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金融、科技與學界龍頭獻策》美中角力下找機會 外資看台灣新亮點

2018-12-14
作者: 廖君雅

(圖/潘重安攝,以下同)

《財訊》雙週刊以「發現台灣之全球新亮點,投資台灣的新趨勢與機會」為題,舉辦圓桌論壇的小型對談,由社長謝金河主持,與會者包括花旗銀行(台灣)董事長莫兆鴻、台灣微軟大型企業總經理卞志祥與台北科技大學教授陳春山。從投資機會與風險、台灣特有的競爭優勢、新科技應用帶動產業發展、培育新創產業及法令鬆綁等面向進行討論,替台灣產業界獻策找出核心解方。以下為對談精采內容摘要: 

謝金河:美中貿易戰的兩強夾擊中,各位認為台灣應如何應用新科技帶動產業發展與升級,走出新的康莊大道? 

中美貿易戰雖有衝擊但同時帶來台灣產業新機遇,為此《財訊》舉辦圓桌論壇探討解方。

軟體人才充沛  驅動台灣新創機會  

卞志祥:微軟這一波在全球科技產業界能夠快速興起,而且持續茁壯,包含了scale up(垂直擴展)和scale out(橫向擴展)兩個領域,原來微軟聚焦的是軟體,例如office系列,但在這波轉型中,微軟踏入AI(人工智慧)、IoT(物聯網)以及雲端的全球架構,切入區塊鏈、AR/VR(擴增實境/虛擬實境)等新趨勢,積極朝向協作及開放架構,幫政府和組織成就更多目標。

兩年前,我們在打造IoT產業中心,設法實踐「萬物聯網」的概念,今年初更進一步成立全球少數的AI研發中心、培育相關人才,再到11月我們與經濟部合作,啟動新創加速器,協助台灣與國際連結,起心動念就是因為看到了台灣的機會。 

我們希望能夠協助台灣科技廠商轉型,從傳統的PC系統端切入應用和整合端,其中包括雲端、中央晶片設計、大數據等,這些都是我們思考加強投資台灣所看到的優勢;台灣有豐沛的優秀軟體人才,過去很多人在供應鏈底層,但AI的崛起,帶來更多驅動創新的機會,讓這些人才和產業大展身手,一舉躍為領頭羊。 

我們發現台灣有個不可取代的強項,就是「製造」,這次美中貿易戰只是提早催化,讓台商提早調整布局的轉折點。雖然有很大的衝擊,但即使沒有貿易戰,未來趨勢還是會發生,傳產業逐漸從勞力密集轉型為自動化,再進化到智慧製造,搭配周邊的平台、金流和人工智慧串連起來的生態系等,未來真正的紅利會發生在台灣、美國,並不是中國。我個人非常樂觀看待,台灣若在政策上搭配得宜,適當引導金流,這將是短空長多的大格局。 

莫兆鴻:花旗銀行作為全球金融服務者,我們在這次貿易戰中也觀察到,花旗在中國大陸超過半數的客戶,已開始思考並著手規畫分散生產中心,尤其是以傳統產業如家具製造商為主,因為電子業一下子要跟著供應鏈走不太可能,難度太高,我們主要扮演的角色是傳統產業的貿易融資,因此協助客戶去檢視相關的政策和優惠條件;還有,是否能找到夠匹配、面積夠大的廠房土地給他,如果找到地了,勞動力和人才配備又從哪裡來?也有不少高端客戶反映,他們希望把個人資金配置移回台灣。  

(左)台灣微軟大型企業總經理卞志祥 、(右)花旗銀行董事長莫兆鴻。

高端客戶資金移回台灣  花旗將擴大投資金融科技  

我們積極思考如何整合全面性的資源,串連起來,透過引進科技力量把這些需求串連,將效益發揮到最大。例如我們大量投資區塊鏈、積極嘗試應用在包括貿易融資和供應鏈金融的各項服務上。更進一步,我們也看到許多企業主在面臨未來趨勢的轉型需求,他們迫切需要更進階的諮詢建議,不再只是提升毛利。像是要持續單打獨鬥,還是透過更多策略優化公司,讓成本再降低;或透過併購去壯大規模,抵禦未來激烈變化下的新挑戰。這一塊我們也在思考怎麼幫助客戶。 

