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時事 > 政治風雲

陳奕齊讓基進黨暴紅的第一仗

2018-11-28
作者: 郭瓊俐

(圖/吳尚哲攝,以下同)

11月中旬某個下午,高雄市前鎮區興仁公園裡,有幾群老人家在下棋、有遛狗的年輕人、帶小孩玩耍的媽媽。基進黨主席陳奕齊站在簡陋的木箱上,聲嘶力竭用流利的台語大談「中國發現,用選戰拿下台灣,比用炮彈打下台灣更便宜…。」他的情緒比一旁的基進黨議員候選人還要激昂。散落在公園裡的人,也被他的演講吸引,漸漸聚攏圍觀,連下棋的老人家都抬起頭來拍手叫好。

炮打韓國瑜 批中國要用選戰拿下台灣

這就是基進黨打選戰的方式,沒有錢掛看板、辦造勢活動,除了網路宣傳之外,基進黨和民眾接觸的方式,就是一場又一場的肥皂箱演講。陳奕齊帶著候選人四處征戰,雖然已經滿臉疲憊,一站上肥皂箱,他又像吃下超級蘑菇的「瑪利歐」,瞬間迸發巨大的能量。

「這幾年已經操垮我的身體,我想退下了。」陳奕齊眉毛邊還有先前車禍留下的縫線,因車禍帶來的顏面神經麻痺,也讓他講話略感吃力。談及這幾年來建立、發展基進黨的過程,原本慷慨激昂的他,吐露出疲累。

但他隨即又換上戰鬥表情,說明「基進黨已建構1套制度,重點不是我,第一批過關的議員,就是未來的第一代政治領導者,他們要扛起來,就會帶出更多的人,『要訓練可以把國家接掌下來的一群人』。」講到定位為台獨左派、剛性政黨的基進黨,他又充滿宏圖地描摹未來。

基進黨在這次選舉,因為炮打韓國瑜,一戰擁有高知名度。只是,原本被看好有機會在高雄將一批年輕人成功送進議會,但包括醫師出身的陳信諭、「打韓戰神」陳柏惟、設計師出身的李雨蓁都高票落選。

基進黨一開始的選舉口號,是「讓政治可及,讓城市可親」,訴求「讓優秀的人奪回參政權」。陳奕齊說明,台灣的政治已經被壟斷,尤其在南台灣,幾乎都落在政二代和富二代手上,因為選一次議員至少要花幾千萬元;但一位議員4年的薪水不到950萬元,和競選所花的錢不成比例,因此基進黨訴求改變地方政治的力量。

學術底蘊深》分析有條理 罵人火力足

不過,基進黨10月起將競選主軸轉為「打韓」,10月下旬,議員候選人陳柏惟推出「愛情摩天輪」影片,批評韓國瑜整場選舉都在「豪洨」,詼諧又有力道的論述,引發網路熱傳,陳柏惟成為打韓「新戰神」,也一舉帶動基進黨的氣勢。

選前被看好,但基進黨議員候選人仍高票落選。

陳奕齊說,9月時,發現韓國瑜的聲勢愈來愈大,對中國問題敏感的他,發現韓國瑜和中國的可疑連結,開始將打韓的炮火,從市政角度,轉移到中國的政治戰略角度。

陳奕齊分析,馬英九擔任總統時,把台灣的門戶打開讓中國進來,蔡英文上台後,中國不能用這種形式走進台灣,開始圍堵台灣;但因美中對峙,圍堵台灣沒那麼容易,因此中國轉移政治戰略,「用錢買下台灣,比用炮彈打台灣便宜,2018年縣市長選舉,就是中國改變政治戰略的操兵。」

曾在香港工作過兩年、後來赴荷蘭萊頓大學攻讀博士的陳奕齊說,中國在台灣2018年選舉的操作方式,就是複製2012年香港特首選舉,那年香港各行各業突然冒出來支持親共的梁振英,打敗資本家唐英年,就是長久以來中國潛伏在香港的「地下港兵」奏效,這是中共前總理周恩來開始執行的「白蟻政策」成功;2014年香港有線電視拍的一部紀錄片,就是在探討香港被白蟻政策入侵的後果。

陳奕齊表示,台灣已經被很多「中國白蟻」滲透,這次選戰就是在做一場總驗收,讓各界發聲力挺國民黨的縣市長候選人,再用假新聞和網路聲量的操作,讓藍營支持者恢復信心,同時「震懾」台灣人。

