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人物 > 專欄

吳嘉隆

AIA Capital 財富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吳嘉隆:選後的美中台3角關係

2018-12-05
作者: 吳嘉隆

(圖/翻攝自jason chen Flickr)

此次9合1選舉,就是選舉文化的重大變遷。第一,我們沒有看到悲情吶喊,沒有統獨論爭。這與過去的選舉有很大的不同。意味著台灣選民的成熟,因為各政黨與候選人必須拿出更有創意的議題與風格,才能感動選民。

第二,韓國瑜現象把傳統政黨運作的那一套邊緣化了。一位才來高雄不到兩年的新人,對高雄談不上了解,卻在民進黨執政20年的基礎上,代表國民黨挑戰成功,不僅贏了15萬票,還外溢到其他縣市,讓國民黨取得大勝。這顯示,台灣社會底層心理已經起了變化,可是主流政黨並沒有意識到,透過韓國瑜在高雄的崛起而投射出來。

民進黨大輸的解釋,是3個廣義經濟議題的操作失誤,激發廣大民怨:勞工權益的一例一休、社會福利的年金改革、非核後的空氣汙染。以一例一休為例,為勞工爭取權益是可以的,但是策略上不是把問題操作成「代表勞工去擠壓老闆」,而是要給老闆誘因,去擴大雇用或給勞工加薪,而這又來自政策對企業有利,讓企業更有動力去投資與創造就業機會。也就是說,藉由對商業有利的政策,去把餅做大,勞工自然會得到好處,分到的餅也會變大。總之,勞資對立不是幫勞工爭取權益的有效辦法。

選舉過後,兩岸關係也出現新局。在美中貿易戰的背景下,中國製造的貨品如果透過香港與台灣轉口到美國,可望避開高關稅。美國政府當然看到了這個問題,肯定要堵漏洞,避免香港與台灣幫大陸企業洗產地,或洗出口文件。還有,從美國對福建晉華與台灣聯電的禁運與重罰案例可以看出,台商也不宜再去竊取美商的商業與技術機密,並轉移到大陸生產。

貿易戰把中國的出口市場封閉,必然會逼迫外來製造業撤出中國。其中有許多台商會回來,政府有必要認真看待,把台商回流當大事來辦,例如電力穩定供應、外勞放寬、環保協助、土地取得等。

在地緣政治上,當美中和解時,台灣的戰略價值會被壓抑,一旦美中進入對抗模式,那麼台灣的戰略價值會重新崛起。當美國要台灣選邊站時,台灣必須對美國的全球布局與反共訴求有所回應,至少要增加國防預算與加強海軍、空軍實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