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謝金河

《財訊》社長兼發行人 1959年生於台灣雲林、政治大學東亞所碩士、財信傳媒董事長 東森《老謝看世界》、年代《數字台灣》節目主持人

謝金河:賺得快vs.賺得久

2018-12-13
作者: 謝金河

(圖/Pixabay)

在2018年9合1大選中,以「高雄又老又窮」、「貨出,人進,發大財」席捲全台的韓國瑜,應該是2018年台灣政壇的風雲人物。韓國瑜赤手空拳到高雄打天下,先以「又老又窮」負面字眼否定高雄,下一步又端出牛肉,「貨出得去,人進得來,高雄發大財!」單是這個「發大財」的字眼,就為高雄捲起千尺浪;「人進來,貨出去」,這是貨暢其流,人丁興旺,會帶來財富,但會發大財的只屬於用心提升經營的人。  

拚觀光,只靠陸客錢潮不如積極提升品質  

台灣人是最愛賺錢的民族,1895年晚清重臣李鴻章把台灣割讓給日本;接下台灣的日本總督府民政長官後藤新平治理台灣一段時間後,他就說台灣人「愛錢、怕死、愛面子」,後來又加上「好騙、難管」。

這幾句話道盡了台灣人的精髓。不論在選舉造勢中,或者產業的發展,台商的賺錢模式。歸結一句話,就是台灣人愛賺快錢,用股票操作的術語來說,就是熱中短線操作,不喜歡長線布局。 

在一場演講座談上,一位聽眾遞給我一張紙條,上面寫著:「這次選舉,台灣明顯靠攏中國,貨出去,人進來,台灣真的從此發大財?」這位聽眾指定我回答。

我的看法是:貨當然要出得去,但出去的國家不一定只是中國,台灣的產品向來是行銷全世界,也就是產品如果擁有世界一流競爭力,賣到哪裡都可以出得去;同樣地,如果台灣的觀光旅遊品質是世界一流,人當然也進得來,全世界的人都會來台灣,不一定只是陸客,台灣一定可以發大財,這是台灣人發財的定律。

但如果只祈求陸客來台觀光,大陸大手筆買進台灣的農產品,這些都只是短期打類固醇的效應,一旦藥效消退,很快就現出原形。 

就以台灣拚觀光為例,在馬總統時代,陸客大規模來台,當時媒體焦點都在日月潭,爆滿的陸客搭遊船往來於日月潭上,阿婆茶葉蛋一天賣了好幾萬個,甚至陸客為了搶占日月潭的景點拍照位置而打架。

那段時間,3、4星級的旅店應運而生,很多人投資遊覽車,餐廳也一家一家開,加上大陸「一條龍」的經營模式,很快地惡性競爭帶來殺戮。等到政黨輪替後,陸客不來了,這些依附陸客的旅遊產業全都倒的倒、逃的逃,旅遊業進入最慘澹的冬天。 

現在兩岸關係可能會因眾多藍營候選人勝選,陸客來台又會漸趨熱絡;但是人進來了,台灣旅遊業的經營品質必須再提升、再精進,否則只會重演過去陸客風潮的曇花一現,而且後遺症更大,因為會有很多飯店為了接待陸客而殺價取量,最後連經營品質都不見了。 

台灣常把拚觀光掛在嘴上,但拚觀光不是人進來就會賺大錢,拚觀光拚的是基本面,包含了好的觀光旅遊品質,如好的遊覽車、飯店、餐飲服務,延伸下來就是人民的良善,過去陸客來台曾發生多起令人怵目驚心的火燒車事件,也發生多起太魯閣落石砸死陸客事件。 

同樣發展旅遊業,日本就值得台灣借鏡。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2012年就任,把「服務業出口」當成重要施政目標,日本觀光客人數年年大幅成長,其間一度因釣魚台事件,導致中日交惡,陸客到訪日本人數一度急降。但日本的美食、美景仍令觀光客難以割捨,台灣人2018年到日本觀光直逼500萬人次,陸客可望超過600萬人次;日本產品成為陸客最愛,在機場候機大廳,很多人滿手提了日本食品、化妝品出境,觀光客在日本大血拼,把日本產品帶出去,這就是「服務業出口」的妙處所在。

