in住房,以減少5星級飯店的房間數。

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後,市場陸續出現放行陸客來台的消息。高雄市旅行公會理事長吳盈良表示,須觀察新市長上任後半年,才能評估觀光業的帶動效應,因為市政府橫向、縱向的整合需要時間。

飯店供過於求 住房率低迷

但吳盈良點出高雄3大觀光業缺點,亟需政策的協助,才能把觀光客留在高雄,而不是一進來高雄,就往其他城市跑。

首先,高雄觀光缺乏亮點。吳盈良說,韓國瑜提到的愛河產業鏈,其實有說到核心,因為愛河到了晚上像是黑河,沒有上海灘的燈光氣派,觀光客不會想在愛河漫步,進而增加消費,但愛河的確是發展觀光上創造亮點的最佳地點。

第二,高雄各景點過於分散,加上公共交通不便,使得自由行旅客只會往台北跑,高雄市政府應該統整行銷,吸引自由行旅客,增加觀光消費力道。

第三,高雄中高價位旅館的週末和平常日房價價差過大,如果週末可以降至趨於平常日的住房價,可使觀光客住宿時間拉長。

高雄觀光業者對新政府既期待又怕受傷害,高雄旅館住房率能否回到2015年的7成住房率榮景,大家都拭目以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