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英式領導」大走調 選舉專家變輸家

2018-12-14
作者: 蕭如敏

民進黨始料未及的慘敗,支持者看到選舉結果大感錯愕。(圖/吳尚哲攝)

11月24日傍晚,民進黨中央瀰漫一股詭譎的氣氛,府院黨高層齊聚在黨中央9樓辦公室,從各地方回報的訊息,對比中選會的開票情況,沒有一刻是樂觀的。尤其是從當天上午起,各投開票所擁擠的投票人潮,到後來邊投票邊開票的荒唐行徑,似乎已預告民進黨的慘敗。 

正當黨內不分派系直指中選會主委陳英鈐(已請辭)應為此次公投亂象立刻謝罪下台之際,某位蔡英文總統核心幕僚卻在當晚,替已遭到千夫所指的中選會及陳英鈐緩頰;他更脫口而出,選前已經替陳安排某項新職,不應在此刻辭職,更燃起在場黨工怒火,私下三字經幹譙不斷,「黨都快陣亡了,還要替頭號戰犯找出路,那辛苦打戰的我們到底算什麼?」 

文宣戰史上最弱  民進黨讓出選戰議題主導權  

這場慘敗是民進黨有史以來最離譜的一場選舉,沒有貪瀆舞弊,也沒有重大政策錯誤,卻能把2014年狂勝13席的地方執政,輸到只剩6席,這絕對不是公投單一因素造成。2016年民進黨中央執政以來,從總統的決策風格、總統身邊的核心幕僚、地方治理績效,到黨中央的選舉策略,全都亂了套。 

黨內人士指出,今年的選戰,幾乎都在網路上開打,民進黨完全失去議題主導權,選戰期間缺乏響亮又吸引選民的主軸或競選口號,也看不到民進黨因應網路作戰的策略;而為選舉製作的政策影片,也毫無效果,文宣會議沒人敢檢討,競選影片的品質之差,更堪稱創黨以來的極致,黨內早就知道黨的文宣處於廢弛狀態,卻無人接管。而即使看到參選新北市長的蘇貞昌競選團隊,不管是LINE及臉書的網路操作,從掃街拜票到政策影片,都能運用最新的網路科技屢創好評,黨中央卻無動於衷,連借鏡效法的動力都沒有。 

黨內人士透露,黨中央這樣的狀態不是一天兩天,黨內高層為何可以放任成這樣? 

網路作戰不光是在選舉層面開打,行政官員從另一個層面解釋說,網路購物比率提高,整個經濟消費形態出現變化。但政府過去兩年多來投注在服務業的產業創新及轉型不足,政府一再宣傳我國經濟指標多好,出口訂單提高多少,基層民眾感受度不高,以至於當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打出拚經濟的口號,就算沒有具體政策,民眾仍然會被打動。  

府院黨未抓住民心  決策協調會報也是虛應行事  

更重要的是,這些是真實的民情,他們即使回報了,府院黨高層有接收到嗎? 蔡總統選後表示,該改變的是自己,但蔡總統真的做得到嗎?慘敗之後,外界質疑蔡英文遇到重大爭議時,欠缺決斷力。她自己在敗選後的回應則說,她為了降低社會衝突,刻意在價值分歧的議題上,選擇沉默或模糊,做出決策,沒有站在第一線領導,導致社會更分裂。 

事實上,蔡總統在2016年上任之後,她的決策圈始終都是以選舉前的核心幕僚群為主。然而,過去兩年多來,每當重大政策及法案,送到立法院幾乎就擱淺在立法院委員會,主因在於,府院高層漠視立法院議事運作的險惡,對黨團內部歧見視而不見,使得每一項決策之初就不盡周全,一送到立院就面臨腹背受敵的窘境,府院高層卻依舊屢試不爽。 

民進黨內都知道,蔡總統與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素有心結,但府院高層會議往往排除負責運籌帷幄的柯建銘,府方往往只聽少數幾位立委意見,又或是繞過黨團,交付給少數立委,卻經常釀成大禍,同婚立法是如此,《勞基法》修法亦是如此。 

以同婚修法為例,執政高層的決策,黨團一問三不知,府方找特定立委出手,總統的態度曖昧不明,黨團也不知道行政部門的立場是什麼?黨團也無法為攻防策略定調,第一線的作戰部隊沒有人在決策核心,黨團內亂源自於此。

蔡英文與黨團總召柯建銘(右)溝通不足,使得國會法案攻防腳步大亂。(圖/攝影組)

更離譜的是,明知道決策有問題,為了應付外界質疑,一度在2016年10月成立執政決策協調會報,結果只是虛應外界,真正的決策都在別的會議,會中有會,不到半年就收攤。立院攻防策略沒人被授權,三不五時要請示,民進黨團即使在國會是最大黨,卻被時代力量當靶在打。 

諷刺的是,小英當年擔任陸委會主委,綿密且細緻地與各層面人士溝通,僅花一年的時間完成有史以來《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最大幅度翻修;豈料,當上總統後,精準、效率全不復見。重大議案如此,就連重大人事也一樣,負責人事同意權的立院黨團,通常是事後被告知,有時還是看到即時新聞才知道。

不光是立院黨團難以參贊決策,參與決策的行政院代表,其實也未必了解行政部門的運作,除了總統的核心幕僚,除非受到核心幕僚信任才能與會,LINE群組一個接一個開,有時為了排除某人,又另起其他群組,始終有開不完的實體會議及雲端的群組討論,常以會養會,且從最高層的決策會議到一般性的工作會議,時有開完會沒人執行、也沒人列管追蹤,直到問題爆開才找人救火,過去兩年多來,這類的事情周而復始,卻無人檢討修正。  

行政部門運作紊亂  總統核心幕僚各自為政  

行政院的運作狀況,呈現另一種形式的紊亂,尤其在賴清德接任行政院長之後,重大決策僅少數人參與,賴又是一位不輕易授權的人。當外界質疑政府決策時,政院常無法及時對外說明,也不諳新聞操作,各部會各行其是,部會的決策往往沒在第一時間通報院本部,重大事件已在社會引發民怨或在網路被亂帶風向,還渾然不覺,《宗教法》的減香滅香就是一例,其後座力到此次雲林縣長選舉依然發酵中。 

此外,總統的核心幕僚們,向來有個井水不犯河水的默契,組織、選舉、政策、文宣各有負責的幕僚,好處在於各自負責,壞處在於彼此不知道對方在做什麼,即使知道也無從置喙。以此次公投為例,負責選戰的黨工選前接收到的訊息,都是選舉和公投在不同場所(及動線)辦理,到了投票日,才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但即使如此,到了開票夜慘敗之後,還有核心幕僚在為陳英鈐說項,這樣的團隊,如何讓人為2020樂觀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