他說,campaign一詞常在台灣被翻譯為「活動」,它的意思應是「造勢」,因為選舉不是理性的行為,是一個「勢面」,台灣人看到別人排隊的店,就會跟著排,韓國瑜的聲勢起來,就是這種造勢的「震懾」效果。

催生基進黨 要讓價值理念在政策兌現

陳奕齊開始創造很多淺顯易懂的口號,例如「每一張投給韓國瑜的票,都是買一張通往地獄的車票」,「還有『毒蘋果爛蘋果』理論,民進黨是爛蘋果,但不能用毒蘋果來懲罰爛蘋果,「吃爛蘋果只會落賽3天,吃毒蘋果卻會危害子孫30年。」議題精準,基進黨這幾年的努力終於被看到。

話鋒一轉,他又用流利而草根的台語,大罵民進黨。他指出,「韓流」起來,民進黨竟然沒有人出來應戰,「我有驚到,民進黨比我想像的還弱。」陳奕齊說,「我很堵爛陳其邁,是誰在為他戰?結果他去站時代力量3個議員的台,從來沒有幫基進的候選人站過台。」他透露,本來選前想出一個文宣,「基進的人在努力搖芒果,陳其邁在旁邊揮手:『欸,時代力量,我們一起來撿芒果。』」後來被民進黨中央的人勸說,「奕齊嘜啦,為了台灣大局,不要吐槽陳其邁。」

談到一手催生的基進黨,陳奕齊說,他在荷蘭時,和一群留學生成立「台灣博士生學會」,每個月聚會1次,做論文學術性討論兼吃飯聯誼。他永遠難忘,有一次邀了一個小他7、8歲的中國留學生來主講,雙方理性討論過程中,「我們十幾個台灣留學生,戰他一個人,竟然壓不下他!」這位中國年輕人,一路從少年先鋒隊、共青團到共產黨,後來擔任中國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黨支部書記,「人家都在過組織和政治生活,城府之深,你難以想像。」

陳奕齊賣力輔選,不放過每一個握手的機會。

他後來一直對基進黨的年輕人講,「你以為你的競爭對手、最後的大魔王,是台灣的同儕嗎?從來不是,是中國的屁孩!」如果中國有1%的人口是精英,就有1400萬個精英,是台灣人口的一半以上。

中國留學生的震撼,讓陳奕齊決定自己叩人,「自己的國家自己救」,當時他在歐洲和一群台灣留學生成立「超克藍綠」共筆部落格,對國族、主權和社會問題做很多探討。回國後,這群人成為基進黨主要幹部,開始在各地演講、辦論壇、開課,招募年輕人。

2012年「基進側翼」正式成立,2015年在內政部登記為政治社團,2016年成立政黨「基進黨」,陳奕齊也從基進側翼的總召集人,一路成為基進黨主席。

讓陳奕齊全心投入政治的另一個背景,是他和別人不同的生命經驗。2004年到荷蘭留學後,原本想走學術路線的他,在2009年遭逢家中劇變。那一年,父親過世,妹妹發現罕見疾病,和他最親近的小外甥得了急性骨髓性白血病,從此他在歐洲和台灣兩地跑。

他說,小外甥骨髓移植失敗後,醫師說只剩兩個月生命,當時小外甥抱著他說「我不想死」。椎心刺骨的他,沒辦法替外甥得病,他心想,「可以幫別人做一些事是幸福的。」小外甥當時6歲,挺過超乎醫師預期的時間,但仍在十歲時過世。

陳奕齊決定,要幫別人多做一些事,而他選的是公共事務。他說,因為長期做學生運動和勞工運動,他認為台灣需要改革性的政治力量,台灣的政治好像是服務業,都在做選民服務,但他要用「兌現價值的政策建構來服務眾人」。

培植新世代 用20年時間接手台灣政治

陳奕齊說,要困難地為理想打仗,就像在玩破關遊戲一樣,蒐集到寶物後,就有助於破第2關;市議員選戰是他設計的第1關,下一步就是要招募更多年輕世代,用20年時間讓他們成長茁壯,「然後接手台灣的政治」。

已經40好幾的陳奕齊,談起基進黨和台灣的未來,洋溢熱情,像一個興奮的少年家,也像充滿鬥志的革命者。

這一役,雖然基進黨全軍覆沒,但不能否認地,基進黨在南部已打下地基,陳奕齊與基進黨的未來,仍然值得期待。

TOP