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焦點新聞

2大解方診治3大病灶 避免台股邊緣化....全面搶救台灣資本市場

2018-12-12
作者: 洪綾襄

股市為經濟的先行指標,台股第四季殺盤慘重,顯示產業轉型壓力沉重。(圖/攝影組)

10月底,一家台菜餐廳包廂裡,福邦證券董事長林火燈邀請幾位業界好友小聚,在座的有券商公會理事長賀鳴珩、期貨公會理事長糜以雍、永豐金證券最高顧問黃敏助,以及台經院院長林建甫,各個都是資本市場老先覺。然而,對著滿桌好菜,眾人卻是談到眉頭深鎖、五味雜陳。 
 
憂慮1:籌資能力弱》新資金進不來,壞公司出不去  

儘管當月台股結束長達1年5個月的萬點行情,不到1個月就重摔1651點到9400點,櫃買指數更摜破10年線,但鏖戰股海多年的他們反而淡然以對;真正令他們憂心的是,已發展56年的台灣證券期貨業與資本市場,下一步該如何轉型與升級。 

引發他們擔憂的是,這兩年來,雖然GDP維持2%以上,但台灣資本市場的關鍵字已不是IPO(初次公開發行)和籌資,而是減資、分拆、私有化與海外上市,整體結構呈現衰退前兆。 

此外,資本市場最重要的功能就是籌資,交易反而是其次。然而今年台股大盤日均量雖然衝到1330餘億元,但當沖交易量就占其中4成,籌資功能卻是萎縮,更與實體經濟脫鉤。根據立委郭正亮統計,台灣去年上市籌資總額僅148億元,反觀港股去年籌資總額近5千億元台幣。今年台股雖然新上市櫃家數較去年成長,但除了上海商銀之外,其他IPO案規模均未超過百億元。 

再者,交易僅集中特定類股,台股周轉率偏高,但根據本刊統計,年交易量不到萬張的公司數比率逐年提高,今年已達14%。此外,因虧損而市值縮減劇烈的公司,如宏達電、華映、茂迪、中環、錸德等已連續虧損超過多年,僅仰賴補貼或銀行續貸維持經營,長期削弱資本市場的效率與公平性,若能有新資金進場活絡,不管是轉型或是併購下市,都會對台股現況將有明顯的改變。只是今年以來,外資持續抽離、沒有國際新資金進場,流動性恐陷入瓶頸。  

台灣資本市場空有周轉率,私募基金進場刺激應是有效良方。(圖/攝影組)

憂慮2:與世界接軌不足》任務太狹隘,資本市場不是只有IPO  

曾擔任證交所總經理的林火燈也拋出他的憂心:「全球資金流動愈來愈迅速,但台灣資本市場與世界接軌的程度還是不夠!」他過去常帶台灣公司到海外路演、推薦給國際法人、簽MOU(合作備忘錄),但這遠遠不夠,全世界的交易所已透過股票公發、彼此參股併購走向集團化。 

以美國芝加哥交易所集團來說,併購了商品交易所、期貨交易所和紐約商品交易所而成,德意志交易所也透過合資與代理,與中國資本市場緊密連結。因此,他重提「資本市場整合」,希望重整4大證券周邊單位架構,主動參股其他交易所。 

林火燈認為,擁有港交所、香港期貨交易所、倫敦金屬交易所的香港交易所集團已成為全球市值最大的交易所集團,台灣證券主管機關也應重視,否則中港資金池愈做愈大,台灣資本市場勢必被邊緣化。 

林火燈。(圖/吳尚哲攝)

然而,政府對證券期貨業的期待,仍停留在衝IPO家數。今年6月金管會頒布「金融發展行動方案」,對資本市場的KPI就是「2年內股市新增百檔上市櫃。」 

「資本市場絕對不只是IPO,定義定得太狹隘,任務就會顯得過於單一。」賀鳴珩直言,資本市場與實體經濟密不可分,更是景氣的先行訊號,10月的回檔表示台灣產業亟須面對轉型壓力,資本市場只是提前反映。  

憂慮3:直接金融比率下降》私募基金望之卻步,誰來投資?  

上任公會理事長後,賀鳴珩希望可以增加券商的競爭力,讓台灣躋身亞洲理財中心;不過,現在最頭痛的,是銀行、保險、證券3業的財富管理業務同質性太高,因為法規監管、投資人保護、過度競爭等種種考量,券商難以差異化服務與產品,他建議,整個業界都必須重新思考資本市場。 

糜以雍則從結構點出問題:政府既然鼓吹投資台灣,為什麼還放手讓直接金融占比下滑? 