2018年日本觀光拚3000萬人次,台灣依然停留在千萬人次左右,這印證了一個重點,好的旅遊品質才是吸引觀光客一來再來的關鍵。 

同樣在產業的發展,台灣也到了一個關鍵的十字路口,從最早的60、70年代,憑藉的是加工出口區,靠著廉價勞力出口創匯;到了1978年至1980年,在孫運璿院長、李國鼎等人擘劃下,創立了新竹科學園區,讓台灣走上科技創新之路,但多數企業仍以代工為核心,像寶成、豐泰的鞋業,儒鴻、聚陽的成衣業,到鴻海董事長郭台銘的電子組裝產業,台商一直以找到廉價勞力,創造最好的製造業代工模式,以這樣的模式逐水草而居,努力將生產製造的毛利極大化。  

拚經濟,台商逐低工資遷徙不如轉型升級  

2018年又到了一個關鍵的轉捩點,一是中國生產基地不再廉價,當年郭董在廣東深圳龍華建廠時,員工每月工資約300至500元人民幣,如今直逼5000元人民幣;中國生產基地不再廉價,再加上美中貿易戰帶來的關稅壓力,不論是10%或是25%,台廠在中國的毛利已經很低,若再加上關稅,恐怕會帶動台商出走潮。 

台商從90年代進入中國,大家都以賺容易錢的心態,把機具設備從高工資的台灣搬到低工資的中國。這些年政府積極鼓勵企業南向,也是同樣的心理,不論是往越南、柬埔寨、緬甸、馬來西亞、泰國,大家只是在尋找一個更廉價的生產基地。 

但是這種逐水草而居的現象總會有時盡,現在有人轉到孟加拉、巴基斯坦,也有人正在看東北亞最後一塊處女地北韓,生產基地工資水漲船高已是必然,台商四處遷徙,最後必定遇到困境,正是政府重新思考台灣產業新定位的時候。  

號召製造業回台 小英總統必須展現氣魄  

美國總統川普上任,除了喊出讓美國再偉大,也希望製造業搬回美國;為此對美國企業減稅,又讓資金滯留海外的大企業一次性減稅,這兩年減稅效應為美國注入新活力。 

過去30年,台灣的產業大規模外移,企業海外生產比重超過5成,製造業外移也給台灣帶來很大後遺症,年輕人不易找到好的工作機會,形成長期低薪窘境,而這也影響台灣總體經濟的統計。 

例如蔡總統在選前告訴大家,台灣經濟此時是20年來最好的時刻,GDP(國內生產毛額)連續4個季度成長超過3%,2018年前3季出口達2501億美元,比去年同期再成長8.1%,外匯存底頻創新高,股價指數也創下史上最長萬點紀錄;但是國人普遍無感。

執政黨這次選舉大敗,原因出在表面的統計數字與庶民經濟的落差,因為台灣製造業有一半在外生產,上市公司的獲利、股利分配有一半來自海外,這才是台灣眼前最核心的問題。 

在美國工資那麼高,川普都可以號召製造業重返美國;那麼,台灣的製造業可不可以重返台灣?當然可以!小英總統必須展現氣魄,例如,怎麼對停泊在外超過10兆元台幣的資金採取一次性扣稅,讓過去在外辛苦打拚的台商回台投資製造業。 

另一方面,台灣必須在投資環境的改善下更大工夫,像水、電問題,這是一個國家最基本的公共政策,政府怎麼會讓全台灣陷入缺電的恐懼?還有綁死台灣的一例一休、環評問題,這些老掉牙的事,政府都必須展現誠意解決。 

美中貿易戰也開啟了新的產業生態,一方面美國要求解決不公平貿易,關稅只是手段;另一方面,美國要求處理不公平競爭,企業不能無限制受國家補貼,造成不公平競爭。

貿易戰給全球經濟帶來不確定因素,但也是台灣的大機會,台商若願意戒除賺快錢的心態,好好在台灣重建生產基地,加速產業升級,讓產品有全球一級競爭力,此時「貨出去」,才是台灣一勞永逸賺大錢的品質保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