舉例來說,一個傳統產業運用工業4.0的思維立足台灣,面向全球,透過花旗的平台,我們在美國、東南亞和印度也有資源能幫助這些廠商。我們會不斷透過國際平台促進更多海外人才來台灣工作;金融科技這一塊機會很大,特別是大數據運用,作為金融業也不能只有自己發展,必須要延伸出去異業結盟,像是和保險公司合作,從數據上可以互補,發展夥伴關係。 

我舉個例子,我們曾透過大數據分析,協助一家境外的大型航空公司客戶,提升15%的銷售成績。先前,他們並不相信有3成的信用卡友沒搭乘過他們的飛機,而這些沒買過機票的信用卡戶,我們透過數據做了試驗,針對這群人加強行銷,很快地價值就被創造出來了;此外,花旗近年來對新創產業投資不遺餘力,也提供許多建立生態系的援助,由於這些新創產業,有時候需要的不只是格局較小的募資,例如100萬美元,但他們更需要的是提升國際能見度以及成功率更高的商業模式,因此這時候花旗扮演的角色並不只局限在提供資金或協助籌資,而是透過全球布局的視野,把格局放眼到國際,讓這些新創產業提升既有的商業格局。 

陳春山:台灣未來10年最重要的課題,我認為是「說故事」,台灣產業有許多獨特的亮點,重點是要導入更活絡的資金,因此若能更組織化地告訴國外投資人「How about Taiwan」,讓好的故事提升台灣的能見度,讓全世界更認識台灣獨特的價值,這樣讓我們更有機會走出台灣,邁向國際。 

事實上,目前台灣產業供應鏈已經逐漸轉移到東協印度,除了全球供應鏈的移轉,第二個故事我認為是未來投資的展望,理由很簡單,高科技和硬體研發的核心優勢,正是台灣未來產業起飛的養分。  

讓世界認識台灣優勢  好的故事可以提升能見度  

最近工研院發表的《2030科技創新報告》,列出10大重點技術和3項重要指標,包括AI、IoT、區塊鏈、生物科技和循環經濟,這些都是台灣的強項,東協對智慧城市的需求非常大,台灣有機會成為趨勢的引領者、創造者;未來美中變局一定還有很多未知變數,我們能不能把故事向一群外資、私募基金講得清楚,這是未來10年20年應該全力進行的。 

謝金河:我兩年前造訪以色列,對他們全民創業、育成中心活躍的氛圍相當驚豔,台灣有條件去形塑這樣的環境嗎? 

卞志祥:我對金融業未來兩年的大變化還滿期待,我去年就與某位金控老闆聊到未來產業的願景,他告訴我3件事,Go digital(數位化)、Go regional(區域化)還有Go lifestyle(生活化),只是大家實踐的方式不盡相同。 

我們看明年開放純網銀執照,這絕對不是既有銀行的去分行化,而是更純粹的社群銀行,客群和商品也不一樣。這個銀行的組成有兩個關鍵,第1個open data(開放資料),第2個是跨界,每一個報名團隊都由零售、電商、金融產業組成,交叉的力道會非常大,我非常期待這樣的組合產生的鯰魚效應,一方面是鬆綁法規的新機會,一方面讓既有銀行重新思考服務的範圍,然後大家一起把市場做大。 

兩年前,台灣的年輕族群一直流行著「小確幸」,一方面溫暖,但另一方面也缺乏狼性,似乎安於現狀、OK就好,與以色列全民皆兵,積極發展軍事科技的強勁動能有很大差異。對新創公司來說,最重要的是資料數據,我們除了提供技術上的支援和解決方案,還提供雲端儲存,未來也預計推廣到北京、新加坡、德國和美國的新創中心,攜手業者走向全球。 