所謂直接金融是指投資人直接投資股票或債券,直接參與經營成果的分配也承擔風險,而間接金融則是投資人透過銀行等中介機構融資。過去台灣成長型企業家數多,直接透過資本市場籌措了大量的資金,對經濟整體起飛起了莫大的助益。然而,根據央行統計,直接金融在2003年尚有26%,但隨後就開始穩定下滑,今年跌至19%;OECD國家約55比,美國直接金融比率近8成。

糜以雍觀察,間接金融因為有銀行中介控制風險,報酬不高但相對穩定,但在存放利差收斂的環境裡,銀行往往不敢冒險,只敢放款給有擔保品、國營企業或上市櫃公司,新創或中小企業往往不但募不到錢,也借不到錢。  

解法1:鬆綁法條》沒限制都可做 給券商多一點彈性  

畢馬威財務諮詢董事總經理張維夫指出,金融海嘯後國際私募基金一度對台灣緘默,但並不是機構法人對台灣沒有興趣,台灣有不少公司具良好的獲利能力與公司治理水準,相當值得投資,但政府的審議卻常充滿政治不確定性,讓私募基金望之卻步。 

「不須一味阻擋想冒險的錢。」糜以雍期待政府能提出一套具體振興直接金融的政策,否則對刺激經濟或是轉型是很不利的。 

糜以雍。(圖/黃郁修攝)

賀鳴珩指出,主管機關總認為證券投資風險高,嚴格限制證券業資金運用,每新增一項業務就得切割資本額,須於指撥營運資金金額中專款經營,槓桿倍數也受限。其實除了在經紀和自營建立明確的防火牆,避免利益衝突之外,應該給予券商多一點彈性。 

其實,早在2007年,韓國就通過《投資服務暨資本市場法》,該法整合《證交法》、《期交法》、《資產管理法》、《不動產投資公司法》、《投資管理公司法》、《信託法》等6大資本市場法令,以負面表列的方式規範金融投資商品範圍,不過,同時也嚴格加強企業內部控制機制,並以功能別進行監理。換句話說,只要政府沒限制的都可以做,而監管的強弱度是依據業者的規模與能力,要求對等的責任,而非身分。 

以三星集團旗下三星證券來說,除了經紀、自營、還可管理私募基金、代操政府退休基金等,市值超過4兆韓元(約1100億台幣)。然而,今年4月6日爆發胖手指事件,營業員原訂該日發放員工股利1股1000元現金,結果系統竟發出每股1000股的股票股利,以市價換算高達千億美元,多名員工趁機拋售股票,套現近2億美元。事後金融監督局(FSS)對三星證券祭出嚴懲,執行長下台、半年內不得開新經紀客戶,更抽走所有代管的政府資金,並發動全面金檢,要求所有金融機構以此為惕。 

賀鳴珩。(圖/吳尚哲攝)

至於直接金融如何有效提升?賀鳴珩指出,私募基金其實是資本市場的火車頭行業,可連結資本市場和實體經濟,韓國近期就大量利用資本市場和金融業來參與實體經濟,同時嚴格規範公司資本、商譽與投資人保護,也可以讓資金應用更有效率。「政府只要成立母胎基金(種子基金)點火,透過熟悉產業與投資的業者來參與市場,出一塊錢,卻可藉民間力量變成兩、3塊錢,不但解決了到底要找誰來經營,也解決了要投資什麼的問題。」賀鳴珩指出。
  
解法2:活用私募基金角色》政府出1塊錢,讓民間變兩塊錢  

私募基金業者蓬勃後,可以提供更多元的商品與服務。一位金融產業研究員觀察,在韓國由於投資並非銀行主要業務,因此券商從事私募基金更積極,並提供了多樣化的資產證券化商品回饋給私人銀行客戶和投資銀行,除了不動產資產證券化REITs,還有用商用不動產租金收益、百貨公司或購物台的應收帳款、肉品進口的短期貸款的證券化商品,年收益可到5%上下。而且是以韓元計價,所以韓國人民都以境內商品理財,不須擔心資本帳外流,也可和銀行、保險的財富管理商品有所區隔。 

近兩年主管機關將重心放在回應國際反洗錢、法律遵循、投資人保護的趨勢,但台灣資本市場在效能和經營上仍有很大的改進空間,否則中港韓持續升級,台灣不轉型,很快就會被淘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