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詹婷怡兩年半政績遭批荒腔走板

2018-12-12
作者: 陳怡如、洪綾襄

忙著替民進黨政府打假新聞,重要法案卻懸而未決,通傳會引發諸多民怨,主委詹婷怡難辭其咎。(圖/攝影組)

12月5日,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不顧前一天民進黨立委王榮璋與段宜康才召開「NCC違法擴權」記者會,不顧教育部、法務部的意見說明,逕自與中嘉案的買方泓策創投談妥條件後,火速通過了中嘉案。 

從7月4日買方正式遞件算起,國內最大有線電視系統商中嘉網路第4度出售案至今才5個月,先前NCC還不疾不徐地開公聽會、聽證會、發函要求各部會表達意見等,九合一大選甫落幕,NCC便急召買方開會。 

火速放行中嘉案 綠委痛批違法擴權  

但在會中最積極討論的內容,卻不是中嘉案的各項高度爭議:這包括中嘉買方的利害關係人―公益信託林堉璘宏泰教育文化公益基金,以多層次控股架構參與商業交易的行為,明顯違背信託設立本旨;以及此案買家槓桿貸款幅度偏高,是否有取巧之嫌?也沒有調查,買方金主團是否真為「包利分潤制」的結盟、背後另有高人操作? 

甚至,近日段宜康批判NCC對中嘉案放水,是因為背後隱藏了「頻道大亨」的資金,而該大亨也擁有新聞頻道;公共電視前總經理馮賢賢也在媒體投書上質疑,《反媒體壟斷法》草案中明訂,禁止系統與無線電視或新聞及財經頻道之整合,難道這就是NCC卡關《反媒體壟斷法》、卻迅速放行中嘉案的原因? 

然而,這些都不是NCC急召買方開會的討論內容,反而是買家承諾以林堉璘公益信託保證,未來10年捐贈慈善的40億元大餅中,確保媒體識讀(NCC業務管轄範圍)也列為未來基金補助的文教項目。 

NCC副主委翁柏宗指出,訂出至少10%用於媒體識讀與媒體品質的標準,是依據《有線電視廣播法》第23條「符合其他公共利益」為判準,確保利害關係人林堉璘公益信託能將其商業獲利貢獻於媒體識讀與媒體品質。 

外界質疑投資媒體可能影響公益基金的捐助收益來源,中嘉買方代表郭冠群在聽證會上,就有意花錢解套,主動加一條「捐贈金額中至少10%用於促進媒體識讀與媒體品質。」識相之舉博得NCC委員們激賞,立刻無視中嘉案買方身分充滿高度爭議,隔週這件規模達515億元的大案旋即通過,後續只剩下公平會及經濟部投審會兩關。 

對此王榮璋無奈強調,NCC非公益信託的主管機關,此舉無異是侵犯了其他部會的法定職權,NCC已經違法擴權。 

儘管NCC宣稱該案為史上最多的35條附負擔條款以及1條利害關係人承諾案,但多為中嘉早已進行的數位匯流工程,NCC不但沒有規定買方幾年內不得轉賣,將來若林堉璘公益信託子孫公司要脫手,上述利害關係人承諾案當然也就失效,接手的買家沒義務繼續做慈善公益。  

整天忙著喬事情 爭議問題卻冷處理  

NCC委員無視前一天民進黨立委王榮璋(左)與段宜康(右)開記者會痛批擴權,隔天一致同意放行中嘉案。(圖/黃郁修攝)

面對質疑,NCC僅以「企業也有形象、企業會注重形象」等空泛言論,甚至認為教育部應該修訂規章,讓林堉璘公益信託捐助項目納入媒體教育相關。NCC管不了買家,竟還干預教育部的主管業務,讓人難以理解。 

回顧NCC主委詹婷怡上任兩年多來,原本該修的法、該處理的事務很多,但她卻都把精力花在「盯著」第一線喬事情上。 

例如,今年初台灣寬頻通訊(TBC)因授權費談不攏而決定下架民視頻道,NCC竟然要求系統業者不准斷訊,甚至主動找TBC和民視協商,但吃完一堆便當也沒有任何共識,最後TBC還是在五月五日斷訊民視。 

斷訊無疑是業界對NCC的公開指責。作為商業公司,有線電視當然有權決定架上該有哪些頻道,使用公用頻譜的無線電視台才要顧慮「收視權」。知情人士透露,做出這種不公的處罰,是因為NCC不敢得罪民視董事長郭倍宏。更何況,委員彼此還不見得有共識;委員陳憶寧就寫了不同意見書,認為NCC不宜過早及過強介入商業談判。 

被分潤綁架的分組付費制,則是另一個業界對詹婷怡失望的導火線。一位業界人士觀察,詹婷怡上任時常提到,自己專攻智慧財產權及網路法律的背景,把內容無價掛在嘴上,將頻道分潤視為最重要政策,要讓頻道、內容業者都有錢賺,一度讓業者很期待。但後來提出的方案卻是把分潤與頻道分組付費綁在一起,用分組付費視為降價策略討好民眾,訂價權和組頻權仍由系統商把持,但實際主導權和分潤仍在系統業者手上,徹底惹毛頻道業者。 

過去許多頻道業者不喜歡前任主委石世豪一心只想修法典的風格,對詹婷怡本來還有期待,結果詹婷怡卻又端出「市場機制」大帽子,讓頻道和系統業者自己「喬」,讓業者覺得心冷。 

詹婷怡就任兩年半,便通過TBC、東森和中嘉案3大交易案,整個審議過程和判準卻令人匪夷所思。今年初東森媒體迅速賣給不動產業者茂德國際,整個過程僅半年時間,無視業者提出的董事會成員又是中鋼前董事長林文淵、又是國有財產局前副局長張璠,恐違反「黨政軍條款」;現在中嘉案裡,再度無視公益信託可能涉及假公益、真投資還兼節稅的爭議。 

監院糾正修法緩慢 藍委也點名改組 
 
倒是,民進黨政府將「打假新聞」作為選戰策略,NCC馬上有法令可配合,詹婷怡積極把「導正電視台」作為重要策略,連週末都邀集業者討論;出手干預TVBS處理美國在台協會(AIT)理事主席莫健的專訪影片,並高調地要負責主管到NCC報告;選前更因為民眾檢舉,罕見地主動將被檢舉的電視台節目帶送交中選會。 

反觀NCC最重要的業務—廣電3法、電信法、數位匯流、反媒體壟斷等修法草案,至今未見送件動作,難怪監察院10月通過糾正NCC提修法進度緩慢,任由頻道與系統惡鬥,影響市場競爭。勝選的藍委也點名NCC該改組,詹婷怡、副主委翁柏宗都該下台,創下獨立機關史上第一次被政黨點名「該改組」的紀錄。 

公視前總經理馮賢賢更以「荒腔走板」痛批這段期間NCC的表現;她在媒體投書上直言,詹婷怡在業界以樂做公關聞名,放著重要業務不做,包括修《NCC組織法》以便將網路平台業者的管理法制化,卻積極地送出一部全面向業者傾斜的《數位通訊傳播法》,法案精神與各國研議立法有效管理網路平台業者的國際趨勢背道而馳。也無怪民怨高漲。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