陳春山:我這邊提供3大解方。第1,法律的可預測性很重要。新創團隊非常在意這一點,還有法規減量,美國前總統雷根上任第一天就叮嚀他的副手重新檢討法規的必要性,例如投信法規,美國證管會重新檢討條文,很務實地把法規減量。第2,創造incentive(激勵)。先前台灣一家證券商在併購韓國券商時,就被政府要求成立私募基金,幫助韓國產業發展。所以我覺得,台灣本身資金充沛,如何去媒合、導入私募基金,甚至非金融機構加入,老實說,政府不需要自己跳下來直接投資,這樣太麻煩了,台灣有很多產業亮點,如果引進好的資金管理者,產業轉型跟發展的資源會更充沛,韓國做得不錯,新加坡做得更好,坦白說很多企業都想投入只是怕風險過高,所以政府可以提供私募基金更多誘因。 

第3,國際合作,中國一帶一路、美國六百億美金、日本都在積極推動智慧城市。  

(左)台北科技大學教授陳春山、(右)《財訊》社長謝金河。

鬆綁法令吸引投資  給天使資金更多空間  

這一塊我們可以做很好的跟進,我舉智慧城市為例,中國、美國和日本都大舉投入資金建設,台灣的角色是什麼?Component(零組件),據我所知,日本也有找上我們合作,但台灣應該做的是系統整合(SI),所以相關法規也要配套。 

莫兆鴻:我覺得應該還要再加上稅務議題。我們的客戶在做資源調配,像是資金和員工,都會遇到稅務議題,當然要修改稅法會帶來短痛,但以長遠來說,是可以營造更完善的投資環境,吸引更多資金進駐。我舉個例子,很多年輕人對API(應用程式介面)、軟體開發充滿興趣,如果政府有補助,對私募基金或天使資金更開放,鬆綁相關監理沙盒的法規開放,它實質上只是實驗,如果給更多空間,嘗試多一點,我相信成功案例會更多,我們也會願意投入更多資源去扶植,這是相輔相成的。 

謝金河:美中貿易戰中很多廠商要選邊站,選錯代價是很大的,台灣面對這個供應鏈重組的契機,應該怎麼走? 

卞志祥:我們積極在做國際人才的供應鏈、解決方案的供應鏈,以及剛剛提到的智慧城市就是一個很大的解決方案。舉例來說,台灣的e-tag也是國際上很好的公路電子化成功案例,背後也是微軟提供的技術,這是一個很好的智慧城市的雛型。  

政府要做信心的創造者  讓台灣成為亞洲退休首選  

剛剛提到台灣的金融法規限制比較嚴,我特別憂心的是台灣政府最近提到軟體要國產化,甚至國產軟體在公共標案上比較有競爭優勢,這就會和國際人才的交流背道而馳。軟體是知識跟智慧的產業,金融我們很希望有所變革,但金融資料不上雲,又限制資料運用範圍,就自然會發生拉扯,我們能做的就是實際投資,在這邊落地生根,甚至建立在地的資料數據中心。 

陳春山:雷根總統常講:「當人家看到我,希望看到他自己」,他是一個讓民眾信心倍增的溝通者。在數位轉型的時代,政府應該匯集台灣的成功故事,輔以科技能量讓台灣成為未來亞洲退休區域首選。 

莫兆鴻:對金融業來說,未來幾年有3大元素,第1,以客戶為中心,只要客戶需要回來台灣,我們怎麼樣有效率地支持,包括平台資源和資金支持;再來是數位化和流程設計;第3個是生態系,我們都會持續走。再來是我剛剛強調的夥伴關係,我們協助客戶進入市場,以及協助他遵循當地法令,很多思維都必須往前走,我常對我們總部以及內部同仁說,貿易戰帶來更多台商整合,我們一定會持續做,幫他們做得更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